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章 许七安的截杀计划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453更新时间:2020-09-01 18:22:33
最新网址:www.mw8.la
    一个月前.......三黄县地处楚州边缘,盘查的这么严密,是在寻找什么人,或者围堵什么人?

    这几天光往深山老林钻,都没注意官道是不是也设关卡了。

    不管在找什么人,肯定不是找我........是我想太多了?不排除近期把我添加入“黑名单”的可能。

    反正找一个人是找,找两个人也是找。

    许七安指头敲击桌面,边分析,边制定短期目标:

    “明天就出发去西口郡,如果那里真有问题,那里极有可能是血屠三千里的案发地点。这样一来,可能就会有危险,要把王妃带上吗?

    “嗯,临近西口郡时,可以把她放在附近安全的客栈。王妃这颗棋子用的好,或许能保我一命,不能丢。”

    见许七安沉吟不语,采儿乖巧的坐在一旁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许七安终于从沉思中恢复,吩咐道:“帮我沏壶茶。”

    采儿心里一喜,开心的应了一声,这意味着许银锣今晚要留宿在这里。

    果然,她沏茶后,听许银锣又一次吩咐:“把床单和被褥换了。”

    采儿兴奋的浑身发软,手脚飞快的换了床单和被褥。

    一壶茶喝完,夜深了,许七安在采儿的服侍下泡完脚,然后往床榻一躺,舒服的伸着懒腰。

    近日连续夜宿荒郊野岭,睡眠体验极差,很久没有享受到柔软的床铺。

    “许大人,奴家来服侍你。”采儿心花怒放的坐在床沿,边说边脱衣服。

    “采儿,”许七安躺着床上看着她,突然说道:“有没有觉得你的床铺太软,睡着不太舒服。”

    “许大人说的有理,听说睡硬板床对身子更好,床铺太软,人容易累。”采儿笑道,心说这就与人家研究起床铺了,许大人果然是风流之人。

    许七安点头,表情认真的说:“所以为了你的身子着想,今晚你睡地我睡床。”

    采儿:“???”

    ...........

    次日,天蒙蒙亮,许七安洗漱完毕,在采儿幽怨的小眼神里,离开了雅音楼。

    如今已是深春,天气暖和,正午时甚至有些炎热,否则这会儿就可以看见嫖客们在寒风里一哆嗦的画面。

    许七安沿着大街,悠哉哉的往客栈的方向走。

    突然,前方出现一列披甲士卒,领头的不是覆甲将军,而是一个裹着黑袍,戴着面具的男人。

    目光只在黑袍男子身上停留了几秒,许七安不动声色的挪开眼,与对方擦身而过。

    “你等等!”

    身后传来黑袍男子的声音,以及勒马的响声。

    这么敏锐?许七安转身,脸上自然而然带着几分警惕,几分恭敬,作揖道:“大人,您是叫我?”

    黑袍男子调转马头,居高临下的审视着许七安,问道:“你是哪里人士,可有路引?”

    “有的。”

    许七安把自己的假身份说了一遍。

    黑袍男子再次问道:“练过武?”

    许七安低眉顺眼的姿态,回答道:“小人既有武道天赋,十九岁便已是炼精巅峰,只是练气境实在困难,再加上女色动人心,又是该成家的年纪,就........”

    他适当的表露出一点得意,却又遗憾的情绪。

    黑袍男子在他脸庞看了片刻,没说什么,调转马头,带着军队继续前行。

    “呼........”

    望着这支军队的背影渐行渐远,许七安如释重负,收回了《天地一刀斩》的蓄力,这能让他的气息朝内坍塌、收缩。

    “嘿嘿,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只有废物的人,没有废物的技能。我完美的解决了武夫不擅长隐藏自身的弱点。缺点就是,蓄势待发,最后又发不出来,特别难受.........”

    男人都懂这样的难受。

    “这家伙穿的奇怪,应该就是资料上说的,镇北王的密探?镇北王的密探出现在三黄县,呵.......”

    他们果然在找人,有可能在找我,有可能在找别人。

    其实打更人也是密探,是元景帝的密探,所以打更人有编制,吃朝廷俸禄。而镇北王的密探,则属于镇北王的“私兵”。

    他们出了北境,什么都不是。但在这里,就算是朝廷钦差,也得让三分。

    因为他们只代表镇北王。

    “身为镇北王的心腹,肯定知道很多内幕,我何必自己一个人瞎捉摸呢,这个案子和云州案、桑泊案都不同。不需要抽丝剥茧,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查明血屠三千里的真相。

    “而这样的大规模杀戮是瞒不住的,这意味着我不用和以前的案子一样,一点点的找线索。直接抓住他,严刑拷打就可以了,如果对方是个恶人,那就杀了招魂.........”

    返回落脚的客栈,早起的客人已经在一楼大堂里吃早膳,而不想下楼的客人,则吩咐小二把早膳送到房间去。

    这里面自然不包括胆小如鼠的王妃,许七安没回来前,她不会主动让任何男人进房间,也不会出去。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许七安能确认这一点。

    她是一个很没安全感的女人,大概是前半生的经历造成的。

    许七安吩咐店小二一刻钟后把早膳送上楼,而后顺着楼梯,来到王妃的房间门口,耳廓一动,捕捉到房间内轻微的呼吸声。

    还在睡觉........他掌心贴着门口,用气机操纵门栓,打开房门。

    床榻上,王妃侧着身子,睡姿端庄,面容安静。

    这时候的她,才有几分王妃的仪容。

    许七安打开窗户,让新鲜空气涌入房间,他坐在梳妆台前,于脑海里复盘案子。

    【血屠三千里案】

    地点:西口郡(疑似)。

    凶手:不明。

    目的:不明。

    【王妃遇袭案】

    地点:北行途中。

    凶手:北方蛮族、北方妖族。

    目的:阻止镇北王晋升二品,以及馋王妃身子(灵蕴)。

    “目前来说,这两个案子并没有实质上的联系,没准是蛮族知道镇北王要晋升二品,因此趁机骚扰,吸引注意,让镇北王不敢随意离开楚州,然后暗中派人埋伏,夺走王妃。

    “镇北王是楚州总兵,手握整个楚州的军事大权,没有传召是不能回京的。不过,元景帝似乎对这个一母同胞的弟弟晋升二品持赞同态度,召他回京不难。所以蛮族入侵边关的动机可以解释的通。

    “血屠三千里的案子也是这个时候犯下的?可是,四名四品高手,部落首领,却不知道此事。更有意思的是,身为副将的褚相龙也不知道此事。

    “嗯,不排除是满族某位强者干的,但没有泄露出去。神秘术士也参与其中,他又在谋划什么呢?”

    正想着,他通过铜镜,看见王妃揉着眼睛,坐起身。

    “醒了?”许七安笑道。

    王妃打了个哈欠,不搭理他,取来洗漱用具,蹲在床边洗脸刷牙。

    洗刷过后,她一脸嫌弃的说:“难闻死了,浑身脂粉味,有些人呐,迟早死在女人肚皮上。”

    你现在的样子,就像管不住出去嫖的丈夫的怨妇.......许七安心里腹诽,当然,这只是他心里的吐槽。

    王妃肯定不在乎他嫖不嫖,她在乎的是自己昨晚抛下她出去鬼混,让她一个人留在客栈担惊受怕好久。

    “你要不再睡会儿?”许七安提议道:“一个时辰后,我们出发,往西,去西口郡。”

    “你不办事了?”王妃吃了一惊。

    “事儿都在青楼里办完了。”许七安露出不正经的笑容。

    打更人的暗子是秘密,不能泄露,就算是无害的王妃,许七安也不能告诉她。否则就是对暗子的不尊重。

    不过正是因为王妃无害,需要才不怕透露这些小细节,想来以王妃的浅薄的心机,意会不到。

    呸........王妃脸红的啐了一口。

    ............

    京城,教坊司。

    浮香姿态慵懒的起床,在丫鬟的服侍下洗漱更衣,对镜梳妆后,她忽然按住心口,皱了皱眉。

    下一刻,脸色恢复如常,轻声道:“你先出去,我要在睡片刻。”

    贴身丫鬟有些奇怪,但也没说什么,乖顺的离开房间。

    等人走远,浮香从床底取出一只狐头香炉,一支漆黑的香,她剪短一绺头发缠在漆黑的香上,然后把香点燃,插在香炉。

    浮香恭敬的把香炉摆在桌上,双膝跪地,嘴里喃喃自语。

    那支漆黑的香以极快的速度燃尽,灰烬轻飘飘的落在桌面,自信汇聚,形成一行简短的小字:

    北境事了,许你归族。

    看着这行字,浮香脸色莫名激动,有种苦日子熬到头的喜悦。可眼睛里,却藏着一丝眷恋和不舍。

    ............

    楚州城。

    经过三天的赶路,使团在镇北王派遣的五百人军队护送下,抵达了楚州城。

    大奉的十三个洲,核心的州城通常位于地域中央,唯独楚州不同,他临近边境,直面北方的蛮族和妖族。

    北境百姓常说,正是因为有镇北王坐镇楚州城,它才能于北方蛮子的侵扰中,屹立不倒数十年。

    历史上,楚州城破过两次,有过两次血腥的屠城。

    但到了镇北王这一代,楚州城附近风调雨顺,蛮族骑兵根本不敢滋扰楚州城方圆百里,因为这片区域驻扎着北境最精锐的军队。

    大理寺丞掀开马车的帘子,眺望巍峨高大的城墙,之间墙壁上刻满了繁复古怪的阵纹,遍布城墙的每一个角落。

    女墙上,架着司天监研制的火炮、床弩等杀伤力巨大的法器。

    “《大奉地理志·楚州志》上说,楚州城的城墙刻满阵法,墙体坚固,可抵御三品高手袭击。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大理寺丞感慨道。

    大奉边境的主要城市,都刻画了类似的阵法,加强防御。司天监每隔百年,就会召集所有术士,修复、补充阵法。

    “再有镇北王坐镇,楚州城固若金汤。”刘御史附和道。

    使团抵达城门口,便看十几名官员已恭候多时,为首者是一位身穿绯袍,长须及胸,面容清癯,透着一股读书人的儒雅,以及边塞官员的锐气。

    江州布政使郑兴怀。

    “郑大人,京城一别,已有三年了。”刘御史大笑着上前,看起来与郑兴怀颇为熟稔。

    郑布政使微微颔首,不苟言笑的脸上挤出些许笑容,一番寒暄后,领着众人去了楚州最大的驿站。

    落脚后,杨砚等人与郑布政使坐在堂内谈事。

    “郑大人,陛下和诸公们听说楚州发生“血屠三千里”案,惊怒交集,派遣我等前来查名此事,希望郑大人倾力相助。”刘御史拱手道。

    早已知晓此事的郑兴怀微微颔首,问道:“几位大人希望本官如何协助?”

    杨砚直截了当的说:“我需要楚州边军的出营记录,以及楚州各地衙门的公文往来。”

    郑布政使没有回答,环顾众人,不经意的说道:“我听说主办官许银锣因伤返京了?”

    刘御史叹息道:“途中遭遇埋伏.........”

    郑布政使皱了皱眉,公事公办的语气:

    “没了主办官,这便宜行事之权.........当然,各地衙门的公文往来,本官可以给几位大人一观,只是边军的出营记录,恐怕只有主办官有权力过问。本官会禀明淮王,但不保证淮王一定会通融。”

    刘御史等人也不恼怒,笑呵呵的说:“多谢郑大人,多谢郑大人。”

    谈完后,郑布政使以公务繁忙为由,告辞离开。

    大理寺丞看了眼刘御史,摇摇头:“可惜,两位御史还是御史,若是巡抚,啧啧......”

    御史在京城时是御史。一旦奉旨到地方视察,那就是巡抚。

    巡抚权力之大,直接压过都指挥使、布政使、提刑按察使三位最高领导。

    可正因为巡抚权力之大,才会委任许七安做主办官,元景帝的态度很明显,不能让使团制衡淮王。

    杨砚淡淡道:“这位郑布政使,为官如何?”

    刘御史忙说:“我与他有些交情,此人为官清廉,名声极佳。”

    ............

    三黄县。

    城外,官道边的凉棚里,姿色平庸的王妃和俊美如画的许七安坐在桌边,喝着劣质茶水。

    此地距离城门口不远,一壶茶两文钱,很便宜,再加上位置选的好,一颗大榕树下,风一吹来,既阴凉又舒服。沿途不停有进城或出城的百姓在这里歇脚,喝茶。

    许七安握着茶杯,思考着他的“截杀”计划。

    要想从镇北王的密探口中套取情报,肯定不能在城里,不但会波及无辜百姓,还可以被反杀。

    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待对方出城。

    既然是寻人,肯定不会在一座小县城逗留太久,北境郡县无数,也不可能每一个城市、乡镇都安插了人手。

    因此,密探肯定是流动的。

    他只要守株待兔就行了。

    这时,他发现隔壁几名汉子行为有些反常。

    .......

    PS:月初求一下月票。今天下午有事,耽误更新了。

    半小时后改错字。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