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八章 晋升二品(一)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4725更新时间:2021-04-06 07:22:08
最新网址:www.mw8.la
    封魔钉拔除后,巨厥穴的血肉蠕动,恢复如初。许七安的气息,也随之内敛,不再释放威压。

    柴杏儿浑身瘫软,大汗淋漓,檀口微张,只顾着喘息。

    三品大圆满强者释放的威压,险些让她当场死去。

    状态前所未有的好,想和阿苏罗打一场.........许七安扫了一眼气力耗损严重的八号,从怀里摸出一枚瓷瓶丢过去:

    “补充气血的丹药,多谢了。”

    阿苏罗接过瓷瓶,“啵”一声扒掉木塞,把里头的丹丸囫囵吞下,然后说道:

    “即使你恢复修为,达到三品大圆满之境,但仍是杯水车薪,无法抗衡伽罗树。

    “伽罗树执掌“不动明王法相”和“金刚法相”,连你们的监正都伤不了他。此外还有许平峰、黑莲以及白帝,嗯,我听说有个叫姬玄的小辈,也晋升三品了。”

    他是在试探我的底牌,看我值不值得投资..........许七安想了想,决定公开部分底牌,说道:

    “我能在短期内晋升二品,人宗道首洛玉衡也能在短期内渡劫,踏入一品陆地神仙境。

    “此外,武林盟老盟主寇阳州也是二品。。”

    他认为,阿苏罗是可以拉拢的盟友,二加三加二的顶尖强者,如果能把他拉入大奉阵营,毫无疑问,这能弥补超凡强者短缺的弱点。

    阿苏罗点点头,神色稍松:

    “你我联手,再加一位二品武夫,足以抗衡白帝或者伽罗树中的一位。洛玉衡则能再抵消一位一品强者。不过云州还有一位二品黑莲,一个二品巅峰的许平峰,以及一位三品武夫姬玄。”

    许七安斟酌道:

    “金莲道长如今也是三品了,司天监还有一位孙玄机,云鹿书院的院长是三品巅峰境,我会试着把他拉下水........”

    阿苏罗微微摇头:

    “还是不够,除非你能再多一位二品境的盟友,或者,获得战力短板的手段。”

    云州:黑莲二品,许平峰二品,姬玄三品。

    大奉:赵守三品,孙玄机三品,金莲道长三品。

    确实还差了一个档次。

    这时候,就看棋手的水平高低了..........许七安淡淡道:

    “这是我需要苦恼的问题,你不用操心。”

    不管怎么样,这副局算是盘活了,整体偏弱,但有了操作的空间。而不像今晚之前,只有绝望,无力抗衡。

    阿苏罗斟酌一下,道:

    “我有个建议。”

    等许七安点头,他说道:

    “度厄罗汉可以尝试拉拢,佛陀的事,让他和广贤菩萨有了芥蒂。而度厄是大乘佛法的狂热推崇者,你是大乘佛法的开创者。

    “可以试着利用这份情面。”

    许七安立刻摇头:

    “时机未到,度厄罗汉对佛陀、对佛门还抱有期望,这时候策反他,几率不大。”

    阿苏罗略一沉吟,同意了他的看法:

    “确实如此。”

    许七安接着道:

    “我手头还有监正留下的一份底牌,等和谈结束,自见分晓。”

    他返回司天监的第一件事,便是问宋卿,监正可有什么东西留下。

    宋卿想来想去,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他只知道监正给过钟璃一件法器,叫乱命锤。

    许七安以为这是监正留给他的东西,迫不及待的找到钟璃,要求一观法器。

    乱命锤能改变人的命格,钟璃说这东西是监正留给她,专门用许七安的。

    许七安就说,那来吧,记得怜惜我!

    钟璃朝着他脑瓜一锤子下去,把许七安的命格改成了沦落风尘的可怜“女子”,许白嫖当场就脱去衣服,拉着钟璃的手说:

    大爷,奴家伺候你休息。

    钟璃吓的反手一捶,把他命格改成一个买烧饼的。

    许七安就跪在地上,自称大郎,做挑货担状,说:

    娘子,你在家等着,我去卖烧饼。

    钟璃又一锤子下去,把他敲成一个读书人,许七安安安静静的背了半个时辰的三字经,然后恢复常态。

    整个实验下来,唯一的收获就是,乱命锤只能影响许七安半个时辰。

    普通人若是被这锤子敲打,命格就会永久固化,除非再敲一次。

    当时在旁边目睹全过程的宋卿评价说:

    “要么老师送给钟璃乱命锤,并非后手。要么我们暂时没有摸清监正老师留下乱命锤的用意。”

    虽然宋卿说了句废话,但情况大致就是这样。

    接下来就是晋升二品了.........许七安忙说道:

    “八号,我先送你出塔,有事地书联系。”

    阿苏罗微微点头,不动声色的看他一眼,道:

    “你突然有些迫不及待。”

    急着去插花.........许七安回了一个端正又礼貌的微笑。

    “对了,关于你的身份,能告诉天地会成员吗。”许七安试探道。

    阿苏罗意味深长的“呵”了一声,淡淡道:

    “等见面时再公布吧,隔着地书碎片,看不到他们尴尬时的模样。”

    许七安愣了一下,然后想起天地会成员们,之前隔着五湖四海,八卦阿苏罗一家子的事。

    啊这,确实是个让人心动的提议.........许七安被阿苏罗说服了。

    他们要是知道八号就是阿苏罗,不知道是怎么样的表情。

    两人当即离开浮屠宝塔,在漆黑寒夜里分别,阿苏罗御风而去。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双手合十,念诵佛号..........望着阿苏罗消失在夜幕里的背影,许七安回想全过程,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这场风波里,把天地会最大的两条鱼给炸出来了。”

    剩下那条鱼,当然是怀庆。

    当初走江湖搜集龙气,孙玄机曾经说过,散碎的龙气宿主极少,九道至关重要的龙气宿主也无影无踪。

    那会儿许七安就推测有第三方势力在搜集龙气。

    如今才知道,第三方就是这位长公主。

    继承了魏公暗子网的她,确实有这个能力找出各地不同寻常的事件。

    “等一下,就算有地书碎片,没有监正进行改造,她也不可能凭地书抽取龙气的.........啊,监正你个老银币.........

    “这就有点意思了,监正辅助怀庆收集龙气,他想干什么?他早就把赌注压在了怀庆身上?”

    许七安咧了咧嘴,融入阴影,化作游鱼,返回京城。

    ............

    深夜,怀庆府。

    长公主坐在书桌边,接着桌边的灯光,展开手里的密报。

    上面写着,剑州总兵杨砚,已经带着三百精锐,暗中返回京城。

    “魏公留下的金锣里,肯义无反顾支持我的,只有杨砚了。”

    怀庆叹息道。

    她把密报凑到蜡烛边,引燃,看着它化作灰烬,丢入洗笔的瓷缸里。

    “剩下的金锣,大概只有他出面,才愿意陪本宫做这桩杀头的买卖。”怀庆看一眼屋内的侍卫长。

    “您如何保证,许银锣会陪您做这桩买卖,他和临安殿下可是有婚约的。”

    侍卫长疑惑道。

    “因为他是许银锣。”

    怀庆淡淡道。

    长公主怀庆其实一直在玩养成计划,她把一个长乐县快手举荐给魏渊,让他入职打更人,那会儿开始,她就打着培养人才的心思。

    而后从魏渊那里得知许七安在问心三观里的表现,更加坚定了怀庆培养、观察许七安的想法。

    再之后的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怀庆都在给予帮助,许七安就这样,被长公主怀庆一点点的养成,一直到晋升超凡,她亲眼看着一个小快手成长为如今的大人物。

    她当然知道许七安会支持自己。

    只不过这些话,是不会对外人说的。

    ..........

    【八:诸位,我闭关出来了,可否约个时间地点,见上一面?】

    大半夜的,天地会成员们收到了八号的传书。

    众成员微微愕然,不过有了金莲道长前些天的铺垫,倒也没有太过震惊。

    【七:咦,我们天地会还有一个八号?哈哈,开个玩笑,阁下是兄台,还是姑娘?】

    圣子考虑到最近地书聊天群的气氛委实有些沉重、僵凝,便拿八号开了个玩笑,活跃气氛。

    【二:八号注意了,七号是个色胚,最喜欢骗姑娘家的清白。嗯,三号也是色胚,最喜欢出入勾栏,对这两人要保持警惕。如果阁下是兄台,那当我没说。】

    天宗的卧龙凤雏你一言我一语,便把气氛活跃起来了。

    【八:当初我持有地书碎片时,九块碎片只有二号和七号有主,其他碎片的主人空缺。】

    这八号是在彰显自己的资历吗........楚元缜传书道:

    【阁下闭关多日,不知道是何修为?天地会成员里,除了三号和金莲道长,其他人都是四品境。你何时出关的?最近可有看地书传书?】

    如果出关有些时日,那么应该清楚三号的身份。

    因为最近聊的内容,都是关于大奉和许七安的,若是安心窥屏,应该已经知道三号就是许七安了。

    【八:修为浅薄,不足挂齿。出关有些时日了。】

    这时,金莲道长传书道:

    【八号闭关太久,对外界之事不甚了解,你们不妨与他说说,比如一些高层次的内幕。】

    【二:啊,这可以说吗?这得许七安同意。】

    李妙真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前阵子许七安说的一些远古秘辛,因为这层次足够高。

    【九:我想他不会在意的。】

    【七:我来说我来说,八号,你想知道佛陀的秘密吗,那一家子可有意思了。别问为什么是一家子,本圣子告诉你........】

    天地会成员热切的展开聊天,对于在八号面前装逼这回事,大家都表现的比较主动。

    ..........

    司天监,卧房。

    烛光如豆,静静燃烧。

    圆桌的影子突然膨胀,许七安从阴影里现出身形。

    房间里静悄悄的,慕南栀侧卧着,身上盖着厚实柔软的棉被,进入梦乡。

    白姬睡在她身边,两个巴掌大的小身板盖在厚棉被下面。要不是被角露出一簇白毛,完全发现不了它的存在。

    “该晋升二品了,唔,先洗个澡.........”

    许七安嘀咕一声,绕到屏风后,发现慕南栀果然没有倒洗澡水。

    许七安麻溜的脱掉衣服裤子,赤条条的跨入浴桶,水面漂浮着花瓣,散发着淡淡得幽香。

    花神常常培育一些奇花异草,或晒干或制作成粉末,洗澡的时候丢一些。

    “香是香了点,但以后要家里要常备青橘了.........”

    许七安快速沐浴完毕,跨出水桶,随手拿起慕南栀挂在屏风上的衣裙擦干净身上的水渍。

    接着,他赤条条的走到床边,俯身,朝白姬吐了一口气。

    这是毒素制造出的迷药,能让小白狐好好睡到明早,过程中,就算他把床摇塌了,狐狸崽子也不会醒。

    许七安把白姬拎起来丢到床尾,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慕南栀迷迷糊糊中,感觉有双手撩起自己里衣的小摆,把绸裤轻轻褪下。

    “嗯......”

    她皱了皱眉,立刻就醒了过来。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