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百二十三章 许七安的无奈之举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4108更新时间:2020-06-20 10:01:09
最新网址:www.mw8.la
    死的不可能是宋布政使,因为他有足够的时间逃走,根本没理由坐在家中等死。

    梦巫杀人灭口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还没到需要灭口的地步,有足够的时间撤退,完全没必要走极端。

    那为什么要伪装出畏罪自杀假象?

    许七安有两个猜测:一,宋布政使也是个替罪羊,杀他灭口,等于把线索掐断。同时捏造出畏罪自杀的假象来迷惑张巡抚。

    二,宋布政使在拖延时间。

    此前商讨案情时,许七安和张巡抚等人就有一个共识,一旦将对方逼到穷途末路,那绝对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所以张巡抚两次都是不按规矩的突击,就是不想给对方反应的机会。

    但这一次,似乎是对方提前了一步。

    “如果是拖延时间的话,那么宋布政使的尸体就是假的,作为经验丰富的仵作,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易容呢。除非仵作是个狼人....”

    基于这个推测,那么巡抚大人就危险了。

    此时张巡抚身边只有虎贲卫和姜律中,大部分打更人留守驿站,姜律中固然厉害,但不要忘了,对面也有一位四品梦巫。

    一旦姜律中被梦巫缠住,单凭虎贲卫,任何守护巡抚大人的安全?

    战力彪悍的银锣铜锣才是本次卫队里的中流砥柱。

    宋布政使在白帝城经营多年,杨川南而今成了阶下囚,他一家独大,再没有本土势力能遏制他....虽然他调动不了卫所军队,但城里的五城兵马司是听布政使司号令的....

    想到这里,许七安当即招来驿站内所有打更人,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他们。

    打更人们一听,脸色无比严肃,尽管还有人将信将疑,但事关巡抚的安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留下四人在驿站留守,其余人跟我走。”一位银锣喝道。

    他看了眼许七安:“许宁宴,你就守在驿站吧。”

    许七安的状态大伙都知道,不适合高强度作战,去了也发挥不出太出众的战力。

    牵来马匹,十余位打更人快马加鞭,奔向宋长辅的府邸。

    .....

    “宁宴,事情为什么会变成,变成这样?”

    宋廷风脸色难看,眼里充斥着不安和焦虑。

    他的铜锣身份是接触不到案件机密的,在宋廷风以及其他打更人看来,案情的进度是断裂的,是跨越性的。

    出去视察回来,许七安解开谜题了,张巡抚把都指挥使杨川南逮捕了。

    李妙真来驿站拜访之后,案件似乎发生了反转,但具体过程他们依旧不知道。

    紧接着,就是今天,一伙镖师送来一个瘸子,巡抚大人密审之后,原来宋布政使才是幕后黑手。

    直到刚才,许七安把事情的大致经过告诉众打更人,他们才豁然贯通。

    宋廷风现在已经知道案情的进展,以及眼下面临的情况,只是消息突如其来,他还需要

    点时间消化。

    “有句话说,战场瞬息万变。查案也是这样的,敌人不会等着你一步步搜集证据,准备妥当,然后束手就擒。”

    许七安还算镇定,毕竟有姜律中这位高品武夫,以及一众修为强悍的打更人。

    “廷风,你现在立刻出城,去找李妙真,把城内发生的事告诉她。”

    为了稳妥起见,许七安决定请求飞燕军的帮助,李妙真的私军极其强大,汇聚了五湖四海的江湖高手,战力彪悍。

    “好!”

    宋廷风起身就往外走,又快速折返回来,噔噔噔跑上楼,几分钟后,换了一身平平无奇的便服。

    聪明...许七安暗暗称赞,同时自省,我竟然没有提醒他换便服,san值降的这么厉害?

    宋廷风骑上一匹不会堵车的小母马,哒哒哒的走了。

    可是半小时后,他又策马狂奔着回来了,大步冲进驿站,脸色难看:“宁宴,城门关闭了。”

    ...许七安无声的望着他,一颗心倏地沉入谷底。

    “我感觉要出事了。”

    许七安坐不住了,起身在大厅里踱步。

    “能出什么事?姜金锣可是四品武者,仍在江湖上,那可是一方枭雄。而且,其余同僚也过去了。”宋廷风宽慰道。

    他同样也在宽慰自己,给自己增加信心。

    即使以大奉的国力,目前来说,也只有一位镇北王是三品武者。四品境界,确实可以在江湖上横着走。许七安在京城见惯了四品高手,但那是京城,大奉的核心。

    当然,江湖水深,可能藏着一两位千年老王八。

    “其他三处城门肯定也关闭了,宋布政使.....或者他背后的巫神教,摆明了要关门打狗。”许七安来回踱步:

    “你想过没,他们当然知道姜金锣是四品,仍敢这么做,说明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没准从他们入梦审问你和广孝的时候,就已经在筹谋了。我们没有锁定宋布政使,他们就可以忍,按兵不动。

    “可一旦我们知道宋布政使才是幕后黑手,那他们会毫不犹豫掀了棋盘。”

    “然后呢?”宋廷风声音有些颤抖:“就算杀了巡抚大人,他们不怕朝廷发兵围剿吗。”

    “齐党和巫神教谋划这么多年,打的不就是这个主意?”许七安看着他,“不为了谋反,人家搞那么多破事干嘛。”

    宋廷风心里有些慌乱,不过他好歹是资深打更人,也是见过风浪的,不至于六神无主。

    “一定要想办法把信息传出去,调动卫所的军队。”他说。

    “巡抚大人原本计划今夜派姜金锣杀了徐虎臣等一干将领,他们也算命大,躲过了一劫。”

    许七安回应了一句后,便陷入了沉思。

    老宋有一句话说的对,要把消息传递出去。

    云州终究不是姓宋,不然齐党和巫神教没必要这般偷偷摸摸,各郡县暂且不论,这白帝城中,至少杨川南统领的卫司,就可以和宋布政使掰掰手腕。

    宋布政使陷害杨川南,未必就没有铲除异己的想法,祸兮福之所倚嘛.....许七安不由想到了这个可能。

    但杨川南目前是阶下囚,自身嫌疑还没彻底洗清。而且,就算许七安想用他,重伤在身的老杨也不可能出城去。

    “杀出城去,怎么样?”

    一旁,沉默了许久的朱广孝闷声道。

    这条路很危险,但他只能想到这个办法。

    “现在驿站里只有四个铜锣,要面对数百名城防军,乃至更多....非常勉强。”宋廷风摇头,否决这个提议。

    城防军不是乌合之众,装备精良,有弓有火铳。其中想必也有几个好手。单靠他们四人,即使能杀出城,也要耗费一番功夫。

    等赶到军营,通知飞燕军,再杀回来....恐怕白帝城内的动乱都已经结束了。

    还有一个办法!

    许七安摸了摸怀里的玉石小镜,心里感慨:我真不想社会性死亡啊。

    “我有一个方法可以通知飞燕军。”许七安说完,连忙摆手:“你们不需要多问,廷风广孝,你俩留在驿站看守杨川南和梁有平,倘若他俩有任何异动,斩立决!”

    “你这话什么意思?”宋廷风一愣。

    “我要赶去巡抚大人那边...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不好的预感。”许七安低声道。

    说完,他走出驿站,牵了马,赶往宋布政使的府邸。

    街上人流如织,百姓们照常活动,完全没有意识到一场剧变即将拉开序幕。

    不过,这与他们本身也没关系。云州不管换不换主人,他们照常生活。

    许七安一手拽马缰,一手掏出玉石碎片,他没有直接传书二号,而是先@了金莲道长。

    【三:金莲道长,伤势痊愈了吗?】

    他估摸着金莲道长的伤也该治愈了,上次替他去洛玉衡那里求药,这都快一个月过去,伤要是再没好,那就是为难我胖虎。

    【九:多谢关心,已经痊愈多时。】

    “呼.....”

    许七安松了口气,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三:请替我屏蔽其余人,我找二号有要事相商。】

    三号有什么事找二号,这么神秘?

    分散在天南地北的“天地会”成员,盯着镜面的传书,好奇心充盈了胸膛。

    但等待许久,发现地书碎片不再传来任何信息,他们意识到手里的地书碎片被短暂的屏蔽了,无法再接收任何信息。

    这种秘术只掌握在地宗的道士手里,当初那位紫莲道长就是用了同样的手段,将他们所有人都屏蔽。

    “这种秘术真让人火大啊...”

    南疆的小蛮妞恼火的把玉石小镜往地上一摔,“轰”一声,地面剧震,玉石小镜嵌入地底。

    【九:三号,你可以说话了,除了我和二号,没人能看到你的传书。】

    他们已经断网了么....道长,其实我也不想你看到我的传书啊,虽然你一直冷眼旁观我的操作,但社会性死亡的时候,现场能少一个是一个...许七安边吐槽,边减缓马速,以指代笔,传书道:

    【二号,能看到吗?】

    正等待着的李妙真秒回了他的传书:【你有什么事与我商量?】

    凭借女人的第六感,她认为三号接下来要说的事,有可能与他的堂兄许七安有关。

    否则,一个在京城云鹿书院,一个在云州白帝城,相隔数万里不止。能有什么事商量?

    【九:需要我退避吗?】

    【三:好的道长,谢谢道长。】

    【九:呵,看起来是极其重要的事,放心,贫道不会外传的。】

    ....你特么的!许七安脸庞呆滞。

    道长你喜欢上猫的习惯还在吗?在的话一定要保持啊,将来我肯定给你曝光出去....许七安深吸一口气,传书道:

    【二号,我接下来说的事情很重要,你不要有任何犹豫和质疑,听我说完后,立刻行动。】

    也不要过分在意我的社会性死亡,许某人要脸的。

    ....

    PS:先更后改。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