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六章 无垢之心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549更新时间:2021-03-02 23:24:48
最新网址:www.mw8.la
    走出内厅,许二郎环顾一圈,竟没发现丫鬟。

    后衙虽是布政使的生活区,但毕竟是布政使司的一部分,衙门之地,自然不能有太多的莺莺燕燕,许二郎能理解。

    又走了片刻,他在西侧的小院里,看到了撑着肚皮坐在石桌边,懒洋洋晒太阳的师徒俩。

    许二郎嘴角轻轻一抽,板着脸:

    “你们二人不是要去南疆吗?明日就出发吧。”

    许铃音大吃一惊,夸张的张大嘴巴,拖着长长的尾音“啊”了一声,看着丽娜,说:

    “师父,这里不是南疆吗?”

    “当然不是,这里离我的家乡还远着呢,嗯,也不算特别远,我背着跑七天七夜就能到南疆啦。”

    丽娜拍着胸脯说。

    许铃音就开心的往她身上爬,小屁股坐在她脸上。

    丽娜“啪”的一巴掌拍飞她,就像拍苍蝇,“不是说明日出发吗,明日出发,铃音你总是这么笨。”

    许二郎咳嗽一声,图穷匕见,沉声道:

    “你们为何没给我留口饭?”

    丽娜连忙甩锅:“是铃音说二郎兄弟不会饿的。”

    许铃音睁着大大的眼睛,一本正经的点头:“二锅不会饿的。。”

    丽娜说:“那就没办法了。”

    ........许二郎竟无言以对,拂袖而去。

    他刚才有撬开妹妹和丽娜的脑袋,看看她俩平时都在想什么?

    为什么猪油蒙了心的话,能说的如此自然而然,如此一本正经。

    这时,他看见拱形院门外,走进来一个人,雷公嘴相貌丑陋,赫然是孙玄机的随从,南疆带回来的妖族。

    至于名字,许新年没打听。

    “这位兄台,本官许新年。”

    许二郎迎上来,作揖道。

    白猿护法入乡随俗,不太标准的作揖还礼。

    “兄台怎么称呼?”

    “袁护法!”

    好怪的名字.........许二郎忙问道:“许七安是我大哥,袁护法可否说说他在南疆的情况。”

    袁护法一听,眼睛微亮,态度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许大人客气了,本护法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两人站在院内,经过一番深谈,许新年对这位袁护法有了深切的了解。

    他来自南疆,是万妖国的护法,四品境的修为。

    天赋神通是看穿人心,并修行了佛门他心通,正是因为这个能力,被孙玄机看中,收为弟子。

    恐怕不是收为弟子,是当传音工具吧.........深知孙玄机语言障碍的许新年心里嘀咕。

    袁护法看他一眼,语气里带着悲伤:

    “你猜对了,我只是一只工具猴。”

    该死,忘记他能看穿我的想法,和这种人交流起来真累.........许二郎脸色一僵,连忙解释:

    “袁护法误会了,我没有腹诽你的意思,孙师兄看中你的能力,起了爱才之心罢了。”

    袁护法默默道:“和我这种人交流起来真累,许大人还是不要勉强了。”

    “........”

    许新年定了定神,在心里默背圣人经典,这才遏制自己发散的思绪。

    袁护法蔚蓝清澈的眼睛看他片刻,兴趣缺缺的挪开目光。

    “那夜姬长老是何妖?”

    通过刚才的谈话中,许二郎知道大哥连女妖都不放过。

    “夜姬长老是狐族!”

    袁护法有问必答。

    狐族啊,那想必是颠倒众生,烟视媚行,有机会也想见识一下,停下,停下,不能再想了,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许新年收束思绪,看见不远处的丽娜和许铃音,心里一动:

    “袁护法可否看看我两位妹妹的想法?”

    他经常难以明白,为什么铃音会那么愚蠢。

    见识到了袁护法可怕的读心能力,许二郎压在心底的好奇心顿时发酵。如果能明白铃音成天在想什么,然后对症下药,或许能将她引到正途。

    这样也去除了母亲的一块心病。

    白猿护法颔首,随着许新年并肩靠拢过去。

    他蔚蓝澄澈的双眼,温和的凝视着丽娜和许铃音。

    许铃音和丽娜也注意到了丑陋的袁护法,但见许二郎在身边,便没在意,师徒俩一边叨叨叨着琐碎的事,一边晒太阳消化食物。

    看着看着,白猿护法露出了极其凝重的神色。

    这........许二郎的心也跟着揪起,屏息不语,静静等待。

    等啊等,等啊等,两刻钟后,白猿护法默默转身离去。

    “袁护法!”

    许二郎追上去,发现这位南疆来的四品护法,蔚蓝的眸子里,流露出浓浓的沮丧和茫然。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许二郎问完,屏住呼吸。

    袁护法欲言又止。

    “袁护法尽管说。”

    许二郎顿时脸色凝重。

    袁护法这才点头,道:

    “那位南疆姑娘,方才想的是:晚膳吃什么、明日吃什么。”

    ?许二郎脑海里闪过一个大大的问号,整整两刻钟,丽娜心里就想过这么点东西........

    “至于那孩子,本护法遇到克星了,没想到一个女娃子,竟有一颗无垢之心。”

    袁护法脸色凝重,缓缓道:“心如明镜台,从来无一物!”

    心如明镜台,从来无一物,无垢之心.........许二郎愕然,万万没想到铃音竟如此天赋异禀。

    但在几秒后,他猛的反应过来——整整两刻钟里,吃饱喝足的许铃音脑子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想?!

    袁护法沉声道:

    “这样的情况,本护法只在佛法高深,心无尘垢的高僧身上见过。”

    说到这里,白猿护法露出敬佩与赞许之色:

    “不愧是许银锣的妹妹,小小年纪,竟已到了这等超凡脱俗的境界。”

    不是这样的,袁护法,你可能误会了.........许新年张了张嘴,解释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

    南疆。

    隐秘山谷,许七安站在空无一人的山谷里,身前是神殊的两条腿,值得一提,两条腿是分开的,当初神殊被分尸时,双腿被齐根斩断。

    经过几天的“收集”气血,这双腿的力量有了极大的恢复。

    依附在腿中的残魂,性情桀骜好战,但并不狡诈,相反,因为过于骄傲自负,让他显得有些萌。

    比如许七安和他约定,拔除两根封魔钉再与他战斗,他便一直遵守承诺,理由是,要堂堂正正的击败许七安,和强大的对手死战,才是人生快事。

    “准备好了吗?”

    双腿内的残魂传达出意念:“拔除这两枚封魔钉,你的实力会接近三品大成。到时候,我们痛快的打上一场。”

    许七安颔首:“待我解开封魔钉后,咱们痛快一战,整个南疆都是我们的战场。”

    拔除封魔钉对神殊的消耗很大。

    神殊双腿似有些热血沸腾:“我已经迫不及待。”

    ............

    山谷外,夜姬等人感受到地面的震颤,看见不远处的山谷中,冲起一道可怕的气柱,撕裂天空中的云层。

    这一刻,山谷为中心,方圆数十里的走兽战战兢兢的匍匐,飞禽从树枝跌落,山谷外修为低的妖众,双腿不受控制的颤抖。

    十几息后,恐怕的威压收敛,山谷中一片安静。

    但妖众依旧不敢返回,心头的恐惧还没散去。

    “许郎修为又恢复了一些,就只剩最后一根封魔钉了........”

    夜姬由衷的感到欣喜。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对许七安现在的处境,已经心知肚明。

    身负半载国运的他,与大奉“同生共死”,与云州叛军你死我活。在这样的背景下,每一份力量都是宝贵的。

    “许银锣不愧是能斩杀两名金刚的人物啊。”

    红缨护法喃喃道。

    妖众们虽然恐惧,心里喜悦却更多。

    万妖国傍上这样一位盟友,莫名的让人安心。

    山谷内,神殊的双腿气息衰弱,疲惫的传达出意念:

    “你在此等待片刻,我去攫取生灵精血,再来与你一战。”

    他刚要破空而去,忽然感觉一股磅礴浩瀚的气机,将自己笼罩。

    “你........”

    神殊的双腿“转身”,惊疑不定。

    “前辈,我现在不能与你战斗,你也不能再外出攫取精血。”

    许七安笑道。

    “你想反悔?”

    神殊双腿又惊又怒,大腿肌肉猛的膨胀,一块块肌肉像是要爆炸一般隆起,蓄势待发。

    同时,他鼓胀气机,海浪般的冲击着笼罩自身的禁锢。

    许七安笑容镇定,悠然自得:

    “不,不是反悔,而是时机不对。当然,不管我怎么解释,你也不会理解。那就按照你的规矩来。”

    他淡淡道:“强者为尊,弱者只能服从。现在我以最强者的身份要求你,乖乖沉睡吧。”

    神殊大怒,斗志昂扬,精神不屈,冲击禁锢的力量竟又增强几分。

    “贫僧宁死,也不会屈服。”

    许七安伸出手,用力一按,神殊的双腿“砰”的跪下,虚弱的它再难动弹。

    接着,他取出孙玄机赠予的玉瓶,拔开木塞,将骂骂咧咧的神殊双腿收入其中。

    吞噬生灵攫取精血这种事,会闹出极大动静。与神殊战斗,同样会闹出大动静。

    现在这个情况,佛门的斥候肯定早已分散出去,按照监视、搜捕妖族踪迹。

    若是被佛门斥候观测到他和神殊的战斗,阿苏罗说来就来,眼下孙玄机不在,九尾天狐未归,许七安没信心打败阿苏罗。

    即使联手神殊双腿,多半也不是对手。

    而其他残肢,都处在虚弱状态,未曾得到精血补充。

    但这些顾虑,这些道理,神殊的双腿根本不听,他满脑子都是战斗。

    粗鄙之腿,难谋大事。

    这时,夜姬带着妖众进入山谷,“神殊大师已经封印了?”

    许七安“嗯”一声,把瓷瓶递到她手里,道:

    “你先收好,告诉九尾狐,等她返回九州,便联络白姬,我会把神殊的左手送过来。”

    夜姬精致的秀眉微蹙:

    “许郎要走?”

    “我要去一趟蛊族,正好,你与我说说蛊族的情况。”

    许七安拥着美人往石窟内走去。

    既然来了南疆,他决定趁这个机会去一趟蛊族,与那位天蛊婆婆聊聊。

    七绝蛊来头极大,他必须弄清楚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有蛊神的记忆。

    不然心里难安。

    “奴家也想陪许郎去蛊族,奈何族中事务太多。”夜姬依依不舍。

    说话间,两人进了石窟,夜姬在桌边坐下,道:

    “既然去了蛊族,那正好有些好处不能忘了,我给许郎列个单子..........许郎?”

    她茫然的看着许七安拉起自己,把裙摆撩到腰间。

    “你写你的,春宵苦短,咱们不浪费时间。”

    许七安按下浮香的腰,让她半趴在书桌上。

    ...........

    次日。

    一只展翼四丈的红色巨鸟掠过群山,朝着东南方飞去。

    “红缨兄,你的速度比那破塔可快多了。”

    苗有方大笑道。

    “我们赤鸟一族是天空中的王者,孤傲的霸主。”

    红缨大声回应。

    苗有方愣了一下,心说兄弟你和“孤傲”两个字完全没关系啊。

    但他不是袁护法,立刻笑道:

    “好一个天空中的王者,能与红缨兄结交,三生有幸。”

    “不不不,能和苗兄结交,才是本护法的荣幸,祖坟冒青烟啊。”

    你确定自己一个妖族也有祖坟?许七安听着一人一妖相互奉承,心里吐槽。

    “咳咳!”

    他咳嗽一声,看向身侧的慕南栀,道:“南栀啊,我........”

    慕南栀撇开头,不搭理他。

    虽然浮屠宝塔里有各种物资,在里面生活十天半个月都没问题,但慕南栀恼他对自己不闻不问,隔了这么多天才释放她出来。

    许七安就耐心的给她解释,说自己此行凶险啊,刚经历一场生死大战。

    与妖族的妖女斗智斗勇,极耗体力。

    如今功德圆满,说(shui)服妖女,与万妖国结成同盟。

    慕南栀听着听着,突然柳眉倒竖:

    “爪子拿来。”

    狗男人没经允许,悄悄搂上她的腰。

    许七安嬉皮笑脸的说害怕她没坐稳摔下去。

    慕南栀“气愤”的推搡捶打他,打闹了一阵,她忽然反应过来,环首四顾:

    “白姬呢?”

    “不是在你怀里抱着吗.........”

    许七安看一眼她怀抱,“哦”了一声:“刚才给你丢出去了。”

    “快回去找啊,别摔死了。”

    慕南栀叫道。

    “摔不死摔不死........”

    ..........

    PS:先更后改,继续码,明天再看。顺便求一下月票。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