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八章 国师传信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405更新时间:2020-12-30 22:04:54
最新网址:www.mw8.la
    龙脉脱离宿主的刹那,净心似有感应,抬头望向房梁。

    其他人纷纷抬头,看见了这道半透明半真实的龙气,与散碎的小股龙气不同,九道至关重要的龙气是可以被看见的。

    完整形态的龙脉,当初从地底被抽离时,京城目睹过的百姓不知凡几。

    但寻找到宿主后,龙气就不可见了。

    许七安早有准备,隔着袍子,轻扣藏在小腹的地书碎片,嘴唇开阖,念动咒语。

    那道试图冲出屋子,离开此地的龙气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扯,发出无声的咆哮,不甘心的钻入地书碎片。

    这在外人看来,就是龙气自动选择了许七安成为宿主。

    柴贤的这道龙气钻入地书碎片,立刻与里面的另一道龙气融合,身躯长度没有变化,但更加凝实了。

    同时,许七安的“雷达”范围也成倍增长,如今已能覆盖湘州城三分之一的范围。

    “如果能覆盖湘州三分之一就好了........”

    他不切实际的嘀咕一声,旋即看向了柴贤,叹了口气。。

    对柴贤来说,弑父,杀戮无辜,尤其是二丫一家三口,这个真相过于残酷,当他醒悟一切都是自己所为时,心中便萌生死志。

    而对许七安来说,人格分裂非主观犯罪,不能等闲而论,可小村子灭门案就是柴贤干的,精神病杀人也是杀人,造成的伤害不会改变。

    他并没有因为精神病,而原谅柴贤。

    基于这样复杂的心理,许七安没有阻拦柴贤自尽。

    柴岚扑倒在柴贤身上,哭声嘶哑。

    善恶有报,因果循环........许七安接着看向另一个罪魁祸首,问道:

    “柴杏儿,你的上级是谁?”

    柴杏儿摇头:

    “我不知道,下级不知道上级身份,这是天机宫的规矩。上下级之间,以书信往来,若有急事,则通过信鸽传书。

    “府上便有信鸽,前辈若想知道上级是谁,可以追踪信鸽。我没有试过去探寻上级的身份,但我猜测,信鸽的目的地,多半不是我上级的住处。”

    下级不知上级身份,但上级多半是知道自己下级的身份,负责搜罗哪个区域的情报.........许七安沉吟道:

    “没有其他紧急联络方式?”

    柴杏儿摇头。

    这是防止有暗子落入敌人之手,会被连根拔起,牵连甚广。缺点是,很容易造成情报滞后啊.........许七安接着道:

    “说一说天机宫的情况。”

    “天机宫的暗子,分九品,我是五品密探。下级是两名四品密探,都在漳州。下级的下级我就不知道了。这同样是天机宫的规矩,只能知道直属下级的身份。”

    柴杏儿没做隐瞒,在戒律的力量下,如实的说出情报。

    都是些小喽啰,不值得浪费精力和时间去搜捕,倒是柴杏儿的上级值得我出手.........许七安想到这里,看了一眼佛门的僧人们。

    不行,得尽快离开漳州,度难金刚说来就来,可能还会有罗汉,此地不宜久留了。

    “你是怎么成为天机宫暗子的?”

    许七安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他主要是好奇暗子是如何培养的,如何收服甘心自杀的暗子。

    这一点,魏公和不当人子都是行业翘楚。

    魏公已经故去,无法再问。不当人子倒是巴不得他去问,顺势给他来一招“慈父手中剑,游子身上劈”。

    许七安只能采用这种迂回的方式。

    恒音双手合十,道:“不打诳语。”

    戒律的时间已经过去,需要他重新施展。

    柴杏儿内心很抗拒,但嘴巴很老实:“那是十年前,我还未出阁,只是柴府的大小姐。那年盛夏,我在院中修行,忽然听见有人笑着说:小丫头资质不错.......”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宫主,他穿着如雪般的白衣,堂而皇之的站在院子里,而周围的丫鬟对他视而不见。”

    不当人子?

    许七安眉头一皱,以许平峰的身份地位,造访柴家这样一个江湖势力这不合理。更不可能因为柴杏儿资质不错,就现身说法。

    柴杏儿继续道:“我质问他是谁,他说自己是来寻宝的。”

    “寻宝?”

    柴杏儿点头:

    “柴家先祖原本是南疆的奴隶,他少时家族被灭门,仇人把他卖到了南疆做奴隶。后学艺有成,回到湘州,这才有了如今的柴家。

    “时至今日,鲜少有人知道当年柴家为何被灭门,先祖为何被卖到南疆。”

    停顿了一下,柴杏儿脸色严肃,道:

    “柴家原本是守墓人,守着一个年代久远的大墓。后来不知为何,放弃了守墓人的身份,在湘州建立家族。当年之所以惨遭灭门,是因为有人要打那座大墓的主意。

    “按理说,柴家守墓人的身份,外界并不知晓,也许是家族中出了叛徒,泄露了出去,这些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其中细节我并不清楚。”

    大墓?!

    许七安的大墓恐惧症又要犯了。

    雍州城外的那座地宫,就给了他很深的心理阴影。

    “后来呢?许.......”

    许七安清了清嗓子,道:“那个白衣人进了大墓?”

    佛门众僧似乎也很关注这件事,耐心的听着。

    柴杏儿摇头:“大墓的地图,柴家只有半份,另外半份在南疆尸蛊部手里。宫主只拿走了柴家的那部分地图,后续如何,我便不知了。

    “那之后,我就成了天机宫的暗子,我能有今日的成就、修为,都是天机宫这些年给予的栽培。”

    能让许平峰在意的大墓,里面的东西必然非同寻常。一半的地图在尸蛊部手中,所以,许平峰还没进过大墓?

    另外,地图在尸蛊部手里,这说明当年地图在年少的柴家祖先手中?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怎么会被卖去南疆当奴隶的,这不合理啊.........许七安沉吟一下,道:“关于大墓,你还知道什么?”

    “大墓的存在,只有柴家的家主知晓。若非因为宫主,我也不知道这个秘密。”

    “他为什么要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宫主说,想打开大墓,需要守墓人的鲜血作为媒介。”

    所以,许平峰把柴府的柴杏儿发展成暗子,当做棋盘中的一枚棋子.........许七安没有再问,转而看向净心和净缘,道:

    “不久后,天机宫的上级会来柴府,各位大师好自为之吧。”

    他召出浮屠宝塔,拖在掌心,第一层的塔门打开,气旋滚滚,将柴杏儿吸入其中,镇在第二层。

    接着,他按住李灵素和恒音的肩膀,化作阴影离开柴府。

    内厅陷入安静。

    净心望着门外沉沉夜色,双手合十,念诵了一声佛号。

    没杀我们........佛门僧人们吐出一口气,又庆幸又困惑。

    “净心师兄,现在该怎么办?”一名僧人问道。

    净心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净缘,缓声道:

    “净缘师弟需要静养,便先留在柴府吧,等待度难师叔到来。”

    说完,他扫一眼柴岚,还得保住柴家,这是佛子放过他们的条件。

    只不过这是聪明人之间的心照不宣,不必说出口。

    ...........

    城外,漆黑夜色中,许七安和李灵素,还有傀儡恒音走到官道上,迎着刺骨的寒风。

    圣子低着头,心事重重,一句话都不说。

    许七安目视前方,嗤笑道:

    “不为情牵,不为情困,达到超然俯瞰的层次,方为太上忘情。你说李妙真走的是邪道,她会为一人放弃苍生,你又如何?”

    李灵素猛的抬起头,张了张嘴,似想反驳或解释,但最后归于沉默。

    隔了一阵,他低声道:“我不知道。”

    许七安换位思考了一下,发现如果是自己,同样会这般纠结,便没有再嘲笑他。

    李灵素问道:“前辈打算如何处置在杏儿?”

    许七安直言不讳道:“从头梳理案子,你觉得柴杏儿为何要邀请各路豪杰,以及官府,召开屠魔大会?”

    李灵素是聪明人:“控制柴贤,扼制命案。”

    “没错,她刺激柴贤是为了杀柴建元,后续柴贤逃出柴府,在湘州大开杀戒,多半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属于计划之外的事。

    “或想补救,或是不愿事情闹大,于是她召开屠魔大会的原因。换而言之,屠魔大会不在她原先的计划中。”

    柴杏儿的计划其实很简单,用身世的秘密刺激柴贤,杀死柴建元,以此报杀夫之仇。然后再用柴岚做威胁,控制柴贤。

    但那晚柴贤直接杀出了柴府,虽然留住了柴贤,但后续的命案已经超出柴杏儿的计划,为了扼制事态的恶化,她召开屠魔大会。

    这案子比许七安以前查的案件更麻烦。

    “我还想多了解一些关于天机宫的事,另外,那座大墓将来有机会也得去探究。”许七安道。

    李灵素等了片刻,没等来后续的内容,皱眉道:“所以?”

    我给她判了个死缓........许七安道:“你的小姘头暂时不会死。”

    那座大墓肯定很危险,柴杏儿将来可以充当工具人使用,如果死在里面,是她命该如此。不死,他就废去柴杏儿修为,让李灵素带回天宗,终生监禁。

    李灵素神色复杂的吐出一口气,转移话题:“佛门虽然让人讨厌,不过底线还是有的,柴家应该不会有事。”

    许七安“嗯”了一声,他忽然停住脚步,表情古怪的探手入怀,摸出一枚符箓。

    符箓在黑夜中散发着淡淡的微光。

    紧接着,李灵素听见一个柔媚悦耳的声音:

    “你在何处?”

    ...........

    青州和雍州的交界处,一座小镇,寒风卷过街巷,发出凄厉的呜咽声。

    穿着色彩斑斓,皮肤黝黑的乞欢丹香,走进肮脏的、弥漫尿骚味的小巷,他俯身,在墙洞口摊开手掌。

    一只灰溜溜的大老鼠钻出墙洞,跳进他的掌心。

    乞欢丹香侧着头,聆听着什么,俄顷,把老鼠放回墙洞,抬起头,说道:

    “我的朋友告诉我,那小子刚从这里经过。”

    月夜下,小巷两边的屋檐,站着六道人影。

    居中的是一位面带微笑的年轻男子,给人温和谦恭的形象。

    他笑道:“不愧是龙脉宿主,气运滔天,总能从我们手中逃脱。元霜妹子,看看他往哪边逃了。”

    许元霜瞳孔清光一闪,凝神远眺,看见东南边遥远处,金光一闪而逝。

    “是雍州方向。”她淡淡道。

    蕉叶老道士眯着眼,做眺望状,笑道:

    “那小子实力不强,下三滥的手段倒是样样精通,嗯,是个在江湖摸爬滚打的散修。雍州那边正在举办武林大会,多半想驱虎吞狼,解决掉我们。”

    他们在前往雍州的途中,遇到了一位龙气宿主,那小子修为不强,八品的炼神境。

    直觉倒是无比敏锐,小伎俩多到让人头疼,每次都能在他们手中险而又险的逃脱。

    万花楼的柳红棉扭了扭腰肢,笑吟吟道:“岂不是正好,雍州之行,或许比我们想象的收获还要大。”

    她瞥见姬玄沉思不语,似有心事,媚笑道:

    “小城主,何故心事重重。不如今晚让奴家替你排忧解难?”

    姬玄苦笑道:“好姐姐,你别拿我寻开心了,谁不知道你柳红棉蛇蝎美人的大名。倒是元槐还是只童子鸡,正适合你去调教。”

    许元槐面色冷峻。

    柳红棉目光在秀美少女身上一扫,掩嘴轻笑:“就怕某人会撕了奴家。”

    许元霜冷哼一声。

    姬玄道:“我只是在想,国师是不是还有后手。”

    众人看了过来。

    “佛门也好,司天监也罢,乃至巫神教,此次收集龙气,都有三品高手参与。唯独我们没有,以国师的智谋,算不到这个?”

    姬玄摸了摸下巴:“要说他没后手,我可不信。”

    ............

    许七安握住符箓,回应道:“正赶往雍州。”

    他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沉默。

    “三天之后到雍州城。”

    “好......”

    符箓光芒熄灭。

    来了来了,国师来睡我了........许七安心情复杂的想。

    “前辈,刚才是哪位?”

    李灵素惊讶于那女子的声线格外动人。

    “一个姿色平庸的女人而已。”

    许七安也在圣子面前凡尔赛了一回。

    可惜了,看来徐谦的品味有些独特,不爱美人,专爱姿色平庸的女子........李灵素“哦”了一声,没再多问。

    这家伙怎么不继续问了,我还没开始装逼呢.........许七安也“嗯”了一声,埋头赶路。

    强行解释不符合徐谦的人设。

    反正三天后国师就来了,到时候再人前显圣也不迟,好叫天宗的渣男看看,什么是高质量美人。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