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壮举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4453更新时间:2021-03-15 03:03:38
最新网址:www.mw8.la
    “呦,某人又发情啦。”

    慕南栀阴阳怪气道。

    掐指算来,距离上次双修,过了将近一个半月,她原以为洛玉衡已经不会再来找许七安双修。

    心里暗戳戳的高兴。

    但她没想到,最终这个老牛吃嫩草的家伙又来找姓许的双修了,她都快四十岁了,难道就不能要点脸吗?

    至于只比洛玉衡小几岁的自己,当然不能算老牛啊。

    王妃一直觉得自己是小仙女的。。。

    洛玉衡脸色一冷,看着许七安,面带担忧:

    “许郎,我感觉到了她的敌意,慕南栀是大奉第一美人,我实在没信心和她抢男人。”

    说到这里,她眼里闪过一丝恐惧:

    “为了不让你离开我,我认为还是把她卖到窑子里,让她变成残花败柳,这样你便看不上她了。不,先卖给力蛊部的人。”

    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扣住慕南栀的手腕,拉拽着她就往屋外走。

    你也太稳健了吧,不对,力蛊部的人审美不一样,瞧不上白妞的..........许七安连忙把他的花神抢过来,沉声道:

    “国师,正事要紧。”

    慕南栀依偎着许七安怀里,睫毛扑闪几下,眼神里全是后怕,颤声道:

    “她,她真的要把我卖窑子里.........”

    相识多年,洛玉衡有没有开玩笑,她是能辨认的。

    “她现在状态有问题,不是正经的国师。”许七安传音解释。

    眼前的这位洛玉衡是“小惧”,她恐惧一切,因为恐惧,所以稳健。

    每天醒来时,明明昨夜已经双修过,她硬是要再修一遍。用过午膳后,她又拉着许七安进屋子双修。

    理由是,虽然业火通过双修压制、炼化,但只要仍有爆发的可能,那就不能掉以轻心。

    九成八的概率不会爆发,四舍五入等于一定会爆发,没毛病!

    洛玉衡秀眉轻蹙,摇头道:

    “许郎是见过她真容的,我亦是见过,这种祸水,留在世上便是祸害。

    “我不能坐视她勾引我男人,把她糟蹋了才是上策。”

    七个人格全是神经病.........许七安懒得和只能存在一天的人格讲大道理,附和道:

    “放心,我绝对不会背叛国师的。”

    洛玉衡轻轻摇头:

    “我不信,除非你发誓一辈子不碰她,不爱她。”

    啊这.......许七安忍不住看一眼慕南栀。

    岂料花神转世也不是省油的灯,用力挣开姓许的怀抱,冷笑道:

    “行,今儿你说了算,你想把我卖到哪个窑子,就卖到哪个窑子。”

    说罢,她扬起手腕,摘掉手串。

    美貌就是花神最大的武器,她无比坚信,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她的魅力。任何见到她真容的男人,都无法容忍她被卖到窑子。

    摘下手串的刹那,明明是力蛊部简陋的房间,却满室生光。

    白姬痴痴的昂起头,望着任何词汇和语言都无法形容的美人。

    或者说,如果“美貌”是为谁量身定做的词汇,那么就一定是眼前这位女子。

    她艳而不俗,媚而不妖,五官没有瑕疵只是最基础的标准,她的面孔透着让人沉醉的魅力,她的气质让人无法自拔。

    纵使是洛玉衡这等自带buff的绝色美人,在她面前也逊色一筹。

    “不能卖窑子,她是我的!”

    白姬抬起爪子用力拍了一下,凶巴巴的宣布。

    奶凶奶凶的咆哮声惊醒了许七安,他连忙抓住慕南栀的手腕,把手串戴了回去,并且传音白姬:

    “你不是说有正事吗,是不是九尾狐有事找我。”

    “是哒!”小白狐半沉醉半清醒的说。

    他看一眼脸色愈发阴沉,眼中恐惧加深的洛玉衡,急促低语:

    “召唤她。”

    只有鲨鱼能对付鲨鱼。

    白姬“哦”了一声,从慕南栀怀里跳出来,稳稳的站在地上,看着许七安,抬起爪子指向简易的四方桌,娇声道:

    “你把我放到上面去。”

    许七安依言,把白姬放在桌上,它蜷缩了起来,松软的狐尾盖在身上。

    几秒后,一股强大的意志降临,白姬缓缓睁开眼睛,左眼溢出烟雾般的清光。

    它扫了一眼屋内三人,审视着许七安,娇笑道:

    “你看起来有些焦虑。”

    声音柔媚磁性,悦耳动听,是九尾狐的声线。

    能不焦虑吗,池塘里的鱼儿要掐架了...........许七安看了看慕南栀和洛玉衡,见她们都略含敌意的盯着九尾狐,便知转移矛盾的方式奏效了。

    他淡淡道:

    “娘娘找我何事?”

    “我近日就能返回九州大陆,你可以去十万大山等候了。”九尾狐笑道。

    许七安沉吟一下,分析道:

    “以佛门在南疆的布局,仅凭一个阿苏罗,恐怕很难与我们抗衡。度厄和广贤是否有可能参战?”

    白姬在桌上蹲坐,显得乖巧可爱,说出来的话却是成熟的御姐声线:

    “得益于许银锣的威猛,佛门折损了一位罗汉,两位金刚,伽罗树身在青州牵制监正。佛门想保下十万大山,度厄必然前往。

    “广贤的话,应该会派遣一具分身。”

    许七安挑了挑眉:

    “只出一具分身?”

    九尾狐娇笑道:“广贤坐镇阿兰陀,五百年不曾离开,你以为他在看守什么?”

    看守沉睡的佛陀,如果是这样,夺回十万大山的难度就会降低,到时候扶持南妖与佛门对峙..........许七安莫名的有种参与历史,改变历史的感觉。

    “甲子荡妖”是记载于史书中的战役,而他现在要做的,是为这段历史添加一笔反转。

    很多年后,后世人或许会在史书上这样写:

    甲子荡妖后五百年,南妖在大奉银锣许七安的帮助下,将佛门赶出南疆,夺回故土!

    九尾狐目光旋即落在洛玉衡身上,眯眼笑:

    “人宗道首也要助我妖族一臂之力?啧啧,不愧是你,把九州大陆最强的女修之一收入后宫。”

    不是,你这是在作死啊,洛玉衡是你能这样调侃的?许七安心里嘀咕,观察了一下洛玉衡的神色,见她冷着脸不搭理,无奈道:

    “不,国师过几天就会闭关,不会参与到南疆战事。”

    对他来说,洛玉衡尽快平息业火,渡劫成为陆地神仙,才是重中之重。

    有一位一品剑修坐镇,大奉才跟稳固。

    在此之前,任何有可能打破洛玉衡“平衡”的战斗,都是没必要的风险。

    九尾天狐有些失望的颔首。

    “娘娘先别走,我这里有个重要消息,不知是否有兴趣交易。”

    许七安本着知识就是财富的原则,打算把蛊神和白帝的对话贩卖给九尾天狐。

    大家都是超凡领域的高手,对这种机密消息,不会不感兴趣。

    九尾天狐“呵”了一声:

    “那就要看你的消息值不值得本座关注。”

    许七安沉声道:

    “不久前,曾在云州出现过的白帝,来蛊族找过蛊神。问了祂三个问题。”

    九尾天狐左眼溢出的清光震颤了一下,收敛媚态: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

    许七安便把白帝和蛊神的对话,告知九尾天狐。

    说完,他笑道:“娘娘打算用什么报酬换这个隐秘。”

    “巧了!”

    九尾天狐媚笑道:

    “我前往海外时,也曾遇见过白帝,从它口中得知了当年神魔血裔逃离九州大陆的原因,而且与这三个问题有关。”

    许七安脸色一肃,脱口问道:

    “什么原因!”

    尽管后世人族时常宣传,神魔时代是被人族先祖终结,神魔陨落后,神魔血裔也被人族屠戮殆尽,但许七安知道,远古神魔陨落后,其后裔曾经统治九州很多很多年。

    那会儿,人妖两族虽渐渐崛起,但超品没有出现,一品恐怕都是凤毛麟角。

    很难与数量庞大的神魔血裔对抗。

    只不过没有神魔时代那么绝望罢了。

    但如今的九州大陆,确实是人族主宰,九尾狐上次说过,神魔后裔在上古时代,突然大规模离开九州大陆,远走海外。

    洛玉衡和慕南栀也来了兴趣,前者身为九州大陆巅峰强者之一,自然关注。

    后者则是纯粹的吃瓜。

    九尾天狐一字一句道:

    “它们是被道尊赶出九州的。”

    被道尊赶出去的.........所以白帝要问道尊在哪里..........道尊当年为何要把神魔后裔赶出九州,他妈妈也被神魔后裔吃了吗?

    另外,守门人到底意味着什么,会不会和道尊有关..........

    这一刻,许七安脑海里,仿佛有闪电划过,一个个灵感如气泡般涌上来,又转瞬破碎。

    他隐约间把握到了什么。

    这种状态,就如同查一个线索不足的案子,有了猜测,却无法证实。

    同时,他还想到一个问题,得知道尊可能陨落后,白帝是不是要重返九州了?

    ..............

    青州布政使司。

    堂内,杨恭坐在案后,听着幕僚们争论不休。

    前线传来两份军事情报,宛县被两万大军包围,云州军围而不攻,将前去支援的三路兵马尽数剿灭。

    青州军队损失惨重。

    东陵城情况更糟糕更复杂,孙玄机和姬玄大战了一场,把半个城墙打成废墟。

    东陵已经不是守不守得住的问题,这座城已经废了。

    如今原本驻守东陵的青州军撤出了城郭,与云州叛军展开野战,战况胶着。

    虽然没有败,但东陵这道防线,已经没了。

    “子谦!”

    李慕白缓缓吐出一口气:

    “派往宛县的援兵之所以会被伏击,是因为叛军中有一支飞兽军。在飞兽军斥候面前,我方行军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此为死局啊。”

    众幕僚沉默下来。

    大奉没有飞兽军,等于把天空让给敌人,一举一动都将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岂有不败之理。

    而能对付飞兽军的,只有飞兽军。

    杨恭捏了捏眉心,吐出一口浊气:

    “我已经发急报给朝廷,请求征调雷州的赤尾烈鹰。”

    一位幕僚沮丧道:

    “可是根本不够,雷州能征调出几只?朝廷早就把赤尾烈鹰卖给当地的商会和望族。

    “再说,赤尾烈鹰就不出战,能有多少战力。杨公,若不能扼制敌人的飞兽军,后续的作战对我们很不利啊。”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