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二章 恐惧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780更新时间:2021-04-03 04:34:03
最新网址:www.mw8.la
    深夜,司天监。

    宋卿趴在桌边沉沉睡去,案上摆着各种炼金器材,丹炉里炭火尚有余温。

    某一刻,宋卿突然惊醒,睁开眼,看见身边杵着一袭白衣。

    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孙师兄,他脸色颓废,眼神黯淡,默默的看着他。

    身边还有一只白猿。

    “孙师兄,你怎么回来了?”

    宋卿打了个哈欠,道:

    “不是在青州打战吗?不会又是来要装备的吧,您可放过我吧,前阵子不是刚给了你一批装备吗。师弟我每天只睡一个时辰,铁人也要休息啊。”

    他叨叨叨的抱怨着。

    孙玄机没有说话,身边的白猿犹豫一下,低声道:

    “监正老师,可能殒落了。”

    抱怨声夏然而止,宋卿呆住了。

    这时,孙玄机轰然倒地,七窍溢出鲜血,生命气息快速流逝。

    宋卿心里一颤,一边手忙脚乱的从储物袋里取出丹药,一边颤声道:

    “怎,怎么回事,孙师兄..........”

    袁护法站在一边,看着孙玄机,低声道:

    “为了查清楚监正殒落的真相,他亲自去了一趟战场。”

    宋卿把脉之后,一颗心幽幽沉入谷底。

    孙玄机被伤了本源,经脉尽断,五脏六腑衰竭,元神也衰弱到了极点。

    这样的伤势,在一位术士身上,足以造成致命威胁。

    之所以还能带着一只白猿返回司天监,大概是心里有什么执念吧。

    袁护法看到了宋卿的想法,幽幽道:

    “是复仇的野火,撑着他回到司天监。”

    ...........

    观星楼,地底。

    钟璃怔怔的望着宋卿,凌乱的黑发下,眼睛很亮,似有水光闪烁。

    “监正老师,死了?”

    她喃喃道。

    宋卿“嗯”了一声,声音低沉,他脸上看不到悲恸,但麻木的模样,却更甚悲恸。。

    “许平峰,地宗道首,伽罗树菩萨,还有白帝,云州那个白帝。”宋卿低声道:

    “孙师兄看到他们了,是他们杀了监正老师。”

    见钟璃久久不语,宋卿道:

    “我去一趟皇宫,告知小皇帝。”

    他转身离去,地底陷入永恒的沉寂。

    过了很久,钟璃抬起身边的木盒子,轻抚着盒子表面,泪水汹涌而下:

    “要报仇啊,你要替监正老师报仇啊.........”

    ...........

    天蒙蒙亮,京城的城头,火把在寒冬腊月里燃烧,无法驱散彻骨的寒意。

    露水浸透了城墙表面,在寒夜里凝结成冰,把城墙冻的宛如钢铁般坚硬。

    城头值守的士卒,握着长矛,双手长满冻疮,时不时的往掌心呵一口热气,或伸出双手靠近火把,在严寒的深夜里取暖。

    “哒哒哒!”

    马蹄声由远及近,传入城头值守士卒耳中。

    寒夜里,一骑快马加鞭赶至城下,猛的勒住缰绳,在城头守卒的注视下,声音嘶哑的咆哮道:

    “开门,八百里加急.........”

    寝宫里,沉睡的永兴帝被赵玄振唤醒,他疲惫的捏了捏眉心,按捺住脾气,沉声道:

    “何事深夜唤醒朕。”

    通常来说,敢在这个时候打扰君王休息,要么是天塌下来了,要么是不想活了。

    永兴帝不认为这个狗奴才活腻歪了,那么答案应该是前者,因此他语气颇为低沉,表情也凝重。

    赵玄振脸色煞白如纸:

    “陛下,内阁传来急报,青州失守了.........”

    永兴帝呆愣在床边,瞳孔放大,表情凝固。

    “陛下,陛下。”

    赵玄振喊了两声,永兴帝如梦初醒般的“啊”了一声。

    “折子在御书房........”

    话没说完,永兴帝便掀开被子,推开赵玄振,赤着脚,穿着白色里衣,朝御书房大步奔去。

    御书房与寝宫相连,一内一外,他很快就奔出寝宫,来到御书房。

    他径直走到案前,拿起了摆在那里的折子,脸色难看的展开阅读。

    折子内容分三部分:

    一是青州守军的伤亡情况,青州三十个卫所,外加京城、各州调过去的兵马,总计九万大军,损失六成。所剩的几三万大军,退守雍州。

    二是关于监正的,杨恭认为监正可能出事了,希望朝廷能尽快确认监正的情况。

    三是杨恭的自我陈述,大抵意思是愧对君王,愧对社稷,但求一死以谢天下。

    永兴帝看完,手已经开始抖了。

    “一派胡言,监正乃大奉守护神,位列一品,大奉境内,谁是他对手?这杨恭妖言惑众,朕要砍他脑袋,让他求仁得仁。”

    永兴帝脸色铁青,奋力拍桌。

    现在任何人敢在他面前说监正出事,他都要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天子一怒。

    这时,外头值守的禁军统领匆忙进来,禀告道:

    “陛下,司天监宋卿在宫外求见。”

    宋卿来了,一定是监正有消息了,监正让他来传话了..........永兴帝精神一振,高声道:

    “快,快请他进来。”

    当即命宦官赐下御牌。

    一刻钟后,禁军统领带着宋卿返回,前者停留在御书房外,后者迈过门槛,踏着猩红地毯进入御书房。

    “宋爱卿,可是监正有消息了?”永兴帝跨前一步,脱口问道。

    他死死盯着宋卿,眼神里带着希冀。

    与之相比,宋卿就如一条丧家之犬,脸色惨白,黑眼圈浓重。

    “陛下,监正老师,殒落了.........”

    永兴帝一屁股坐在大椅上,像是被抽去骨头。

    隔了好一会儿,他气急败坏的起身,指着宋卿怒吼:

    “一派胡言,宋卿,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监正是你老师,你敢诅咒监正?”

    他站起身,奋力挥舞双袖,咆哮道:

    “大奉境内,谁是监正对手,你告诉我,谁是他对手?”

    宋卿表情木讷的说道:

    “孙师兄已做过初步探查,监正老师,他确实可能殒落了,当日云州天生异象,气运流失,监正老师气息消失后,再没有出现。”

    永兴帝缓缓萎顿在大椅上,喃喃道:

    “监正他,怎么会,谁能杀死他啊..........”

    宋卿木然道:

    “云州叛军的超凡高手数量,远超想象。”

    永兴帝呆坐许久,似是不胜风寒,身躯微微颤抖起来。

    巨大的恐惧将他笼罩。

    ...........

    次日,青州失守,监正殒落的消息传遍京城官场,引来巨大轰动。

    群臣聚在午门,要求面见圣上,但被挡在了外面。

    永兴帝病了,吓病了。

    直到黄昏,诸公才在御书房见到他,一夜之间,永兴帝仿佛被抽干了精气神,目光涣散,脸色惨白。

    诸公心里一惊,首辅钱青书哀声道:

    “陛下,请保重龙体啊。”

    永兴帝惨笑一声:

    “龙体?这时候,朕还在意这副血肉之躯?

    “诸公,监正死了,该如何是好啊。青州失守,叛军与杨恭在雍州边境对峙,一旦他们稳住青州,势必卷土重来,迟早会打到京城。”

    监正是大奉最后的脊梁了。

    左都御史刘洪道:

    “陛下,大奉还有许银锣,我们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永兴帝微微摇头:

    “朕虽然修为浅薄,但也知道,一个三品武夫能做什么,做不了什么。

    “连监正都死在叛军手里,许银锣又能如何?”

    刘洪一时语塞。

    御书房内,气氛凝重且沉默。

    许久后,大理寺卿低声道:

    “陛下,不如求和吧。”

    求和.........永兴帝眼睛一亮,旋即摇头,苦笑道:

    “叛军来势汹汹,欲夺我大奉江山,取而代之,岂会同意求和。”

    “陛下,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有人道。

    “朕累了。”永兴帝颓然道:

    “让朕考虑考虑。”

    ...........

    皇城,怀庆府。

    一辆朴实无华的马车,停在府外,接任魏渊之位,成为前魏党魁首的刘洪,下了马车,径直入内。

    穿过前院,来到会客厅。

    宽敞雅致的厅内,一袭梅花宫装,气质清冷的长公主怀庆,坐在案边,等候多时。

    “本宫已经去过司天监,见过了宋卿和孙玄机,监正恐怕,真的凶多吉少。”

    这位长公主脸色罕见的凝重,望着入厅的刘洪,道:

    “陛下和诸公是什么态度。”

    刘洪叹息一声:

    “没了监正,陛下和诸公的脊梁都断了,胆儿也没了。大理寺卿提出议和,陛下没有同意,但也没反对,只说考虑考虑。”

    “议和..........”怀庆低声自语,片刻后,摇了摇头:

    “叛军志在中原,志在皇位,岂会同意议和。纵使同意,也会狮子大开口,先索要好处,在给予短暂的和平。钝刀割肉,死的慢些而已。”

    刘洪苦笑一声:

    “殿下,你这是旁观者清。

    “陛下今日没有早朝,他病了,是吓病的。这个时候,叛军如果主动议和,他会不顾一切的答应,就如即将溺死之人抓住救命稻草。”

    说着,刘洪愁容满面:

    “但陛下恐惧是有理由的,监正都死了,谁还能抗衡云州?

    “许银锣到底只是三品武夫,国师虽是二品,但她真的愿意为大奉死而后已?纵使愿意,怕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殿下,您向来多智多谋,您告诉我,该如何破局啊.........”

    御书房议事时,他没反对议和,不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怀庆寂然许久,缓缓道: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

    青州。

    布政使司,戚广伯坐在原属于杨恭的大案后,下方是一众将领,左边首座是姬玄,右边首座是葛文宣。

    此二人,前者一路攻城拔寨,追杀青州逃兵,立下赫赫战功。

    后者则随着戚广伯攻陷宛郡,立下大功,再加上许平峰弟子的身份,在军中地位极高,只比姬玄稍差。

    至于玄武铁骑和朱雀飞骑,隶属于许平峰,没有出场。

    “并非军帐议事,不必拘谨。”

    戚广伯笑道:“能打下青州,多亏了众位兄弟,今夜犒赏三军,美酒美食美人,应有尽有。”

    众将领笑了起来,高声道:

    “多谢大将军。”

    戚广伯颔首:

    “不过,今日之后,尔等要约束手底下的士卒,不可再劫掠百姓,青州以后就是我们的地盘,明白吗。”

    “是!”

    众将士应诺。

    卓浩然志得意满,问道:

    “大将军,何时带领我们北上,都说京城是中原首善之城,最是富庶,兄弟们早就迫不及待了。”

    有人笑道:

    “杀到京城后,你特娘的可别给我乱来,京城富庶不假,但水灵女子可比金银要诱人,要是伤了死了,委实可惜。老子他娘的也想尝尝达官显贵的女眷是什么滋味。”

    立刻有人笑骂道:

    “没出息的东西,要睡就睡金枝玉叶,公主郡主、后宫嫔妃,不比狗屁的贵族女眷要诱人吗。”

    哄笑声四起。

    打下青州后,云州军士气如虹,上到将领,下到普通士卒,都摩拳擦掌的准备北上,恨不得一口气打到京城去。

    但想归想,行军打仗自有章法,如今叛军打下青州,便需稳住这块地盘,安抚百姓、乡绅,修缮城墙,收集粮草等等。

    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又不是外族劫掠,抢了东西和人就走,来去匆匆。

    葛文宣抬指,扣了扣桌面。

    喧哗声稍减,他顺势说道:

    “大将军,末将认为,休整期间也不是闲。

    “我们可以派人潜入大奉各州,散布监正已死的消息,一来可以制造混乱,二来壮我云州军的声势。”

    戚广伯给予肯定的态度:“此计甚妙。”

    姬玄则道:

    “此战我军伤亡不小,得补充兵力,招揽流民。但流民战力有限,中层战力的补充是个问题。”

    戚广伯心里已有注意,仍问道:

    “子素有何建议。”

    姬玄道:“可招揽江湖武夫。”

    这算是潜龙城的传统了,在场的将领中,有超过一半原本是江湖匹夫,流窜到云州,后归入潜龙城。

    戚广伯点点头,环顾众人,突然问道:

    “诸位觉得,没了监正,大奉朝廷那边,会有何反应?”

    卓浩然哈哈大笑:

    “小皇帝怕是吓的尿裤子了。”

    众将领纷纷附和:

    “失去了监正这位守护神,大奉就是扒了爪牙的病虎,中看不中用。”

    “也就一个许七安能撑场子了。”

    “呸,他撑什么场子,三品武夫固然厉害,但在国师面前,确实不够看的。”

    这时,姬玄嗤笑一声:

    “他确实翻不起风浪了,国师种在他体内的封魔钉,就能把他死死压在三品境。”

    葛文宣笑着接茬:

    “国师料事如神啊。”

    眼见话题偏了,戚广伯抬了抬手,喧哗声稍息,他说道:

    “说的没错,大奉朝廷,上至君王,下至百官,此刻必定惶恐难安。那么,倘若我们主动议和呢?”

    众人一愣。

    ............

    PS:错字明天再改。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