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四章 交换情报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538更新时间:2020-12-01 15:33:43
最新网址:www.mw8.la
    东方婉蓉尖啸一声,虚空中凝出一道虚幻的、不够真实的巨鸟虚影,勾住她双肩,展翅翱翔。

    对于巫师体系的五品祝祭来说,掌控召唤英灵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一头鸟妖,结下因果后,便能召唤它达到翱翔天空的目的。

    在中低品级里,飞行是一项几乎能立于不败之地的手段,不管是战争还是战斗,制空权都无比重要。

    东方婉蓉操纵巨鸟虚影,迅速朝东边飞去。

    四通八达的街道,无数行人昂起头,惊奇的对着天空中的东方婉蓉指指点点。

    东方婉清冷静的下达命令:“分两批人马,一批朝北追赶,一批朝南追赶,半个时辰后,无论有没有结果,立刻返回。”

    随行的下属们应诺,或在街上狂奔,或在屋脊腾跃,各自追击。

    东方婉清则朝西边追击而去。

    半个时辰后,追踪无果的东方婉蓉返回平州,返回客栈小院。

    “大宫主,这是李公子留下的字条。。”

    一名侍卫慌忙迎上来,手上捧着一张纸条。

    李郎留下的........东方婉蓉疾步上前,劈手夺过纸张,展开阅读:

    “蓉姐,清姐,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问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也曾想过与你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但我肩负着天宗传承的使命,爱恨不由己,请原谅我的离去,我将寻找我的道.........”

    妩媚女子红着眼圈,咬牙切齿:“这个寡情寡义的负心之人,老娘一定要宰了他。”

    ..........

    东方婉清返回客栈,听见姐姐坐在塌上,脸色阴沉,她便知道,姐姐也没能找回李郎。

    东方婉蓉从袖中摸出纸条放在桌上道:

    “负心汉是自己走的。”

    东方婉清展开纸条,看完后俏脸寒霜一片牙缝里一字一句挤出:

    “下次见到他,打折双腿让他一辈子跑不了。”

    她忽而皱眉,低头重新再看大声道:“这不是李郎的字迹。”

    姐姐东方婉蓉“嗯”了一声:

    “虽非李郎字迹但确实是他留的。那青衣人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不是吗。他一直在你我的眼皮子底下,根本没机会留信。

    “想来是委托那神秘人所写,趁我们上街后留在房内。哼,还算有点良心。”

    东方婉清低头又看了一遍信上的内容美眸水波荡漾,似是被上面的话感动。

    “昨日他无缘无故找对方麻烦,我还觉得奇怪,不像是他往日的风格。如今想来,他是故意找茬暗中与人家达成了约定。”清冷如冰山的妹妹蹙眉道。

    娇媚动人的熟女轻叹一声:“罢了,他想自由就给他自由。这半年来,他确实不快乐。等处理了那件事再把他寻回来。”

    ............

    远离平州的某条山道,两匹马小跑前行。

    “徐兄你替我留的信都写了些什么?”

    “徐兄你的这匹马真骏驮两个人依旧游刃有余,是战马吧。”

    李灵素手里拎着一壶酒,丰神俊朗,笑容阳光。

    许七安看他一眼,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雄性,只要是个颜狗,就一定会对他产生好感。

    而世上,大部分人都是颜狗。

    “这人是谁?罗里吧嗦,没完没了。”

    慕南栀半倚在许七安怀里,小声嘀咕道。

    大奉第一美人是罕见的,对高颜值男人无动于衷的女性,男人也好,女人也罢,在她眼里都是丑八怪。

    许七安传音道:“他是李妙真的师兄,我们行走江湖,讲究一个低调,你别把我真实身份曝光。”

    慕南栀闻言,顿时觉得有趣,似笑非笑的看一眼李灵素。

    后者回了一个恰当好处的礼貌笑容,搭话道:

    “这位是嫂子?”

    不等许七安搭话,慕南栀抢先解释:

    “不是,只是结伴游历江湖而已。”

    以她傲娇的性格,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和许七安有关系,路人甲便罢了,这个李什么的,是李妙真的师兄,勉强算个角色。

    李灵素心里一凛,脊背冷汗“唰”的冒出来,心说我这该死的魅力,这还没和这位大嫂熟悉呢,她就急着和自己男人撇清关系了........

    天宗圣子小心翼翼观察许七安,诚恳的补充道:

    “嫂子气质出众,与那些妖艳jian货不同,与徐兄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非常般配。”

    对,容貌方面,他们两个绝对般配。

    慕南栀一脸矜持,看不出是满意,还是不以为意。

    她侧头审视着李灵素,忽然“呵”一声:

    “这小子和你一样,都是擅长甜言蜜语的,所以才能哄的那对姐妹投怀送抱?”

    喂喂,你这是在崩我人设啊.........许七安在她柔软的小腰掐了一把,面无表情,不做回答。

    天宗圣子闻言,眼睛一亮:“徐兄也是风流人呐。”

    这话似乎戳到了慕南栀的痛处,她嗤笑道:“他勾搭的女人,可不比你那对姐妹花差,不,是最差的也不比你那对姐妹花差。”

    许七安淡淡道:“她与你说笑的。”

    又在她小腰掐了一把,慕南栀疼的眼角冒泪花,赌气的撇过头。

    李灵素笑了笑,这位大嫂显然是在替她男人吹嘘,不,是在替她自己吹嘘。

    大嫂的气质不错,这点是事实,但容貌方面实在一言难尽,别说和清姐蓉姐比,便是东海龙宫里的女侍,容貌都远胜她。

    行了一阵,许七安见远处有一道溪流,当即道:

    “在溪边休息一炷香。”

    不等天宗圣子回应,一拍小母马的臀儿,朝小溪奔去。

    李灵素当即跟上,只见姓徐的翻身下马,再把姿色平庸的妻子抱下马背,然后抽出一根猪鬃刷子,给马洗刷马鼻。

    大奉马政,三十里刷一次马鼻,目的是防止马鼻沾染太多灰尘,导致马呼吸不顺畅,影响它的身体机能。

    李灵素心算了一下,他们离开平州,挑了一条山路,一路狂奔,差不多有三十多里。

    他有过参军经历?寻常的江湖人士,没有三十里刷一次马鼻的意识..........李灵素暗暗猜测。

    “徐兄,刷子借我用用。”

    李灵素笑眯眯的凑过来,道:“徐兄以前是朝廷的人?”

    许七安点了一下头:“在京城御刀卫当过差,后来得罪了上级,被革职了。”

    “得罪上级?”

    “嗯,他叫许平志,不当人子许平志,这个称号在京城很有名。”

    许七安以黑二叔的方式来怀念他。

    李灵素抚掌微笑:“巧了,徐兄原来是京城人士。正好我也要去京城找我那薄情寡义,不顾师兄死活的师妹。到了京城,我取回,嗯,取回自己的东西,便支付报酬。”

    “你想去京城?”

    “梦寐已久,京城是中原首善之城,论繁华,天下没有一座城市能比京城更繁华。”李灵素露出向往之色:

    “我虽被东方姐妹软禁半年,但依旧能接收外界消息,听说妙真师妹在京城混的如鱼得水,她能在京城留恋这么久,足以说明京城有多美好。

    “另外,于我而言,京城是一个极好的,修行问道的地方。”

    许七安道:“因为京城教坊司美女如云?”

    “徐兄知我。”

    李灵素一边刷着马鼻,一边笑道:

    “据说京城教坊司有二十四位花魁,各有千秋,擅长不同的才艺。甚至,她们本身就是大家闺秀,这样的女子,最适合谈情说爱,助我参透太上忘情之妙。

    “而且,与她们谈情,几乎没有后遗症。”

    不但没有后遗症,还能白嫖.........许七安颔首,深以为然。

    天宗圣子瞟一眼不远处的慕南栀,压低声音:

    “徐兄可有去过教坊司喝花酒?有见过花魁吗,那位因为许银锣名动天下的浮香花魁见过吗。不知道这二十四花魁是怎样的风情。”

    他认为,以徐谦的修为和能力,在京城应该也是颇有地位,睡花魁或许有些困难,但终归是见过的。

    浮香身段高挑,比例极好,一双大长腿销魂蚀骨;明砚身段柔软,躺着膝盖也能碰到肩膀;小雅最是娇弱,常常哭着喊“好哥哥饶了我吧”;冬雪歌声悦耳,喜欢咬耳朵;曼曼热情奔放.........当然,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很润..........许七安语气冷淡,道:

    “我从未去过教坊司。”

    李灵素见他神色冷峻,便信了几分,惋惜道:“可惜了。”

    顿了顿,他又道:

    “其实这次下山游历的最终目的就是京城,拜访人宗,参加弟子之间的天人之争。如果不是东方姐妹,天人之争本该是我出手。

    “听说妙真和那个楚元缜打了个平手,最后被许银锣两手压服天与人。其实,只要我在那里,赢的人绝对是天宗。”

    说到这里,他露出郑重之色,“我事后根据情报汇总,分析过三方战力。楚元缜修行另辟蹊径,修人宗剑法,武道也点到即止,战力其实有限。

    “至于当时的许银锣,修为尚浅,靠着儒家的法术书籍才侥幸胜出。换成我是妙真,我有三种以上的方法规避,反败为胜。”

    他的语气、眼神,不像是在吹嘘。

    不,就算没有东方姐妹,你还是没机会赢,最后的结局多半是你把楚元缜逼急了,他抽出长剑,把你劈死.........许七安心说。

    楚元缜那道蕴含十年书生意气的剑势有多可怕?

    三品的镇北王都吃了大亏。

    刷完马鼻,两人继续站在溪边闲聊,李灵素总喜欢把话题往女人身上带,许七安表面正经,实际上也不是老实人,并不反对。

    “天宗和人宗虽然不对付,但人宗的道首洛玉衡,听说是世间少有的美人,不但如此,人宗的修行之法决定了到达高品,被会七情六欲产生,也叫业火缠身。

    “业火不但会灼烧本人,还会影响周围的人,勾起他们的各种念头,尤其是情欲为最。”

    这个我懂,我曾经在洛玉衡身上看见善良的小姨、妈妈的朋友、以及朋友的妈妈和邻家的大姐姐..........许七安保持冷峻人设,颔首道:

    “知道一些,所以人宗喜欢借助气运修行。”

    李灵素似乎吃了一惊,审视着徐谦:“徐兄知道的不少啊。”

    许七安沉默。

    两人半晌无言,许七安忽然注意到小母马转了个身,动作轻盈,姿态曼妙,身体曲线玲珑.........

    “啪!”

    他打了自己一巴掌。

    李灵素愕然道:“徐兄?”

    糟糕,用心蛊操纵动物的副作用来了........许七安冷冷道:“与你无关。”

    为了化解略显尴尬的气氛,李灵素道:

    “其实我最想见识的,是那位镇北王妃,大奉第一美人。我和师妹行走江湖以来,提到女人,那些江湖匹夫们,总要提一提王妃。

    “说她是大奉第一美人,世间独一无二,比天仙还美丽,我问他们,是怎样的美丽?他们却说不上来,因为谁都没见过,谁都是听说。”

    许七安恍惚了一下,不由的想起那天晚上,初见慕南栀真容,那种心旌神摇的惊艳感,至今记忆犹新。

    她不是美不美的问题,她是那种很少见的女人,遗憾的是那晚天太黑,我没看见她的胸........

    李灵素笑道:“这次去京城,我去见识见识大奉第一美人的芳容,徐兄要是想知道她长什么模样,待我见过了,肯定告诉你。”

    顿了顿,他收起了轻浮的笑容,沉声道:

    “我听说大奉的皇帝被许银锣斩杀,朝廷的告示说元景受到了巫神教的操纵,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徐兄来自京城,知道怎么回事吗?”

    这是在试探我身份?还是打算交换情报?

    许七安沉吟一下,道:“元景是道门二品,想长生久视,欲献祭国运与巫神教,被许银锣斩杀。”

    他的解释言简意赅,听在李灵素耳中,却如晴天霹雳,霹的他所有情绪都产生爆炸倾向,劈得他瞠目结舌,半晌无声。

    他没想到事情竟有这样的内幕,不,其中还有更多的内幕,比如元景竟然是二品?他如何怎样献祭国运?许银锣又是如何斩杀他?

    “此事背后迷雾重重,仅是这短短一句话,我仿佛就感受到了不久前京城暗流汹涌..........”

    李灵素忍不住看一眼徐谦,心道,此人的身份地位不简单啊。

    这时,他听许七安道:

    “我听说,天人之争的内幕并不简单,人宗道首若是胜了天宗道首,就能借此冲击一品。

    “而天宗道首不管胜负,都没有影响,但若是放弃天人之争,就会诡异的消失。你可知其中内幕?”

    噔噔噔.........

    天宗圣子连退数步,脸色大变,死死盯着徐谦,声音略带尖锐:

    “你,你究竟是谁?”

    ............

    PS:推一本朋友的书《我的孝心变质了》。

    PS:起点有一个角色活动:怀庆D组目前怀庆第一名,有进决赛的可能性,我们集中投给怀庆吧。参与路径:起点读书APP→最底部连签抽奖→最上方角色初赛→D组长公主怀庆

    PS:圣子的修为是初入四品,我给忘了,还好大家提醒,感谢感谢。有错字先更后改。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