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六章 阿苏罗战死?(感谢“魔力飞车”的白银盟)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308更新时间:2021-03-21 18:02:14
最新网址:www.mw8.la
    “广贤,又见面了!”

    神殊的胸腔里,传出着低沉的声音。

    躯干和双腿、左臂融合后的神殊,元神也得意融合,左臂张杨的恶意被躯干的温润中和,双腿的鲁莽狂躁则让他脾气变的很差,喜怒无常。

    他仅仅是站在那里,令人狂躁、精神错乱的气息便影响了在场所有生灵。

    凡直视他的人,耳边都听到了可怕的呓语,眼前产生幻觉,恨不得杀死周围的一切,包括自己。

    广贤菩萨没有回应,身后的轮盘缓缓转动,“阿修罗”三个字亮起,打出一道金光,射向神殊。

    但光束打到的只是残影,神殊鬼魅般的出现在广贤面前,左手“砰”的握爆空气,左臂扬起,腰背后拉,狠狠砸向广贤。

    轰!

    这一拳同样打中空气,广贤的身体溃散成金光。

    神殊的拳头砸在地表,制造出一个直径三米的大坑,狂暴的力量沿着地面游走,撕裂出一道地缝。

    地缝撞到远处的城墙,“砰”的声音里,城墙开裂,石屑纷飞。

    广贤的轮回金光没有打中神殊,说明他的戒律没有奇效,神殊现在的品级至少一品..........许七安冷静的撸袖子,扎腰带,收裤腿。。

    现在的他是十二三岁的小正太,或许还颇为粉嫩,不然九尾天狐不会嘲笑他。

    金光在空中汇聚,凝成少年僧人模样。

    轮回法相略有黯淡。

    刚才他没能躲开神殊的拳头,已经“死”过一次,这具分身的力量,只能死三次。

    神殊挺直身躯,发出沉雄的咆哮,如同沉睡万载的凶兽苏醒,迫不及待向世间展现它的伟力。

    城头一片大乱,西域守军、僧兵、妖族,不分敌我的残杀起来。

    广贤菩萨脑后,轮回法相隐去,一尊三丈高的金身法相凝聚,这尊法相双手合十,低垂脑袋,满脸慈悲之色。

    “大慈大悲,常无懈倦,恒求善事,利益一切。”

    广贤菩萨双手合十,低声念诵。

    话音落下,天地间梵音阵阵,三丈法相绽放万丈金光,照破黑夜。

    这沾满血腥的战场,仿佛成了祥和慈悲的菩萨道场。

    “哐当!”

    兵器坠地的声音接连响起,此时此刻,不管是人是妖,都丢弃了兵器,不愿再造杀戮。

    前一刻他们还是以命相搏的敌人,现在彼此对视,眼里充满了慈悲,以及对生命的热爱。

    人、妖没有抱在一起道一声“兄弟”,是他们最后的理智。

    被神殊躯体影响,变的极为狂躁的僧兵、士卒和妖族,纷纷摆脱,心怀慈悲的他们无心战斗,同时忌惮超凡境的战斗,有条不紊的退出战场。

    免得遭受波及。

    “大慈大悲法相........”

    九尾天狐秀眉紧蹙,受到佛光洗礼,她心里的仇恨、算计、怨气和野心,都在佛光中烟消云散。

    但强横的元神代表强大的理智,让她知道这样的情绪是不对的,佛门与妖族是死敌。

    理智和情绪陷入僵持。

    九尾天狐无法屏蔽“大慈大悲法相”的影响,大慈大悲法相极为特殊,它没有攻击能力。

    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彰显广贤菩萨的“道”。

    除非了二品境的合道武夫,已经走完自己道,否则一品之下任何体系,都会受“大慈大悲法相”的影响。

    受广贤菩萨的位格压制。

    妖族是不走“道”的,修的是天赋神通。

    当然,她也不需要担忧被佛门趁机偷袭,因为不管度厄还是阿苏罗,此刻都充满了慈悲。

    “这大慈大悲法相和大轮回法相一样,都不分敌我。广贤菩萨感觉就是一根搅屎棍。”

    许七安也注意到了佛门众人的状态。

    “你.........”

    九尾天狐诧异的看着他,眼前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竟半点不受“慈悲”影响。

    同时,她注意到许七安手里多了一把刀,刀身修长,呈暗金色。

    场上,只有两人不受“大慈大悲法相”的影响——许七安和神殊。

    见银发狐耳的御姐,诧异的盯着自己,许七安解释道:

    “慈悲不是我的道。”

    他扬起手里的刀,说:

    “这才是我的道。”

    九尾天狐清晰的看见,靠近刀柄的刀身位置,刻着“太平”两个字。

    她沉吟一下,道:

    “你为自己立命了?”

    问完,妖姬眼里有着无法掩饰的嫉妒。

    “立命”是儒家三品的名称,儒家对立命的解释是:修正其身,以待天命。

    立命和“道”殊途同归。

    许七安嗯一声,叹息道:

    “可能是身负国运的缘故,为它取名时,我自己也莫名其妙的立命了。当初修为还浅,懂的不多,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就不立这样的命了。”

    九尾天狐审视着他:

    “你会立什么命。”

    可能会立“白嫖”或勾栏听曲吧.........许七安笑道:“你猜。”

    另一边,神殊肚脐眼裂开,化作嘴巴,发出嗡嗡的怪笑声:

    “大慈大悲?对我有何用。”

    肚脐眼化作的嘴巴,突然“呸”的吐出一口血箭,它击中大慈大悲法相,瞬间污浊了灿灿金身,让这尊三丈高的法相被黑红血光覆盖。

    广贤菩萨面皮轻轻抽动,似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噔噔噔.........神殊发足狂奔,月光下,矫健的身姿充满力量感,一块块肌肉随着奔跑起伏。

    但神殊的目标不是广贤菩萨,而是远处的城墙。

    “轰!”

    高耸的城墙像是被数十吨,上百吨的炸药引爆,在冲击波下,碎石块化作弹丸,朝四面八方激射。

    南边的城墙位置,被撞开一道近十米宽的缺口。

    这个时候,妖族大军只要从这个缺口冲进去,就能在短时间内攻占南城,夺回万妖山。

    但不管是妖族还是西域守军,都早已退出这片区域,或在远处厮杀,或远远围观。

    俯瞰着坍塌的城墙,广贤菩萨脸上没有惊怒,反而松了口气般的收起“大慈大悲法相”。

    许七安一直在察言观色,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个念头:

    广贤施展“大慈大悲法相”真正意图是中止城头厮杀,缓解底层士卒和妖族受到神殊气息影响,陷入狂躁和错乱的精神。

    无声无息间,一片阴影笼罩广贤菩萨,那是遮住了月光的神殊,他不知何时又到了高空,像是搏击兔子的苍鹰。

    肚脐眼化成的嘴巴裂开,露出狞笑。

    恰好这时,斜地里射来一道金灿灿的身影,撞飞神殊,与他交缠着、翻滚着落向远处。

    那是阿苏罗。

    两具矫健勇猛,充斥着无与伦比力量的体魄在翻滚中缠斗,手脚肘膝........身体任何部位都能化作神兵,造成可怕伤害。

    广贤身后的轮盘“咔咔”转动,投射出一道金光,照在阿苏罗身上,于他眉心烙印上一个“卍”字。

    另一边,不再受到“大慈大悲法相”影响的九尾天狐,八条尾巴在地面一撑,推着她高高跃起,扑向空中广贤菩萨。

    八条尾巴在身后迤逦舞动,妖异绝美。

    “阿弥陀佛!”

    广贤菩萨屈身盘坐,双手合十。

    他体表泛起淡淡的金光。

    坐禅功!

    当当当.......八条狐尾宛如触手,拍打在广贤菩萨身上,打的金光一阵阵荡漾。

    见状,度厄罗汉摘下脖颈挂着的佛珠,轻轻扯碎,九十九颗念珠浮在他周围,逐一染上五彩光晕。

    “去!”

    度厄罗汉挥舞袖袍,将念珠尽数打出。

    绚丽斑斓的“暴雨”划过夜空,袭击九尾天狐。

    小正太从银发妖姬的影子里跃出,左手刀,右手剑,挥舞的密不透风。

    “叮叮叮”的声音里,火星溅起,一颗颗绚烂念珠被弹飞。

    如果在大奉就好了,我可以利用镇国剑,凝聚众生之力,或许能一剑劈开广贤的禅功...........许七安目光扫视,看见念珠宛如虫群,绕了一圈,又从侧面袭杀九尾天狐。

    这些蕴含杀贼之力的念珠,纵使是超凡武夫也不敢任由它们打在身上。

    浮屠宝塔一震,镇狱之力扩散,压制住密如暴雨的念珠。

    广贤菩萨有娘娘缠着,阿苏罗则有神殊压制,现在是擒拿度厄罗汉最好的机会,擒住他,我的最后一根封魔钉就能解开..........

    许七安融入阴影,从度厄罗汉的影子里钻出来,镇国剑爆发煊赫的剑光,袭击后心。

    但他没能刺出镇国剑,“不可杀生”的佛门戒律笼罩了他。

    浮屠宝塔“嗡”的颤动,再次释放镇狱之力,它不是为了抵消戒律的力量,而是作用在度厄罗汉身上,镇压他后续的应对。

    这就造成了许七安从度厄身后的影子里钻出来,握着剑打算背刺,却没能刺下去。

    而度厄罗汉也背对着他,没有任何应对。

    下一秒,戒律和镇狱之力时效过去,镇国剑不再受到阻碍,坚定不移的刺向度厄罗汉的后心。

    后者脑后光轮疾速旋转,袈裟鼓舞,彩虹般的绚烂光芒往外一荡。

    许七安被这股巨力推的飞了出去,紧接着,便听身后呼啸声阵阵,九十九颗念珠激射而来,宛如绚烂的流焰。

    另一边,神殊单臂掐住阿苏罗的脖颈,把他提在半空,嗡嗡怪笑:

    “小子,你身上有股熟悉的气息。”

    阿苏罗脑后火焰光环熄灭,五彩光轮亮起,目光中闪动着金色烈焰。

    “不可杀生!”

    戒律无效。

    他冷静的盘坐,施展禅功,体表笼罩一层淡淡金光。

    咔擦!金光旋即被神殊捏碎,坐禅功无效。

    阿苏罗拳头中燃起五彩光华,他将杀贼之力催动到极致,拳出如风,打在神殊胸膛。

    砰!

    一声洪钟大吕,拳劲透过神殊身躯,宛如狂风巨浪般的奔袭数百丈,将沿途的房屋、城墙尽数摧垮。

    砰砰砰........阿苏罗的拳头不断在神殊胸膛炸开,拳劲透体而过,神殊身后百丈范围,清理出一片不规则的真空地带。

    “你在挠痒?”

    神殊的肚脐眼开口说话,用疑惑的语气问道。

    阿苏罗密集如雨的拳头,微微一僵,出现凝滞。

    你应该说:小拳拳捶我胸口..........远处,目睹这一幕的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

    他不骄不躁的应对着度厄罗汉的念珠,没有急于求成,与熊王一左一右牵制度厄罗汉。

    三品和二品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尤其度厄罗汉这种积年二品。

    杀贼之力能对他和熊王造成巨大伤害,再加上佛门的各种法术。

    眼下最好的策略是坐等神殊打死阿苏罗,腾出手来对付度厄和广贤。

    神殊抡起阿苏罗,用力掼下。

    轰的巨响里,许七安仿佛听见了导弹爆炸的声音,脚下传来剧烈震感。

    夯实的地面陡然下沉、开裂,裂缝往下延伸,撕裂万妖山内部的岩体。

    阿苏罗双眼圆瞪,喉咙里喷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嘭嘭,嘭嘭........

    沉闷如擂鼓般的心跳声里,阿苏罗皮肤褪去暗金色,漆黑肤色取代。

    这意味着他不再压制自己的修罗精血,释放内心战意的他,是不屈的战士,是不败的战神,是..........

    砰!

    神殊一脚把他踏进地里,让山体内岩石开裂愈发严重。

    “好熟悉的气息,你身上有很熟悉的气息。”

    神殊一边说着,一边踩踏,阿苏罗胸骨塌陷,喉中不停咳血,修罗族的不屈战体也扛不住神殊的大脚丫子。

    阿苏罗咧了咧嘴,牙床猩红,讥笑道:

    “你真可怜。”

    神殊似乎被激怒了,扬起左手,掌心升起一团黑红色的能量团,内核漆黑,外层笼罩血光,漆黑的内核不断坍缩,迸射出黑色的电弧。

    神殊握着这枚能量团,狠狠砸在阿苏罗的脑袋上。

    红与黑的光芒瞬间暴涨,像是光罩一样往外扩散,继而“轰”的炸开,化作纯粹的、肆虐的能量风暴。

    周围茂密的树林,像是衰草一样,齐齐压弯腰。

    许七安、熊王,乃至九尾天狐,同时罢手,侧头看向神殊方向。

    神殊站在能量消融出的大坑里,左手冒着硝烟,脚边是一具残破的漆黑尸体,头颅和胸腔消失不见。

    死了?

    许七安凝神感应,没有捕捉到阿苏罗的元神。

    ...........

    PS:感谢“魔力飞车”大佬的白银盟,昨天没关注后台,没及时发现多了一位土豪读者。谢谢谢谢!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