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书碎片持有者——许七安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9907更新时间:2020-09-24 15:43:43
最新网址:www.mw8.la
    剑州,月氏山庄。

    年约四十,脸蛋圆润,身段丰腴的白莲道长,穿着玄色道袍,青丝挽起,插入一根乌木道簪,简洁随性中透着妇人的婉约。

    往日里温婉随和,始终挂着笑容的白莲道长,此刻脸色严肃,无声的走在山庄外围的区域。

    十几名弟子跟在她身后,清理着障碍物,试图重新布置阵法。

    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炮火轰击,炮弹如同陨星坠落,撞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深坑,冲击波掀开地面铺设的青石板,摧毁房屋和树木。

    一名天地会弟子不幸被炮火击中,尸骨无存,两名天地会弟子身受重伤。

    自从逃出地宗后,这群保持理智,没有堕入魔道的地宗弟子,改名为“天地会”。

    而最重要的是,金莲道首在山庄里布置的阵法,被硬生生撕开一角,再也无法挡住汹涌而来的敌人,其中包括那些实力不强,却数量众多的江湖人士。

    江湖散修向来是个令人头疼的群体,他们数量众多,他们手段诡橘卑劣,他们为了获得资源,可以抛头颅洒热血。

    毕竟没有靠山,想要晋升,就不能放过任何机遇。

    “白莲师叔........”

    一名穿浅蓝色道袍的弟子飞奔过来,眼里含泪,哽咽道:“凌真师弟,他,他.........”

    话没说完,痛哭了起来。

    凌真是重伤的弟子之一,伤势过重,没能救回来。而他没有修出阴神,死便是死了,与常人无异。

    白莲身后,十几名弟子眼圈一红。

    地宗道首入魔后,大部分弟子都堕入魔道,成了妖邪,如今他们这些神志清醒的弟子只有三十六位,少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

    现在,地宗正统弟子,只剩三十四位。

    “他会以另一种形式陪伴我们的。”美妇人叹息道。

    “白莲师叔,你不是说金莲道长请了地书碎片持有者们前来相助么?他们人呢,怎么还没来?”

    一位女弟子含泪问道。

    闻言,其余弟子也看了过来,眼里透着微微的亮光,因为白莲师叔不止一次向大家强调,地书碎片的持有者都是天之骄子,本领高强。

    一定能帮他们守住莲子,度过这次劫难。

    “会来的,会来的.........”

    白莲道长不停的安慰弟子们,她没有把自己的担忧暴露出来,不久前的火炮轰炸,委实出乎她的预料。

    按照金莲道首的布置,月氏山庄整体便是一座阵法,每一位地书碎片持有者守住一个位置,借助阵法的威力,便能挡住外敌,拖到莲子成熟。

    莲子一旦成熟,金莲道长便能恢复部分战力,而且,不必再死守山庄,他们就可以边战边退。最后成功撤离。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修补阵法,堵住这个缺口。”白莲吩咐道。

    弟子们没有再说话,各自忙碌起来。或清扫废墟,或修补阵法。

    看着他们忙碌的背影,风韵极佳的妇人皱起秀气的眉毛,无声的叹息。其实,地书碎片持有者是谁,能否帮助他们度过这次危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喵........”

    这时,几只橘猫从灌木丛里窜出来,静静的看着忙碌的弟子们。

    这些猫是金莲道长带回来的,养在山庄里还一阵子了,平日里在山庄四处游荡,倒也不跑,似乎把这里当家了。

    真不知道金莲道长出去一趟,怎么就爱上了养猫,不过女弟子们挺喜欢这些猫,修炼之余,喜欢抱着逗弄。

    白莲道长看着几只猫儿,笑了笑。

    “白莲师叔,修复阵法还有用吗?即使我们修补好了,下一轮炮火来临,轻而易举就摧毁了我们的成果.........”

    一位年轻的弟子发泄似的砸掉手里的材料,红着眼,悲愤又无奈:“我们不是司天监的术士,我们刻画不出抵挡炮弹的阵法。

    “我们,我们守不住莲子的。堕入魔道的妖道,武林盟,还有突然出现的朝廷势力..........我们凭什么守,凭什么?!”

    他的情绪传染给了其他弟子,众人默默看下手里的工作,默默的看着白莲道长。

    婉约俏丽的中年道姑心里一凛,知道弟子们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这段时间,各路散修齐聚十几里外的小镇。

    其中包括武林盟、地宗妖道、以及那支可以调配法器火炮的朝廷势力。

    这些情报,月氏山庄都有派弟子乔装潜入,伪装成江湖人士暗中收集。正因如此,他们知道敌人有多强大。

    担忧和恐惧在心里积压这么多天,被刚才那场火炮轰炸给引燃了。

    “你们别担心,我们还有地书碎片的持有者,我们并不是孤立无援..........”

    她话没说完,便被一位年轻的女弟子打断,她蹲在地上,大声反驳:“其实根本没有地书碎片的持有者,对不对,师父?

    “如果真的有什么援兵,真的有地书碎片持有者,为什么你会不知道?你一直不告诉我们,就是因为你在骗我们。”

    白莲柳眉轻蹙,扫过众弟子,他们同样也在看她,一双双眼睛里填满了失落和沮丧。

    原来他们也是这么想的..........白莲道长瞳孔倏然锐利,喝道:

    “即便真没有地书碎片持有者,你们就无法战斗了?我地宗广修功德,行侠仗义,弟子门人何曾怕过死。”

    弟子们沉默了片刻,一位年轻弟子摇着头,惨笑道:“白莲师叔,我们不怕死,我们怕的是无用的牺牲。

    “时至今日,地宗真正的香火便只剩二十四人,为了九色莲花,尽数折损,您,您和金莲师叔真的这么想的吗?”

    又一位弟子双拳紧握,眼里含泪:“如果师兄弟们都死在月氏山庄,纵使保住了九色莲花,又能如何?香火都断了啊。”

    先前大声反驳的女弟子,抽抽噎噎的哭起来:“师父,我们退吧,您去和金莲师叔说说,好不好?”

    白莲道长没有恼怒,只是觉得悲伤,想当初,这些孩子意气风发,都是地宗将来的顶梁柱。自从道首入魔后,他们东躲西藏,看着同门、师长堕入魔道,把屠刀挥向他们。

    多年过去,他们已成了惊弓之鸟。

    他们的意志,正慢慢被磨平,他们的勇气,正一点点消磨。他们太需要一场胜战来挽回自信,塑造信仰。

    突然,白莲耳廓微动,听见风中传来微弱的动静,她下意识的抬头,看见一道剑光呼啸而来。

    御剑飞行?

    白莲心里一凛,御剑飞行是道门独有手段,天地人三宗都能施展。在这个节骨眼,出现一位御剑飞行的高手,地宗妖道的可能性更大。

    周围的年轻弟子们立刻警戒,纷纷驭出自己的法器,真到了不得不战斗的时候,他们也不会畏惧死亡。

    飞剑之上的人影,似乎察觉到自己被十几道气机锁定,不慌不忙的探入怀里,摸出一把玉石小镜,朝底下众人晃了晃。

    年轻的弟子们,仍然严阵以待,并不识得此物。但白莲瞳孔微有收缩,认出了那是地宗至宝,地书碎片。

    “是,是地书碎片持有者.........”白莲惊喜道,同时用力压了压手,示意弟子不要贸然出手,误伤援兵。

    地书持有者.........来了?

    众弟子脸上呈现出或惊喜,或茫然,或激动的表情,竟真的有地书碎片持有者。

    虽然白莲师叔一直在强调有援兵,但不管弟子们怎么追问,白莲师叔偏不说出地书碎片持有者的身份。

    时间一久,弟子们表面没说,心里却产生了质疑。

    而今,在他们意志最消沉的时候,地书碎片的持有者真的出现了。

    飞剑降落在废墟边,两个美人儿翩然跃下,前头那位穿着道袍,有一张明丽的瓜子脸,唇红眸亮,肤白如雪,眉尾带着微微的锋芒,英气勃勃。

    另外一位少女有着南疆人的特征,五官精致绝美,气质活泼,蔚蓝色的眸子宛如大海,灵动闪亮。

    但小麦色的皮肤,矫健的身姿,让她看起来像是生活在丛林里的小雌豹。

    “李妙真,天宗圣女李妙真.........”

    “是妙真师姐?真的是妙真师姐?”

    “太好了,妙真师姐是我们地宗的地书碎片持有者?”

    弟子们认出了李妙真,天地人三宗各有各的理念,天人两宗更是势如水火,但并非老死不相往来。

    三宗弟子偶尔会相互拜访,虽说天人两宗经常不欢而散,但道门两个字,终究是让三宗维持着微妙的联系。

    不至于完全断绝。

    前阵子,李妙真和楚元缜的天人之争,闹的沸沸扬扬,月氏山庄又不是与世隔绝,天地会弟子们知道的一清二楚。

    李妙真行了一个道礼,矜持微笑:“诸位师兄姐弟们有礼。”

    天地会的年轻弟子们纷纷回礼,而后看向丽娜。

    李妙真意会,介绍道:“她来自南疆力蛊部。”

    众人再朝丽娜行礼,南疆小黑皮躬身回礼。

    “只,只有两位吗?”一个年轻的弟子试探道。

    如果只有两位援兵,其实对局势并没有太大用处,尽管天宗圣女李妙真已经踏入四品,是前途无量的后起之秀。

    可眼下的局势是群狼环伺,高手如云。

    “他们快到了。”李妙真笑了笑。

    他们.........天地会的众弟子心里一喜,这意味着援兵不止一位,他们开始期待地书碎片其他的持有者。

    南疆的小姑娘修为如何,看不出来,但李妙真却是大名鼎鼎,想必其他人也不会差。

    正想着,又有人御剑而来,在月氏山庄上空盘旋一圈,迅速降落,朝李妙真等人刺来。

    剑脊上站着两人,这次是两个男子,前头那个穿着青衫,面容清俊,额前一缕白发。

    青衫男子身后,是一位魁梧的中年和尚,五官平庸,气质温和,看不出有什么奇特之处。

    “楚元缜,人宗记名弟子,诸位地宗的同门,对他想必不陌生。”李妙真笑着介绍。

    “楚元缜?”

    一位清秀女弟子惊呼起来。

    天人之争前,楚元缜的名声只在京城流传,但与李妙真交手之后,这位人宗记名弟子,迅速名声大噪。

    他之前的事迹也被扒出来,元景二十七年的状元,次年辞官,修武道。沉寂数年后,迅速崛起,被魏渊誉为“京城第一剑客”。

    是个有着浓厚传奇色彩的人物。

    道首居然把天人两宗最杰出的弟子拉入天地会...........白莲道长惊喜不已,李妙真将来可是要成为天宗高层的。

    她加入天地会,会不会是天宗的意思?天宗也觉得地宗群体入魔事件有损道门形象,打算出手?

    同样的道理,人宗道首洛玉衡,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想法?

    白莲道长看的比普通弟子更深刻,更长远。

    “我天地会遭此大难,多谢四位不远千里赶来助阵,没齿难忘。”白莲迎上来,郑重施礼。

    顿了顿,她继续道:“眼下局势非常糟糕,仅是武林盟的四品高手便比我们还要多,何况还有入魔的妖道们,还有一群浑水摸鱼的散修。

    “几位尽力便好,切不可逞强。实在不行,九色莲花放弃便放弃了。”

    她认为凭借我们的战力,不足以扭转乾坤........楚元缜听出了白莲道长的言外之意,虽说有轻视之嫌,但这份心意,出于真心。

    楚元缜哑然失笑:“还有一人,他比我和妙真都强。而且,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应该会卖他几分薄面。”

    李妙真转头四顾,没好气道:“他怎么还没来。”

    恒远摇头:“兴许还在路上。”

    他们说的是谁?比李妙真和楚元缜还强,并且能让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卖几分薄面,那得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天地会弟子们面面相觑。

    有了李妙真和楚元缜的珠玉在前,众人纷纷期待起来。

    “金莲道长,好久不见,你这癖好怎么还没改啊。”

    突兀的笑声从众人身后传来,循声看去,一个穿黑色劲装,束高马尾,后腰挂着修长佩刀的年轻男子,蹲在一只橘猫面前,不停的挥手招呼。

    橘猫受了惊吓,弓着身子,朝他龇牙。

    “道长,演戏演的还真像........”他哈哈大笑着说。

    “那,那不是金莲师叔,是普通的野猫。”一个女弟子小声说了一句。

    扎高马尾的年轻男子回过头来,诧异道:“是吗?”

    他模样甚是俊朗,嘴唇薄厚适中,鼻梁高挺,双眼明亮而深邃,脸部轮廓硬朗,透着阳刚之气。

    当场,十几位天地会弟子,脑海里“轰”的一震,涌现出难以置信的情绪,脸色纷纷僵硬。

    许,许七安?!

    大奉银锣许七安!

    对于这位如彗星般崛起,创造一个又一个传奇的年轻男子,隐居在月氏山庄的弟子们并不陌生。

    他真正进入月氏山庄情报网,是在佛门斗法结束之后,朝廷广发邸报,昭告天下,奠定了许七安名震大奉的传奇。

    随后,负责外出搜集情报的弟子,传回了一份此人的详细资料。

    身陷大牢,凭一己之力勘破税银案,解救家族;奉旨彻查桑泊案,挖出平阳郡主被害的陈年旧案,一大票的朝堂大佬因此倒台;随后赴云州查案,于使团为难之际挺身而出,独挡叛军若干...........

    回京后,先破宫中福妃案,后力挫佛门,赢得斗法,传奇一般的男人。

    不少男弟子回忆起那段时间,山庄里不少师妹师姐经常私底下讨论这个男人,说江湖少侠千千万,抵不上许七安一根指头。

    这还不止,大概半个多月前,剑州城张贴了一张皇帝陛下的罪己诏,整个剑州江湖都震动了。

    龙椅上那人在位三十七年,第一次下罪己诏,内容触目惊心。

    月氏山庄派弟子一打听,才知道京城近来发生了这么大的案子,淮王屠城,皇帝包庇,满朝诸公迫于皇权,明哲保身,无人站出来为三十八万百姓平反。

    是许七安!

    闯皇宫,擒国公,菜市口怒斥朝廷,一刀斩下,斩出了朗朗乾坤,也斩断了自身前程。

    月氏山庄女弟子,有一个算一个,都非常仰慕那位传奇银锣。

    她们万万没想到,那位仰慕已久的传奇人物,竟是地书碎片持有者,是天地会成员,是自己人........

    这比任何豪言壮志都要鼓舞人心。

    年轻的女弟子们激动的面红耳赤,眼里泛着亮晶晶的光,仿佛随时都会尖叫着扑上来。

    李妙真不动声色的环顾一眼,把年轻道姑眼里的激动和爱慕看的清清楚楚,她眉毛微皱,有些不悦。

    她不高兴的原因当然是不想看到地宗的女弟子们掉入许七安这个火坑,此人是好色之徒,并非良人。要不然还能是什么?

    “咳咳!”

    金莲道长鬼魅般的出现,站在橘猫侧边,皮笑肉不笑的抚须道:

    “许公子莫要开玩笑,贫道怎么会是猫呢?”

    嘶,道长这眼神有点可怕啊..........许七安识趣的岔开话题:“道长,我们来了。莲子还有多久成熟?”

    说完,他环顾周遭,道:“你用地书通知我们过来,是因为这个情况?”

    金莲道长颔首,看了眼狼藉的现场,无奈道:

    “你们大奉那位皇帝,对九色莲子也很感兴趣。不但派了一队神秘高手前来,还携带有法器火炮。清晨一番轰炸,把我布置的阵法破坏了。”

    他叹息一声:“我原想着让你们配合阵法守护山庄,扩大优势,如此才能以少博多。如今........”

    未等许七安等人回话,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回荡在废墟之上:“如此粗陋的玩意,你叫阵法?”

    那声音中夹杂着毫不掩饰的鄙夷和不屑。

    天地会弟子们大怒,环首四顾,怒喝道:“何人说话,藏头露尾。”

    “唉!”

    低沉的,缥缈的叹息声传来,来自四面八方,无处不在。

    “天不生我杨千幻,大奉万古如长夜。”

    这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上古时代,带着巨大的沧桑和厚重的历史,回荡在众人耳畔。

    “敢,敢问前辈是何方神圣?”

    天不生我杨千幻,大奉万古如长夜........这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孤傲。婉约美丽的白莲道长大吃一惊,除了地书碎片持有者,金莲道首竟还请了一位绝世高手?

    在场的弟子,此时也收了法器,拘谨的左顾右盼,寻找“前辈”的身影。连白莲师叔都口称前辈,他们哪里还有言语冒犯。

    “在那里........”一位女弟子发现了他,小声说道。

    一道白衣身影站在远处,背对着众人,他负手而立,风吹动他的衣摆,吹起他的发丝,飘飘然如谪仙。

    “这位是京城大名鼎鼎的术士杨千幻,杨前辈。”许七安连忙给大伙儿介绍。

    白莲道姑迎上几步,恭敬施礼:“多谢杨前辈能来相助,前辈与金莲师兄是在京城相识?”

    说话的时候,白莲道姑看了眼不远处的金莲道长。

    道首竟然能搭上司天监这条线,要知道司天监的术士是续儒家之后,最目中无人的体系。就算是道门,术士们也不放在眼里。

    不愧是道首,竟不知不觉间,布局到这般程度。

    众弟子面露喜色。

    杨千幻哼了一声:“金莲是谁?”

    额.......白莲道姑一愣,“您不认识金莲师兄?”

    杨千幻负手而立,语气孤傲:“我为什么要认识他。”

    白莲好奇道:“那您此番前来,是为何?”

    她身边,十几位弟子望着杨千幻的背影。

    杨千幻淡淡道:“若非因为许七安请求,本尊可不屑掺和这种俗世。”

    够了,你再这样装逼,我就看不下去了........许七安默默捂脸。

    原来是许公子请来的,是了,当日他便代表司天监与佛门斗法,想来是与司天监有渊源的.........白莲道姑转身,朝许七安郑重行礼,柔声道:

    “许公子侠义之名非虚,大恩大德,天地会没齿难忘。”

    弟子们也意识到白衣前辈是许公子请来的帮手,顿时,看许七安的眼神愈发的感激,以及认同。

    女弟子眼睛放光,只觉得许公子与她们想象中的那个完美的形象,合二为一,没有偏差。

    愈发的仰慕他了。

    杨师兄请继续保持这样的逼格...........许七安顺势说道:“杨前辈,您不妨露一手,帮月氏山庄修补、改良阵法?”

    一时间,包括金莲和白莲,天地会的众人,饱含期待的看着杨千幻的后脑勺。

    .........杨千幻发现自己被架在高处下不来了,如果拒绝,那他之前营造的高人形象,不说荡然无存,肯定会大打折扣。

    “好.......”他简短的应了一声,旋即补充道:“所有人退出此地,不得靠近。”

    美妇人白莲浅笑道:“这是自然,我们不会窥探前辈的秘术。”

    他只是不想在修补阵法的时候被你们看到正脸..........许七安心里吐槽。

    ............

    山庄深处,寒池边。

    “这就是九色莲花?”

    丽娜眼睛里倒映着九色霞光,叹息道:“好美啊。”

    李妙真抿了抿嘴,同样有着女子独有的向往和渴望,从古至今,女人对花,尤其是漂亮的花,总是缺乏抗拒。

    “确实到了**的时候。”许七安点评。

    他不由的想到被养在私密小院里的王妃,那位九百年前的花神转世之人,她**时的模样,一定美绝人寰。

    楚元缜和恒远脸色平静,这两人,前者只钟情自己手中的剑,后者心思通透,不会被外物影响情绪。

    金莲道长说道:“今晨的炮火只是试探,他们也怕在这关键时刻毁了莲子。呵呵,明日黄昏莲子就会成熟。贫道估算,今日便是他们撕破脸皮,攻打山庄的时刻。”

    “说说这次的敌人吧,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李妙真在池边盘坐。

    金莲道长措词片刻,缓缓点头:“觊觎九色莲花的势力有三个,首先是地宗妖道,黑莲道首的分身我便不说了,除了道首之外,地宗有九位长老。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金白”。”

    他侧头,看向脸蛋圆润,肤白貌美的中年道姑,介绍道:“这位便是白莲长老。”

    极具熟妇风韵的白莲道姑笑了笑,施了道礼。

    金莲道长继续道:“我是金莲长老,剩下的几位长老中,紫莲死于杨砚之手。杨砚是四品巅峰,又是武夫,紫莲败给他不冤。

    “但紫莲是修为是长老中垫底的,赤橙黄三位长老是四品巅峰,绿青蓝三位要差一点,但也比普通的四品要强很多。”

    李妙真嘀咕了一句:“我就是垫底级的四品........”

    她踏入四品只有三四月的时间,根基浅薄,远无法和资深,乃至巅峰四品高手相比。

    丽娜皱了皱眉头,蔚蓝的眸子闪过困惑,她扳指头算了一下,恍然大悟:“赤橙黄绿青蓝紫金白........金莲道长,你和白莲道长才是垫底的吧。”

    白莲道姑愣了一下,用眼神质问金莲道长:这姑娘怎么回事,当面削人脸面?

    金莲道长微微摇头:你想多了。

    “咳咳!”

    他清了清嗓子,把话题转回正事上:“武林盟召集了麾下各大帮派势力,那些个帮主门主,绝大部分是四品,强弱不一,接触太少,我无法准确估算。

    “真正要警惕的是武林盟的盟主曹青阳,此人是武榜第三,江湖传闻,他一只脚踏入了三品的门槛。是大奉江湖几百年来,最有希望成为三品的人物之一。”

    楚元缜沉吟道:“他的真实战力如何?”

    一只脚踏入三品,这个说法过于笼统,无法衡量真实战力。

    金莲道长分析道:“两个杨砚也打不过他。”

    也就是说,得三个杨砚才能打赢,或打平他........楚元缜露出沉重之色。

    什么时候我的前直属头儿变成战力衡量单位了........许七安用吐槽的方式来缓解压力。

    “朝廷派了多少军队过来?”李妙真问道。

    “不是军队,而是一群神秘高手,他们裹着黑袍,带着面具,二十余人,携带着火炮,就驻扎在十几里外的小镇上。”金莲道长描述道。

    “镇北王的密探?!”

    看来镇北王遗留的势力被元景帝收编了........许七安和李妙真对视一眼。

    “原来是镇北王的密探。”金莲道长恍然道。

    敌人高手有点多,不说其他,单论四品武夫,人数便碾压他们。没心没肺的丽娜也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

    许七安站在池边,目光望着九色莲花,突然问道:

    “道长,这九色莲花对你来说非常重要吧,哪怕牺牲再大,也要保全。”

    李妙真等人一愣,齐刷刷的看向他,楚元缜率先咀嚼出其中深意。李妙真次之,而后是恒远。

    丽娜没能通过智商考验。

    我记得金莲道长说过,当日之所以重伤逃入京城,是因为偷取九色莲花时被入魔的道首打伤。九色莲花的作用和价值,比我想象的更大,不然金莲道长不会冒死回去偷取.........楚元缜想到了这个细节。

    虽然九色莲花是罕见的异宝,但若非有极其重要的作用,面对这样强敌环伺的局面,舍弃莲花,保全实力才是正确选择,而金莲道长只想着和他们硬碰硬..........李妙真看了许七安一眼,不愧是你!

    恒远的想法和两人差不多。

    “没错,九色莲花非常重要,是我清理门户关键之一,不容有失。”金莲道长坦然回答,但没有解释其中缘由。

    道长,得加钱........许七安差点没控制住,让嘴巴蹦出这句话。

    这时,一位弟子匆匆赶来,急切喊道:“道长,有一群江湖散修趁阵法被迫,攻进来了,人数极多。”

    金莲道长转头看向许七安和李妙真:“此事要劳烦两位了。”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