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百三十四章 疼吧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231更新时间:2020-10-30 09:04:18
最新网址:www.mw8.la
    “咔擦!”

    伊尔布的脖子传来骨头被捏碎的声音,也就是这一刹那,伊尔布掰断了自己的手指,让混合着鲜血的断指化作猩红扭曲的符咒。

    一枚枚猩红扭曲的符咒,将魏渊覆盖,从他体表渗透进去。

    这不是物理攻击,武夫的铜皮铁骨防不住,这是巫师的咒杀术。

    咒杀术有两种形式,第一种是获得目标的鲜血、毛发,乃至贴身衣服、物品,以此为媒介,发动咒杀。

    到了三品境界,能够不需要任何媒介的隔空咒杀,但效果大打折扣。

    另一种形式,是以自身血肉为代价,对目标发起咒杀。

    这种形式的前提条件是,敌人对你造成了伤害。

    血色符咒腐蚀着魏渊的元神,消磨着他的气血,让他出现短暂的凝滞,但在下一秒,所有的负面状态,便被武夫强大的气机摧毁。

    可这一秒间,对于伊尔布来说,足矣。

    他捏碎了一件罗盘法器,身形骤然消失,于数百丈外的空中浮现,召唤出一道鸟类虚影,利爪箍住他的双肩,迅速逃向靖山方向。。

    受伤不轻的伊尔布,选择召唤鸟类妖兽的魂魄,带自己逃离。

    一阵阵血光在伊尔布身上腾起,修复对低品修士来说堪称致命的伤势。

    九品血灵的激发气血能力,在高品时会有质的飞跃,不比武夫的断肢重生差多少,区别在于前者耗费的灵力更高。

    而武夫断肢重生不需要付出太大代价,因为这是不死之躯武夫的“天赋”。

    三品高手不是那么好杀的,不管哪个体系,三品都已超脱凡人。

    海岸边,以及战船上,见到这一幕的巫神教和大奉军队,瞠目结舌。

    张开泰等金锣泪流满面,除了极少数的心腹,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魏渊当年是何等强大,几场伏杀妖蛮、蛊族以及巫神教巅峰高手的秘密战斗,皆是他带着谋划? 率领佛门高手做的。

    在正面交锋的战场上,他运筹帷幄? 几乎不出手。

    山海关战役结束后? 魏渊不知为何自废了修为,宛如自断爪牙的猛虎,甘心屈居朝堂? 以凡人的身份立足朝廷。

    无人记得这位巅峰武夫的风光。

    二十一年后? 他终于再次展露出无敌的锋芒。

    不明真相的士卒们? 只觉得过往的认识被颠覆,先是难以置信,紧接着便被如同脚下海潮般的狂喜填充了胸膛。

    这就是大奉军神。

    这才是我们大奉的军神。

    既然打到了巫神教总坛,便不可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儿戏。

    相比大奉士卒的欢呼鼓舞,热血沸腾? 巫神教阵营里? 巫师也好? 江湖散人也罢? 一个个头皮发麻。

    不单是长老伊尔布,灵慧巫师被一招打退? 更是因为他们预感到,这一战? 远比他们想象的要糟糕和可怕。

    巫神教总坛的整体实力? 绝对不会比大奉京城差,魏渊虽说在山海关战役中积累赫赫威名,但没人相信他真的能对靖山城造成威胁。

    顶多是咬块肉下来,疼,但不至于无法承受。

    大奉军队来势汹汹,巅峰高手一个没有,如何威胁巫神教总坛?

    而现在,这位大奉的军神,同时还是一位品级高到不可思议的强者。

    .............

    虚幻的大鸟抓着伊尔布横掠汪洋,掠过山林,降落在崖壁上,落在大巫师萨伦阿古身边。

    也是这个时候,康国的国师,乌达宝塔终于赶来,驾驭着乌光,目标明确的掠向山巅。

    除了身在北境,与烛九激斗角力的靖国国师无法返回,巫神教的巅峰巫师齐聚。

    这让已经撤出火炮轰炸范围的巫师、守军们如释重负,也让东北的江湖人士心里安稳了不少。

    旗舰上,魏渊吩咐道:“杀进靖山城,屠城!”

    还是屠城。

    战争是动摇气运,屠戮是削弱气运。

    “屠城!”

    “屠城!”

    “屠城........”

    大奉将士们的咆哮声回荡在海面上,气势如虹。

    巫神教成立以来,靖山城千年以降,从未有大军杀到这里,更别说是屠城。

    他们,要开历史之先河!

    扬中原大奉国威。

    战船缓缓靠岸,厚重的踏板砸在沙滩上,步兵手持佩刀、军弩或火铳,率先从甲板上冲下来,警戒四周。

    而后是骑兵牵着马,飞奔着下船。

    最后才是炮兵推动着火炮、床弩,沿着踏板登陆。

    咻咻咻.........

    大奉军队刚登陆,埋伏在山林间的弓箭手立刻攻击。

    “叮叮”声里,大部分箭矢被精铁锻造的盾牌挡住,少部分由高手射出的箭矢,穿透盾牌,带走一个又一个士卒的性命。

    金锣张开泰拇指一弹,佩剑铿锵出鞘,挥舞出一道煌煌剑光,将暴雨般的箭矢斩断。

    他旋即消失在原地,紧接着,沙滩附近的林子里传来惨叫声。

    这位曾经打的楚元缜毫无脾气的四品高手,宛如狼入羊群,大开杀戒。

    大奉军方的高手纷纷杀入密林,为军队的登陆争取时间。

    战火从海岸开始,一直烧上靖山,向着不远处的总坛靖山城蔓延。

    ............

    萨伦阿古望着前方,那袭浮空而立的青衣,边抚摸着怀里的羊羔,边笑道:

    “二十年前,我曾断言,二十年后,大奉将出一名骁勇不可一世的武夫。原以为你英雄气短,没想到一直韬光养晦,让我看看,你是二品,还是一品。

    “伊尔布,乌达宝塔,你们俩试试他。”

    巫神教的两位三品巫师没有畏惧和犹豫,各自召唤出一道英魂,伊尔布还是之前那尊武夫英魂,他攫取英魂的力量,化身成巨人。

    乌达宝塔头顶则是一位神色凶恶的僧人,肌肉虬结的魁梧大光头,佛门金刚。

    每一位巫师都会尽可能的斩杀各大体系的高手,以此建立因果,从而召唤对方英魂。

    这能丰富他们的对敌手段,面对不同的敌人,召唤不同体系的英魂克制对方。

    但如果对面是个武夫的话,巫师们会果断的,毫不犹豫的召唤武夫英魂。

    只有武夫能打败武夫。

    也只能武夫能挨武夫的打。

    乌达宝塔召唤的是一名三品金刚,本质上也是武夫,肉身防御有过之无不及。

    完成召唤后,两名国师抬起手,掌心对准魏渊:“死!”

    隔空咒杀术!

    魏渊身形出现短暂的凝滞,似乎体内收到了某种力量的侵蚀。

    两名高品巫师趁此机会,左右夹击,此刻的他们相当于两名不死之躯的武夫。

    “砰!砰!”

    两声洪钟大吕般的巨响里,伊尔布和乌达宝塔倒飞出去,头顶的虚影溃散。

    魏渊没有尝试追杀,在一品大巫师面前,他不认为自己能迅速格杀两名三品。

    “武夫的每一个境界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你们借的只是力量和防御,徒有其表罢了。在品级更高的武夫面前,不堪一击。”

    魏渊摇摇头。

    萨伦阿古挥了挥手,把两名巫师送到远处,望着魏渊,不乏欣赏的说道:

    “触摸到合道门槛了,只是这气血弱了些,三品巅峰的气血,合道的境界。嗯,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把原先的气血化作血丹保存起来了。这二十年来,你境界提升了,肉身和气机还停留在三品。

    “再给你两三年时间的磨合,便能顺理成章的踏入二品。你是怎么瞒过元景的?”

    魏渊心平气和的回答:“前十年安分守己,后十年有些无聊,打算重修武道。于是找了监正,替我屏蔽天机。不过,后来还是被元景察觉到了。”

    “破而后立,不错。”

    萨伦阿古点点头:“监正想必很愤怒吧,如果你当初不自废修为,今日,不会死在这里。”

    魏渊望向山谷方向,望向那座高耸的祭台,语气平静的宣布:“我要去封印巫神了。”

    他一步跨出,便是百丈。

    第二步跨出,就能抵达山谷中的祭台。

    魏渊跨出第二步,又回到了萨伦阿古面前,时光仿佛被重置。

    大巫师微笑道:“我已与这片天地同化,你走上一辈子,也走不到祭台。”

    这位大巫师抬起手,轻轻一压。

    刹那间,整个世界的力量都仿佛施加在魏渊身上,压的他全身骨头噼啪作响,压的他体表神光出现阻滞。

    大巫师!

    将天地力量化为己用,掌控自然之力,犹如世间主宰,不可匹敌。

    这就是一品。

    魏渊顶着可怕的压迫力,一瞬间打出数十拳,尽数落空,可萨伦阿古根本没躲,是魏渊自己的拳头避开了对方。

    “有点意思!”

    魏渊嘴角微翘,不再出拳,双掌合并,往前一刺。

    而后,用力一撕,像是撕开了一层无形的幕布,天地重归天地。

    萨伦阿古眉头微皱。

    “忘了告诉你,我四品时领悟的意,叫破阵。”魏渊笑容温和:

    “合道之后,世上再无能困我之法。”

    还不等魏渊收获破解大巫师法师的果实,一道不够真实的虚影降临,凝于阿伦阿古头顶,然后,这位一品大巫师,一拳把魏渊打飞了出去。

    轰!

    魏渊砸入汪洋,掀起百丈高的巨浪,蔚为壮观。

    萨伦阿古站在山巅,俯瞰着破海而出的魏渊,负手而立,不愠不火的道:

    “一千多年前,大周一位亲王,二品武夫,如你一般纵横数百里,打到炎国国都。当时巫神已经被儒圣封印,无法出手。真正磨灭他的人,是我。你魏渊又能比当初的大周亲王更强不成?”

    巫师召唤英魂的手段,是五品祝祭时的核心能力,但五品的祝祭只能召唤先祖的英魂。

    到了高品,这个能力会发生蜕变,除了先祖之外,还可以召唤与自己有因果纠缠之人的英魂,包括但不限于朋友、仇敌、斩杀过的手下败将。

    理论上来说,萨伦阿古甚至能召唤初代监正的英魂,因为那是他的弟子。

    但从未成功过,当代监正抹去了这个可能性。

    魏渊纵身飞起,直入云霄,猛的一个折转,又从高空扑击而下。

    萨伦阿古的右手探出麻色长袍,当空一拳相迎。

    嗡!

    远处交战的双方士兵,看见了堪称奇观的一幕,靖山之巅,骤然绽放出一道仿佛横扫天地的巨大涟漪。

    这道涟漪扫过山体,让树林化作齑粉;扫过汪洋,让狂涛掀起数百米高;

    萨伦阿古脚下的崖壁“咔擦”声不断,皲裂出一道道裂缝,几秒后,整座崖壁坍塌了,落石滚滚,砸入大海。

    脚下之地迅速坍塌,萨伦阿古纹丝不动,左手缓缓握拳。

    随着这一拳打出,魏渊只觉得整片天地都在与他为敌,那恢弘无双,沛莫能御的天地之力,融入一拳中。

    当!

    拳头砸在魏渊胸口,体表的神华如同破碎的琉璃,散成细碎的光屑。

    魏渊被这一拳打的胸骨尽碎,不可避免的吐出鲜血。

    萨伦阿古招手,摄来一股鲜血,涂抹在掌心,对准魏渊,发动咒杀术:“死!”

    旁边,伊尔布和乌达宝塔做出同样的动作,摄来一小股魏渊的鲜血,发动咒杀术:“死!”

    一名大巫师,两名灵慧师,同时对魏渊发动咒杀术。

    嘭嘭嘭........魏渊身体里不断传来崩坏的声音,一股股血雾从毛孔里喷涌而出。

    这一刻,他似乎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以致于这位当年叱咤沙场,面对千军万马面不改色的大奉军神,发出了痛苦的,非人的嘶吼。

    萨伦阿古出现在魏渊头顶,缓缓握住拳头,那位大周亲王的英魂,与他同步握拳。

    指间发出沉闷的爆响,仿佛抓爆了空气。

    萨伦阿古右臂后拉,略微蓄力后,一拳打向魏渊脑袋。

    危急关头,武者对危险的本能让魏渊获得了一丝清醒,他做了一个相当关键的保命动作——后仰!

    拳头打穿了他的胸膛,从他后辈刺出,连带着血肉和小半截脊椎骨。

    “这近两千年来,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之一,当年的高祖,后来的武宗,都不如你。杀你委实可惜了。”

    萨伦阿古手臂粗壮了几圈,肌肉膨胀,正要震裂魏渊的身躯,下一秒,他的气机忽然如潮水般外泄。

    大周亲王的虚影闪烁几次,溃散不见。

    萨伦阿古,这位巫神教得大巫师,九州屈指可数的一品高手,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插着一把古朴的刻刀。

    “疼吧!”魏渊笑容和煦。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