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五章 剑来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220更新时间:2021-01-28 11:11:13
最新网址:www.mw8.la
    洛玉衡怔怔的望着屋顶,瞳孔似乎没有焦距。

    有一种深度睡眠醒来后,念头浑噩,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的感觉。

    上一次有这样感觉的时候,她还是个少女。

    洛玉衡“呼”出一口气,抱元守一,稳固元神,开始内视自身,接纳过去七天的记忆。

    七种人格,代表着业火灼身时的她,可以称为“心魔”。

    如今业火平复,七种人格的记忆开始逐一浮现。

    洛玉衡觉得,这几天不管和许七之间发生什么,自己都是能接受的。

    首先,她对许七安是有好感的,这点毋庸置疑。所以就不存在厌弃的可能。

    其次,为了不给自己留后路,第一次双修时,她是以主人格的身份与许七安缠绵了一夜。。

    不会出现那种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陌生男人睡了整整七天的状况。

    最后,连身子都给他了,这七天里无非就是反复双修。

    “第一次与他双修时,我心里还是抗拒居多的,等我接收了这七天的记忆,或许就能接受他,不会再有尴尬和窘迫的情绪.........”

    洛玉衡心里想着,脑海里走马灯似的开始出现记忆片段。

    她首先“回忆”起的,是“怒”人格的记忆。

    一幅幅画面走马灯似的闪过,记忆里,她对许七安横眉冷对,动辄发怒,刁蛮姿态让她都为之皱眉。

    “还是老样子,性格暴躁。她代表的是我最后的倔强,不愿为业火屈服于一个情感不够的男子。竟然选择独立压制怒火,拒绝双修,很不理智........

    “嗯,他的态度还算不错。没有因为“我”的暴躁易怒而产生太大的不满。”

    洛玉衡暗暗点头,一边觉得“怒”人格太情绪化,不够理智。一边暗暗满意许七安良好的态度。

    这时,一副画面闪过,那是夜深里,许七安强行闯入卧房,“勾引”怒人格,两人在床榻上扭打,然后,她的衣裳被一件件的剥离,雪白丰满的胴体暴露无遗。

    洛玉衡挑了挑眉,有些愠怒。

    “不过他说的话是有道理的,怒人格不肯双修,其他人格若也是如此,我就死定了,他不清楚其他人格的情况下,强行闯入,也是为我着想.........”

    洛玉衡强行说服自己。

    好了,怒人格的一天就这样过去,虽然略有些波折,总体来说,洛玉衡还是能接受的。

    接下来是什么人格.......她心里不太自信的嘀咕一声。

    七种人格的出现是随机的,无迹可寻,没有规律。

    很快,一段画面闪过,洛玉衡知道了第二个出现的是什么人格。

    欲!

    画面里,她早早的苏醒,主动把大腿搭在许七安腰上,丰满的胸脯在他胸膛挤压出圆弧。

    欲人格缠着许七安,不停的喊着“我要”,不让他下床,整整一天一夜,两人就在床上鬼混了过去。

    太不知羞耻了,太不知羞耻了........洛玉衡的脸色涨红,血冲涌面皮,生出钻地缝的冲动,尴尬的她脚趾用力弯曲,浑身绷紧。

    她知道欲人格可能会一点,一点放荡,但没想到竟如此的恬不知耻。

    洛玉衡绝不承认这是她自己。

    欲人格之后是恐惧人格,恐惧人格方甫出现,便缠着劳累一天一夜的许七安继续双修。

    洛玉衡清晰的“看见”,许七安结束双修溜出屋子里,脸色是发白的。

    看到这样许七安,国师心情复杂之余,竟冒出“委屈他了”的念头。

    但很快,这个念头就被接踵而来的记忆画面击破,她看见了许七安欺负恐惧人格,非要在温泉里双修,看见自己双腿缠在他腰上,后背紧贴着池壁。

    .........洛玉衡嘴角抽搐一下,强行忍了下来。

    接着,哀人格上线了。

    “我的年纪做你娘都绰绰有余.......”

    “不枉我苦熬二十年,没有和元景帝妥协。等你江湖之行结束,我们便正式结为道侣。”

    “快说你爱我。”

    “讨厌。”

    “快叫许郎。”

    “许,许郎........”

    许郎?!

    洛玉衡身子一晃,目瞪口呆,她的身躯微微发抖,嘴皮子也跟着颤抖。

    我都做了什么啊,我以后在他面前怎么抬起头来?

    这还没完,哀人格自怜自艾,对他倾诉衷肠,说着自己的心里路程,说什么一早就想接近他了,但又拉不下脸来,心里纠结的难受。

    后来因为他主动联系自己,喜极而泣。

    你这是污蔑!!洛玉衡怒极了。

    冥冥之中,她感觉自己过去的形象彻底坍塌,一去不复返。

    跟羞耻的还在后面,哀人格对姓许的已是情意绵绵,爱人格对他竟是死心塌地。

    洛玉衡“看到”小客栈里,她无力的平趴在床上;她的双腿被分到极限;她坐在梳妆台上身子后仰;她双手撑在床上死死咬牙........

    这些都不是上古房中术里的修行之法,纯粹是姓许的在糟蹋她。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洛玉衡眼前一阵阵发黑。

    呼!

    她缓缓做了一个深呼吸,平复情绪,目光有些空洞的望着房间某处,喃喃自语:

    “既然决定了与他双修,便已视他为未来道侣,喊,喊一声许郎就不过分。

    “道侣之间,鱼水之欢乃人之常情,不必介意,不必介意........

    “至少,至少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旁人并不知道这些。”

    突然,一段记忆呈现,只见某个房间里,桌边,坐着临安怀庆李妙真以及监正的两个女弟子。

    “我知道你们中,有人喜欢许郎,有人对他抱有好感,有人对他芳心暗许。但今夜之后,本座希望你们收起不该有的念头。”

    “许郎,你说句话呀。”

    洛玉衡宛如一尊石塑,在风中寸寸风化。

    她无喜无悲的静坐许久,某一刻,探出右手,没有情绪起伏的声音说道:

    “剑来!”

    锈迹斑斑的铁剑从池水里飞出,把自己送入洛玉衡手里。

    国师驾驭着金光冲出灵宝观,她去的果决,去的壮烈,仿佛是奔赴战场的女将军,带着玉石俱焚的勇气。

    ..........

    许府,婶婶边打哈欠,边教训精力过剩,一大早起来吵闹,把她闹醒的小豆丁。

    “你能不能省点心,天没亮你就闹腾了,老娘供你吃供你穿,就是让你一大早搅人清梦的?”

    婶婶掐着腰,舌灿莲花。

    小豆丁站在她面前,低着头,虚心认错。

    “你知道错没有。”

    “知错了。”

    “下次还敢不敢?”

    “不敢了。”

    “说,你错哪里了。”

    “娘,我哪里错了?”小豆丁不懂就问。

    婶婶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无力的坐倒,一手抚额,心力交瘁道:

    “出去出去,老娘不想看到你。”

    “好哒!”许铃音蹦蹦跳跳的往外跑。

    “娘,有神仙。”

    她停在厅门口,大叫道:“好漂亮的神仙。”

    婶婶茫然的走过去,只见厅外的小院里,站着一位身穿羽衣,手提生锈铁剑,美貌绝伦的女子。

    婶婶自己就是小仙女,一看到这位女子,就涌起了“同类”的共鸣。

    “许七安呢?”

    女子一字一句道。

    她面无表情,但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

    婶婶不认识这个女子,尽管她对国师的名头如雷贯耳。

    “宁宴天没亮就走了。姑娘是哪位,寻他何事?”婶婶谨慎回答。

    “可有说去何处?”洛玉衡脸色沉的可怕。

    “没有。”

    婶婶刚回答完,瞳孔里映出金光,那女子驾着金光飞走了。

    ...........

    距离京城遥远的西北方,官道,慕南栀骑乘在小母马背上,她双手撑在马鞍,披着狐裘大氅,眯眼远眺。

    身边还有两骑,分别是苗有方和李灵素。

    前者是许七安的跟班,因此追随着他。后者,圣子的本次江湖游历,最终目的就是定在京城。

    京城有人宗道首洛玉衡,有大奉第一美人镇北王妃,有教坊司的一众花魁等等。

    可惜世事难料,京城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伤心地。

    既然如此,只好重新踏上游历江湖,太上忘情的旅途。

    可是,天宗如今要捉拿他回山禁闭,甚至会有更不好的事情发生。

    李灵素觉得,自己已经被逼的走投无路,想要度过来自师门的劫难,唯有太上忘情。

    而在太上忘情之前,明显跟着许七安更安全,能解决来自红颜知己和师门双方面的压力。

    至于师妹李妙真,她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偷偷仰慕许七安,决定远离渣男。

    但李灵素嗅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息,以师妹的性格,如果真的和许七安清清白白,她反而会结伴游历。

    可恶的许七安!

    “杨兄,我会负责盯着他,把他做过的事,巨细无遗的转述给你。”

    晨光里,李灵素扭头眺望京城方向。

    他跟着许七安最后一个原因,就是受结拜兄弟杨千幻之托,暗中监视许七安。

    苗有方见两人都在眺望京城方向,纳闷道:

    “徐前辈为何不与我们同行?”

    在外面,保险起见,得称呼他徐谦。

    慕南栀回复道:“他说去见个人。”

    “什么人?”

    “一个对他恩重如山的人。”

    “哦哦。”

    李灵素趁机插入话题,道:“徐夫人,那只小狐妖呢?”

    他依旧倾慕着大奉第一美人,只不过她既然名花有主,圣子也只能把仰慕之情埋藏在心底。

    当然,他能有这么大的觉悟,与慕南栀现在平庸的外表有关。

    倘若王妃以真面目示人,没有男人能抗拒她的魅力,就算她男人是许七安,也会有数之不尽的好汉悍不畏死的挥舞锄头。

    慕南栀嘴角一挑:“我托它去给几个小贱人传递消息。”

    某人业火灼身期间,会被“七情”折磨,变的不像自己。

    慕南栀答应过她,替她保密,不透露给任何人。

    反正白姬不是人........

    而白姬大嘴巴乱说出去的话,和她慕南栀有什么关系?

    ..........

    洛玉衡在京城地界巡视一圈,没有发现许贼的踪迹,凝神感应那枚护身符,发现与它失去了联系。

    也就是说,她再也找不到许七安了。

    “下个月再找你算账!”

    洛玉衡磨了磨牙。

    她驾着金光返回灵宝观。

    前脚刚回来,后脚就有弟子前来,站在小院外,高声道:

    “道首,临安殿下、怀庆殿下,还有天宗的李妙真,派人给您送了三封信。”

    信?

    洛玉衡微微蹙眉,道:“拿过来。”

    道衣弟子迈步进院,从怀里取出三封信,恭敬递上,然后退出院子。

    洛玉衡指尖一弹,三封信同时从信封里飞出,于半空中展开。

    从左到右,信上依次写着:

    “白头偕老!”

    “永结同心!”

    “早生贵子!”

    洛玉衡呼吸一窒,只觉得自己被公开处刑了,被嘲笑了,被内涵了,巨大的羞耻感将她吞没。

    这三封信来的是如此的巧,像是专程为了补刀。

    ...........

    司天监,密室的门被推开。

    许七安拎着酒壶,轻手轻脚的进来,回身关上门。

    晨光从格子窗里照进来,这间密室很宽敞,陈设简单,一张四方桌,一张简易的木板床。

    因此显得有些空旷。

    许七安缓步走到床边,默默的看着床上沉眠的男人。

    穿着做工考究的青袍,五官清俊,两鬓斑白,眼角细密的鱼尾纹昭示着他不再年轻。

    “真像啊,简直一模一样,可惜没有气机,是个普通的肉身。”

    许七安咧嘴笑道:“魏公,我来看你了,给你带了酒。我马上要离京,继续收集龙气,走之前,陪你说会儿话。”

    ............

    PS:推一本书,黑山老鬼的《从红月开始》,成绩很不错,老鬼是大神,品质有保障。废土背景,喜欢这个题材的读者可以去瞅瞅。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