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八章 给青州的惊喜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4812更新时间:2021-03-12 18:24:38
最新网址:www.mw8.la
    “你凭什么如此笃定?”

    苗有方不服气,拄着刀,嚼着窝窝头:

    “我就喜欢夜里偷袭别人,因为夜里要睡觉,是最松懈的时候。”

    许新年拍了拍脚边,装满火油的木桶,笑道:

    “我们的油不只是为了烧死敌军,在晚上,它还可以用来照明。用投石车把它们投下去,火光一亮,士卒们站在城头上,就能把下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而敌军却看不清城头射去的箭,来多少人都是送死。

    “你这一招,只适用于开战前,先发制人的偷袭。”

    但现在是双方都有准备的攻守战。

    苗有方心里觉得这个读书人说的有理,想了想,眼睛一亮:

    “那如果对方派出高手呢?”

    许二郎默默看着他:“我下令让军中高手夜巡,防备的是什么?”

    苗有方服气了,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许银锣的弟弟,有乃兄之风。。”

    许二郎嘴角轻轻抽动,心说你也和我大哥一样,有粗鄙之风。

    他知道苗有方是大哥的跟班,上次大哥回京,两人有过几面之缘,在他奉命驻守松山县前夕,苗有方突然找上门来,要跟着他打战。

    许二郎问,是不是大哥派来的。

    苗有方摇头说,保家卫国,大丈夫所为。

    一位五品化劲的武夫主动投靠,身份也没问题,军方当然欢迎至极,于是苗有方就随着他来了松山县。

    “不过守军中高手太少,竟然只有一个四品。”苗有方摇头。

    “四品高手都是身居高位之辈,数量自然稀少。”许二郎回应。

    “稀少吗?我随着许银锣南征北战,四品境界的杂鱼都看不上。”

    苗有方神气的说。

    你也知道那是跟着我大哥.........许二郎双手撑在女墙上,缓缓道:

    “对我来说,朝堂诸公也不稀罕,满殿都是。但苗兄见过几位绯袍啊。”

    大哥现在涉及的层次,所面对的对手,必然是某势力的最高层,而大势力的高层,自然是九州最拔尖的那批人。

    四品当然也就不稀罕了。

    但在一个青州,一个小小的松山县,四品就是高高在上的人物。

    松山县的守军中,只有一位四品指挥官,与许二郎同级。

    那位指挥官负责镇守北城门。

    许二郎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吸了一口寒冷的夜风,道:

    “我记得大哥说过,你的目标是成为闻名天下的一代大侠。但在战乱之地,你行侠仗义的好事很难传播。因为你今天救的人,可能明天就死了。

    “流民百姓们,不是被大奉军救,就是被叛军救,就像货物一样颠来倒去,他们不会刻意去记某个帮助过他们的侠客。

    “要当大侠,得去太平的地方,随便一个劫富济贫,江湖上就有你的传说了。”

    对于许新年的问题,苗有方挠了挠头,想了好一会儿:

    “大侠我肯定是要当的啊。

    “但本大侠正值韶华,早几年晚几年都不碍事,可大奉已是垂垂老矣,若是不能为它续命,那就真要改朝换代了。

    “其实就我本人来说,皇帝由谁做,关我屁事。

    “但对黎民百姓来说,这是一场劫难。青州如果守不住,战火会烧到北方,一直蔓延到京城,沿途数万里河山,全部化作焦土。

    “所以我就想,能不能把叛军压在青州,把战乱止于青州。”

    许新年有些意外,笑道:

    “苗兄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江湖之中,如你这般爱国爱民的侠义之士,少之又少啊。”

    苗有方耸耸肩:

    “不,其实我对大奉朝廷没什么好感,只是我与许银锣分别时,他对我说过一番话。

    “他之所以培养我,指导我修行,是因为当年有个人给了他机会。所求所愿,也仅仅是希望他将来能成为对朝廷,对百姓有用之人。

    “许银锣做到的,没有辜负那人的期望。

    “所以,我也不想让许银锣失望。”

    大哥没看错人啊.........许二郎默默点头,刚想说话,便听身边的苗有方脸色一变,喝道:

    “敌军推着火炮过来了!”

    许新年心里一凛,凝神眺望,夜色深沉,什么都看不见,但他知道苗有方是五品武夫,目力远胜常人,所以没有去质疑,大声吼道:

    “擂鼓!

    “火炮预备,床弩预备。”

    靠着女墙休息的士卒,穿着轻甲躺在马道上睡觉的士卒,纷纷惊醒,他们有条不紊的行动起来,填装炮弹和弩箭。

    苗有方推开一位火炮手,亲自校准角度,点燃引线。

    轰隆!

    一团火光膨胀开来,照亮了远处,让城头的守军们可以清晰的看见趁着夜色推动火炮靠拢的敌军。

    爆炸的火光还没消退,城头的床弩和火炮接二连三的开火,向敌人倾泻火力。

    守城军的优势立刻凸显出来,城头的火炮因为居高临下的缘故,射程比敌军的火炮更远。

    敌军想轰炸城墙,就必须先接受守军火力的洗礼。

    苗有方把火炮交还给炮手,侧头看向许新年,怒道:

    “你不是说,敌军不会夜袭吗?!”

    “啊?你说什么?”许二郎掏了掏耳朵,大声道:

    “炮声太响,我听不见。”

    苗有方爆了句粗口,心说读书人的脸皮果然不比武夫的铜皮铁骨弱。

    这时,敌军的火炮队在损失三架火炮,两架车弩后,终于突进到了射程范围内,密集的火炮声当即响起,轰轰轰不绝于耳。

    一团团火光在城墙、城头不断爆炸。

    期间夹杂着车弩清越的弦声。

    床弩的破坏力远不及火炮,不管是对城墙的破坏,还是对士卒的杀伤力,都要逊色于火药的爆炸。

    但车弩、床弩的一项作用,让它始终与火炮并列,不曾被淘汰,那就是弩箭单对单的杀伤力。

    火炮或许杀不死铜皮铁骨的武夫,但弩箭的破甲之力,能重伤、杀死军队里的高手。

    陷入战场的武夫,危机预感会变的“麻木”,因为战场上危机无处不在,这会让武夫容易忽略可怕的弩箭,无法提前规避。

    运气好,能杀死或重创敌人中的武夫,就是大赚特赚的好事。

    双方对轰的过程中,千余名穿着藤甲的步卒,抬着攻城锤、梯子、盾牌等工具,展开冲锋。

    这些步卒是云州叛军聚拢的流民,专用来消耗守城军的火力。

    两名护卫举着盾牌,护在许新年身边,而他本人则在城头不停奔走,指挥作战。

    “大人,先下去吧,万一被火炮危及到您,得不偿失啊。”

    护卫大声劝道。

    “相比起我个人安危,军心更加重要。”

    许新年单手按剑,来回奔走,指挥着士卒补位,指挥着民兵清理尸体、救治伤员。

    这些事不是非他不可,却又非他莫属。

    身为松山县最高指挥官,他只要站在城头与士卒并肩作战,守军们就永远不会动摇。

    攻防战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敌军抛下一地尸体后,溃败撤离。

    ............

    南疆。

    水潭边,洛玉衡披着羽衣,坐在岸边光洁的石上,屁股底下垫着许七安的袍子。

    羽衣下摆,探出莹白匀称的小脚,浸泡在冰凉的潭水里。

    她脸颊红晕未退,妙目微眯,不知道是在享受清凉的潭水,还是春潮汹涌后的余韵。

    许七安站在水潭里,伸手捞起洁白的,绣莲花图案的肚兜,拿在手里把玩。

    洛玉衡比潭水还要清澈的眼波,扫了他一眼,闪过不易察觉的羞赧。

    许七安指肚摩挲着材质顺滑的肚兜,回味着方才酥胸的细腻柔软,笑嘻嘻道:

    “国师,你会怀孕吗?”

    洛玉衡眼神一冷,脸颊却泛起红晕,白玉般的脚丫子一踢,“哗啦”,水花宛如世间最犀利的剑气,劈头盖脑的撞在小银锣脸上。

    许七安面皮火辣辣的疼痛。

    洛玉衡冷哼道:“你我之间只是交易,我借你平息业火,你可借我战力。子嗣之事,想都别想。”

    说完,见他盯着自己小腹看,羞怒之情愈重。

    嘴上硬的很,双修时却比上次要配合,也更熟稔..........许七安心里嘀咕。

    一个女人喜不喜欢你,喜欢的有多深,双修时是能感觉出来的,别看洛玉衡嘴硬,但身体已经完全接纳他。

    对他真的没半分情意,可做不到提臀扭腰。

    你和慕南栀还真是好闺蜜,嘴上不承认,身体却很老实.........许七安厚着脸皮说:

    “我这不是担心自己哪天被宰了,好歹还有香火留下嘛。

    “说正事,这次来南疆,发现一桩大秘密。”

    当下,把天蛊婆婆告诉他的蛊神白帝问答经过,详细告知洛玉衡。

    听完,洛玉衡精致修长的眉毛轻蹙,沉吟许久:

    “弄清楚三件事,你便能知晓三个问题背后各自隐藏的秘密。

    “一,远古神魔殒落的原因;二,天地人三宗修行之法的结症;三,蛊神为何会认为儒圣是守门人。”

    三件事分别对应“大时代落幕”、“道尊行踪”、“守门人是谁”。

    洛玉衡趁机抬手,把肚兜抢了回去,放在身边,然后拢了拢羽衣,毕竟她身上就这一件衣服。

    为了防备许七安抢夺,她语速飞快的说道:

    “神魔时代距今过于遥远,没有线索可寻,但你若能与白帝、蛊神对话,便可知晓内幕。我不建议你去尝试,现在的人,还没有和这两者平等对话的资格。

    “道门的问题,待我晋升一品,会去一趟天宗,届时等我消息便是。至于守门人,你可以问一问赵守或监正。

    “此二人,一个是儒家体系的继承者,一个可以窥探天机。”

    “不愧是国师,冰雪聪明。”许七安竖起大拇指。

    洛玉衡表情清冷,但眼神里蕴着笑意。

    对于一个身居高位,性格强势的女人,最吃这一套,当然,必须得是许七安的奉承才行。

    因为他是洛玉衡“名义”上的双修道侣,其他男人再怎么奉承,也撩拨不到她的爽点。

    “可惜,知天机者,必受天机束缚。监正即使知道,也无法告诉我。”

    许七安惋惜的摇头:“罢了,此事不急,青州战事才是燃眉之急。国师刚从青州回来,那边战况如何。”

    洛玉衡道:

    “不曾留心关注。”

    想了想,补充道:“你堂弟似是被派去镇守松山县了,此处是杨恭第二条防线中,至关重要的据点之一。”

    她的意思是,青州战事暂时稳定,但许二郎会有危险...........这叫不曾留心关注?国师,你也太傲娇了吧,明明就关注我的家人嘛........许七安心里吐槽着,表情微微沉重。

    “九尾狐快返回大陆了,南疆的妖族也在集结,我必须要保证南妖的造反能成功,这样才能拖住西域佛门。青州战事,恐怕无法插手了。”

    青州输赢,会影响这场战争的胜负天平,但南疆的战事更重要,如果南妖不能夺回十万大山,就无法牵制佛门。

    而一旦让佛门腾出手配合云州,就不是影响胜负天平而已,而是大奉直接gg。

    “可以让蛊族派兵增援青州。”洛玉衡道。

    “嗯,给青州一个惊喜。”许七安颔首。

    蛊族的超凡虽然不能离开,但七部的族人可以参战,心蛊、毒蛊、尸蛊可是战场上的宠儿。暗蛊更是顶级的刺客。

    这应该能大大缓解青州的压力。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