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九章 会试最后一场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472更新时间:2020-07-14 16:58:27
最新网址:www.mw8.la
    丽娜见天地会成员们这么关心自己,感动坏了,将自己受骗之事娓娓道来:

    【谢谢大家关心,我在雍州,今天早上遇到一个老道士,他说我骨骼清奇,是万中无一的天才,我觉得他是位真正的高人,不然如何在芸芸众生中发现我的特殊.........】

    不是,骗子的开场白而已,你是真傻,还是自我感觉良好?!许七安忍住了传书吐槽的冲动。

    【二:然后你就毫无防备的被他骗了?】

    李妙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

    她遇到这种不平事,偏偏自己无法赶过去,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太糟糕了,气的跳脚。

    丽娜赶紧传书辩解:【我当然没那么蠢。】

    你不蠢,那谁蠢?天地会众人心里吐槽。

    【这位道长是真有本事的,他不但发现我是天才,他还看出是南疆人。我离开南疆时,换上了大奉的衣服,完全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大奉女子。】

    【四:口音呢,口音有变吗?】

    【五:什么口音?】

    ........地书聊天群短暂的陷入沉默,恒远大师传书道:【没事,五号你继续说。】

    【五:老道士说,出门在外,盘缠是最重要的,他问我要去哪里,我便告诉他自己要去京城。老道士又问我身上有多少银子,我告诉他有六十两。

    【他便说,此去京城路途遥远,六十两不够。】

    听到这里,众人知道,骗子的把戏来了。

    【五:老道士说,他有一个聚宝盆,能让银子越来越多,放进去一文钱,隔日就能收获满满一盆的铜钱。放进去一两,隔日就是一盆的银子。】

    【四:你信了?】

    【五:我开始是不信的,但老道士在我面前演示了一遍,他让我放进去一粒碎银,用布条盖住聚宝盆,一个时辰后,果然多了好几粒碎银。

    【老道士说,他的法宝只赠有缘人,便以六十两银子贱卖于我........

    【我把身上仅剩的两文钱放在聚宝盆里,已经两个多时辰了,还没有变出银子来。】

    五号这智商还真是感人呐........许七安笑了起来,果然,要从小蛮妞手里坑银子,偷和抢都没用,骗才是唯一的方法。

    【二:五号,法宝价值连城,可遇不可求,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有人送你呢,你要记住这个教训。】

    【五:可是,金莲道长就送了我地书碎片啊,他当初说,法宝只赠有缘人。】

    【二:都怪道长。】

    金莲道长:“..........”

    “哈哈哈哈哈。”许七安笑出猪叫声。

    “金莲成立天地会的初衷是互帮互助,而不是彼此取笑。”

    突然,身后传来柔媚悦耳的声音,有着成熟女性的魅力。

    猪叫声一下卡壳,许七安略显尴尬的扭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出现的洛玉衡,忙起身行礼:“国师。”

    洛玉衡穿着华美羽衣,背负太极图,乌黑靓丽的秀发用一支乌玉道簪束起,白净的脸蛋宛如瓷玉,五官清丽如画,美若天仙。

    眉心的一点朱砂增添仙气。

    她目光落在地书碎片,眸子里仿佛藏着笑意,淡淡道:“五号是南疆蛊族的人?”

    这你都知道?你在我背后看了多久........许七安如实回答:“似乎是力蛊部的。”

    洛玉衡闻言,缓缓点头,评价道:“怪力举世无双。”

    许七安悄悄扫了眼国师的樱桃小嘴,“比武夫还强?”

    洛玉衡清清冷冷的姿态,宛如白玉雕琢的美人,她返回自己的蒲团坐下,道:“单凭气力,武夫与力蛊部的高手比起来,差远了。

    “蛊族七个部落,手段过于单一,任何一个部落都不足为虑,但七个部落联手,纵使是佛门也要忌惮三分。”

    听起来就和我的《天地一刀斩》一样,都是走极端路线,而不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许七安微微点头。

    美女国师今天谈性极佳,接着说道:“刚才听楚元缜与你说起远古神魔,蛊神确实是世间仅存的神魔。”

    “还真有神魔啊?”许七安吃了一惊。

    “除了妖族和人族不是,九州现存的异兽,都是神魔后裔。你不是去过云州吗,白帝城传说中的那只异兽,便是神魔后裔。南疆的蛟,皇城里的那条灵龙.......它们都是神魔后裔。”

    这神魔听起来就像是恐龙........许七安试探道:“神魔是怎么灭绝的?”

    总不能是火山喷发或者陨石撞击吧。

    洛玉衡没有回答,美眸半阖,静坐不语。

    许七安就偷偷打量洛玉衡,虽然国师大人有众生相,会让人许七安看到‘白头发的妹妹’、‘青梅竹马的高木同学’、‘36D的姐姐’等诸多形象。

    但最多的是她真实的模样——善良的小姨。

    三十多或者四十岁的成熟女子,俏脸素白,没有花信少女的活泼,也没有丰腴少妇的妩媚,清冷中带着长辈的威严。

    许七安是大大方方欣赏国师的美貌,洛玉衡最清楚自己的魅力,但凡袖子没断的男人,都会被她魅力吸引。

    所以许七安觉得自己是随波逐流罢了,而且,偷偷摸摸的看,根本瞒不过国师大人的感知,索性就大方一点。

    这时,他瞥见金莲道长发了一则传书:【我已经屏蔽五号了,大家商量一下,怎么处理这件事。】

    ........咦,我欣赏国师美色的时间里,错过了什么吗?许七安这才恋恋不舍的把注意力回归到地书聊天群。

    【九:我建议不用管五号了,让她自己在江湖摸爬滚打吧,相信从南疆到京城,她能学会很多东西,得到成长。】

    李妙真不同意金莲道长的做法,传书反驳:

    【二:道长,人心险恶,江湖复杂,五号虽然实力强大,但她过于单纯,任何时候,智慧都比力量管用。】

    随后是状元郎发表看法:【五号固然单纯,不谙世事,但她不是傻子,懂的趋利避害,更懂的什么是能被骗的,什么是必须要保护、坚守的东西。我觉得金莲道长的建议不错。】

    金莲老妈子用心良苦啊,让五号经历一下社会的毒打,她会迅速成长的.........许七安暗自点头,认为这个建议很奈斯。

    【六:我觉得,咱们现在要考虑的不是这个长远的问题,而是她今晚的食宿怎么解决?】

    .........这句话仿佛是聊天总结者,地书聊天群很久没人再说话。

    天地会的这场小会议,总结起来就是——五:人在异乡身无分文,吃住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能怎么办?大家只是网友,天南地北的,这个世界也有微信和支付宝可以给你转账。

    神仙也没辙啊。

    【二:不如让五号卖艺吧,胸口碎大石挺受民间欢迎的,一路碎到京城,能挣到盘缠。】

    【六:可以找寺庙化缘,借宿。只是大奉寺庙不多,难解近渴。】

    【四:江湖救急,可以适当的不劳而获。】

    楚元缜的意思是,可以挑一些肥羊下手,偷点银子。

    【九:五号不会偷银子,非要让她这么干的话,那就是抢。】

    毕竟是力蛊部的人。

    众人刚要说话,突然发现自己也被屏蔽了,无法再传书,也接收不到消息。

    同时,许七安收到了金莲道长的传书:【三号,你有什么建议?】

    虽然嘴上说让五号接受社会毒打,但金莲道长很在乎地书碎片持有者啊.........许七安心想,他没有犹豫,传书道:

    【五号漂亮吗?】

    【九:容貌不错。】

    这就好办了........许七安传书道:【我的建议是:当一个海王。】

    【此言何意?】金莲道长表示不解。

    问:帅哥美女如何身无分文跨国旅游?

    答:养备胎。

    许七安把自己的想法告之金莲道长,随后补充道:【我这里再传授五号一句名言:兔兔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它。

    【江湖少侠们最吃这一套,学会这一招,路上的吃住就稳了。】

    金莲道长不搭理他了。

    恢复通讯后,金莲道长把天地会成员的想法状告给五号,希望她能保护好自己,一路顺风。

    至于许七安的提议,金莲道长选择无视,那法子虽然挺贱的,其实却是管用,只是五号显然做不出这么高端的操作。

    这是三号自己的绝活。

    没多久,楚元缜返回,先朝静坐的洛玉衡作揖,转而说道:“许兄,该你了。”

    许七安面不改色的出门上茅厕,在茅厕外头转悠一圈后返回,看见一位小道士领着一位披甲的中年将领,步履匆匆的过来。

    中年将领神色惶急,似乎遇到了什么事。

    小道士停在静室外,朗声道:“道首,淮王府侍卫长求见。”

    淮王府.......镇北王府?!许七安一听,顿时停下脚步,在一旁打量着披甲的中年将领。

    此人气血旺盛,神华内敛,修为很强,但此刻眉宇间满是焦虑,急躁不安。

    镇北王是亲王,淮王是他的正经封号,镇北王则是赞誉之称。

    “何事!”

    静室里,传来洛玉衡悦耳柔媚的性感声线。

    “国师,王妃不见了,卑职找遍皇城也没找到,王妃与您关系甚笃,卑职特来询问。”中年将领沉声道。

    镇北王的王妃,那个大奉第一美人?许七安耳朵扑棱棱的竖起来。

    他见过辣么多的美人,更见过皇后这样硬核强大、国师这样buff加成无双的女子,现在是越来越期待王妃长什么模样。

    何德何能被称为大奉第一美人。

    “王妃不在灵宝观,将军且去别处寻吧。”洛玉衡回应。

    中年侍卫长忧心忡忡的走了。

    王妃失踪了?许七安目送侍卫长的背影离开。

    ............

    在灵宝观用完午膳,许七安回到衙门,带着铜锣继续巡街,一银两铜斗志高昂,尽心尽责。

    那两拨江湖客已经交了银票“赎身”,许七安现在怀里揣着六百两银票,心里无比满足,街上看到有江湖客打扮的外地人士,就仿佛看到肥羊。

    可惜接下来半天,一起斗殴事件都没遇到。

    散值后回府,晚上吃饭时,许二叔在餐桌上说起今日的趣闻:“今儿镇北王的王妃离家出走了,京城五卫全数出动,司天监的白衣配合搜捕,忙活了一下午,愣是没找到。”

    婶婶咬着筷子,追问道:“后来呢。”

    “后来她自己回去了,所以说是离家出走嘛,王府里那群侍卫急的,还以为王妃被人拐走了。”许二叔无奈道:

    “所以说女人就是任性!几千号人满城搜捕。”

    婶婶美眸一翻,嗤笑道:“几千号士卒,连一个女人都找不到,朝廷养你们,还不如养几千条狗呢。”

    许七安挑起大拇指,称赞道:“婶婶出拳角度刁钻!”

    脸蛋尖俏的婶婶听不懂侄儿的胡言乱语,于是也给了他一个白眼。

    许二郎眉头一皱,发现了华点,说道:“淮王虽是亲王,但王妃始终,按理说,是不可能惊动京城五卫的。”

    数千号人满城搜寻,宗室没这资格,只有皇宫里的几位殿下才有这般待遇。

    许二叔回答道:“这问题我们也奇怪,问了千户,千户也不知道,只说是陛下的命令。”

    元景帝很在乎这个弟妹啊,莫非是旧情未了?

    许七安旋即否决了这个猜测,王妃当年是元景帝的嫔妃,只是进宫晚了些,那会儿元景帝已经禁欲修道。

    再后来,便被赐给了镇北王,做了淮王的王妃。

    这其实或许还有什么内幕吧........许七安认为这些破事不值得自己伤脑筋,扭头与二郎说话:

    “明日就是最后一场?”

    许二郎点点头。

    “好好考,诗词之道,大哥可以拍着胸脯说,九州上下五千年,没人是我对手。”许七安豪气干云。

    ........

    次日,天蒙蒙亮,许二郎在父亲和大哥的陪同下,提着灯笼来到贡院。

    他又一次看见了大光头和青衫剑客,这一次很淡定了,只当他俩是傻子,甚至回了一个冷冷的笑容。

    “三号这个笑容甚是狂傲啊。”楚元缜说道。

    “会试最后一场,大概是觉得十拿九稳了吧。”恒远给三号解释。

    “我差点以为是挑衅呢。”

    恒远呵呵一笑:“走吧,接下来就是等放榜,再往后便是你与李妙真的交手了。”

    楚元缜微微点头,与恒远并肩行去,他扭头看了眼大光头,忽然说:“大师,你现在的战力,到底是什么水准?”

    恒远想了想,摇头道:“贫僧极少与人交手。”

    楚元缜“哦”了一声,他和六号有点像,都是不能以正常品级来判断。如果从武夫体系来看,他只是七品炼神,但真实战力远不止如此。

    恒远大师则是八品武僧,但真实战力深不可测。

    .........

    另一边,搜身之后,许二郎进入四面封闭的小屋里,等待着会试的最后一场。

    诗词!

    ........

    PS:先更后改,赶在五点前写出来了。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