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5章 盖世之才

作者:度春风字数:3296更新时间:2021-10-14 10:06:17
最新网址:www.mw8.la
    将人送回了夏浅浅的院子,留下这句话之后黎明就立刻回了雍王府,在天亮之前,最要紧的是先要找到一个能替夏浅浅身份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两个人就是要争分夺秒,跟阎王爷抢时间,抢人头了。

    苏扶影眼睛里都闪着寒光,薄唇紧抿,死死的盯着跪在自己身前的人,如果不是黎明的身子快速的起伏,怕是其他人见了还以为两个人都被人点住了穴道呢,仿佛静止了一样。

    黎明穿着粗气,他晓得自己回来苏扶影听到之后定然大为光火,生这么大的气是黎明跟着苏扶影这么长的时间以来第一次看见的。苏扶影平日里都是不怒自威,真正需要他表露情绪的时候反而不是很多,如果不是夏浅浅来这么一下,怕是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让他生气的地方。

    突然闷哼了一声,黎明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王爷,”他吸了一口气才稍微有力气开口说话,“当务之急,是要给浅浅小姐找一个替身,不让别人发现。”

    说完这一句话让他基本上没有任何力气,嘴边的血流也越来越大。苏扶影看着他眸色渐深,嘴角慢慢的勾起,熟悉苏扶影的人都明白他这个时候是真的怒极了才有的这样的反应。

    他的身子微微前倾,“她走了?”他的声音说的极慢,就好像这三个字被他放在嘴边反复的咀嚼过很多遍了才舍得说出来一样。不过他这么一开口,黎明倒是好受了很多,至少周身的压迫都没有了。他猛地吸了一口气,晓得苏扶影根本不用他回答这个问题。

    嘭的一声,苏扶影面前的桌子突然一下子被震碎,苏扶影和黎明两个人却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刚刚苏扶影就是用内力强行压制黎明,才会让他现在嘴角上都是鲜血。

    内力深厚的黎明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桌子会经受不住这些了。苏扶影盯着黎明看了好长时间,内心想的却远不止人能看见的这么平静。

    他听从了黎明的说法,夏浅浅却走了。即时黎明跟他说是因为夏洛夜的原因,他仍然不能理解,夏洛夜不过是她的哥哥,可是现在那里可是一个死亡之地,她难道就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吗?

    今天刚刚在大殿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竟是连问都不问一声,明明她说过她对自己的感情也是不排斥的,现在为什么什么都不问,所以还是不在乎的是不是?

    黎明低着头,所以忽略了苏扶影眼睛里一闪而过的茫然,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苏扶影已经掩饰的很好了,“去让灸舞去吧,告诉她务必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了。”

    看了苏扶影一眼,黎明微微点头,灸舞是揽月阁里最会模仿的一个人,经过她手的任务从来就没有被别人发现过端倪,这样看来这也是眼下最稳妥的一个方法。

    “让长鸣派出人跟着他们两个人,如果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全都杀了,一个活口不留。”一想到夏浅浅得知这件事情之后最先想到的人是想容,他的心就难受的厉害,只能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情,一丝不苟的安排着剩下的任务。“把这些日子军中的消息全都给我扣下来。”这句话让黎明惊得抬起了头,“王爷,这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扶影的目光拦截在嘴边,他原本要说的是这是杀头的罪过,转念一想,怕是夏浅浅出现什么问题,王爷可就不会只是在这里做一些小动作了, 拿出虎符直接出兵都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的。

    不过好在苏扶影也晓得,夏浅浅这个时候去定然不会想要把自己的性命葬送在那里,他不能因为眼下的一点点事情就什么都不顾:“罢了,将那些信件换了就好,能拖多久拖多久。”

    得到苏扶影的允许,黎明踉踉跄跄的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盛怒下苏扶影的威压不是谁都能经受得住的,他能做的还可以走出来已经是十分不错的了。

    坐在书房里的苏扶影满眼都是落寞,他想不到这些事情会发生的这般突然,如果他能在那里多等两天,如果他今日还住在夏浅浅的屋子里,是不是在事发的第一时间夏浅浅就会向他寻求帮助,而不是去找想容。这些苏扶影都不知道答案,而现在知不知道也并不是十分的重要了。

    被苏扶影担心的夏浅浅现在正跟着想容一路沿着大路飞奔,冷风打在脸上让人异常的清醒。她一边控制着马缰,一边规划着事情之中的利害关系。从苏扶影那里可以看得出来,让人准备哪些药材的事情梁羽应该是知道的,可是那并不是真的导致疫情爆发的根源。

    或者说如果爆发了假疫情,只是给了梁羽一个借口,可以让他降罪于夏家。那个时候苏扶影还在狱中这般算计算是最快的一种办法能同时解决了苏扶影,还可以让夏家倒台。

    所以这一件事情怕是跟梁羽没有任何的愿意,因此或多或少就能拍出宫里的太医帮着出谋划策的可能,毕竟贵妃胆子再大也不敢再军中都手脚,没有了这些将士,南疆失守都是极有可能的。

    不是贵妃做的就更不可能是江平侯府的人做的,那么京中这般不想让南疆的事情被解决掉的人她一时之间还真的想不出还要谁了。在夏浅浅身旁飞驰的想容看了一眼夏浅浅,他自然是看得出夏浅浅现在的想法,她的想法一般人都能正常的推倒出来,可是她忘记了一点。

    梁羽想要夏家和苏扶影倒台是为了想要得到所有的权利,成为真正的皇上,没有人能枉驾阻拦,他既然能用南疆的事情设计苏扶影下狱,利用瘟疫击垮夏家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

    至于帮着梁羽的江平侯府到底是安得什么心思这就不得而知了,也许他们想要的只是盛极一时的权利,可是权利这个东西谁又说得准呢,没准那个时候他们就想要一个皇帝来当一当了。

    关键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夏浅浅的心里她一定是忘记将苏扶影算在内的。他虽然没有他师父见多识广,但是从小跟到大,看着的人也不在少数。苏扶影绝对有惊天动地的盖世之才,他就被一个摄政王的责任束缚了太久,谁能说他有没有自己称王的心思?如果一切都是一个幌子呢?

    这一点他从来都没有跟夏浅浅说过,似乎从他认识夏浅浅之前,夏浅浅就跟苏扶影已经认识了,甚至夏浅浅对苏扶影的信任程度怕是不必对夏洛夜的信任程度低,如果这一切当真是苏扶影做的。想到这里想容的眼神阴狠了下来,他不介意动用自己全部的力量跟苏扶影对抗。

    黛眉回到屋子里心中很是不安,但是想都夏浅浅的嘱托,她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照常打了一盆水送到了夏浅浅的屋子里,还小心的将屋子里的烛火点亮了一盏,从外面只能看见影影绰绰的灯光却分不清里面有几个人,然后自己在屋子里等了一会儿,将烛火吹灭才出来。

    出门的一刹那,她差一点将手里的水盆扔出去,因为她分明看见了一个跟自家小姐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站在院子里。控制住自己不断发抖的手,她小心的往下迈了一步:“小姐?”

    那女子转头看了她一眼,“黛眉,这般晚了,今个也不用你伺候了,回去休息吧。”

    听到这个声音,黛眉的手颤抖的越来越大。她从五岁的时候就陪在了夏浅浅的身边,夏浅浅的一颦一笑她都是十分清楚的,就算这个人跟夏浅浅长得一模一样,她也晓得这个不是夏浅浅。

    担心自己的突然出现会将黛眉吓坏,从而破坏了整个计划,灸舞无奈的走了过去,附在黛眉的耳边轻声说:“我是王爷派过来专门扮演浅浅小姐的,在她回来之前我会配合你不让别人发现,所以你千万不能让人看出了破绽不是?”说完她还笑意盈盈的看着黛眉,一脸的和善。

    “可是,可是你的脸。”黛眉的声音有些颤抖,既然是王爷派过来的,自然是可以放心的。可是这天底下怎么可能有跟小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啊!

    灸舞歪了歪脑袋,“这个不过是我们生存的一个工具,你放心,你家小姐的风姿天下无双,这张脸别人想有也是得不到的。”说着她还用手摸了两下,似乎当真是感叹老天的不公。

    总算是接受了这个现实,黛眉咽了一口口水:“我家小姐这个时候差不多就会就寝了,平日里她并不怎么爱出门,所以也不过有人过来找她,这倒不是什么难事。”

    “就是我家小姐喜欢钻研一些医术,所以平日里有个什么小磕小碰都是她来解决的,仅此一点容易让人发现和怀疑。”黛眉将房门打开,给灸舞引了进去,“那边是一些医术,你要是有时间就看看。这几天就麻烦你了。”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