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章 幻想症

作者:那天我不在字数:2650更新时间:2021-09-14 10:57:48
最新网址:www.mw8.la
    精神病院,这几个字以前出现在海棠的字典里,只不过是一个名称而已,因为它完全不会跟自己的世界有任何关联。

    而现在,这个四个字就跟四根粗壮的立柱,不由分说地矗立在自己的面前,移都移不走,就挺可怕的。

    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精神病院,一道又一道铁栅门,一群又一群精神失常的疯子,冷漠不讲情面的医生和护士。

    进入这个世界,就像进入了恶梦一般的存在。

    十天前,司正北从敬医生的诊所回来之后,海棠就非常不安,她担心自己真的会被司正北弄进精神院。

    她反复跟司正北确认过。

    “老公,我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我觉得我很正常啊,一天吃三顿饭,一天吃三次药,我也没有将药冲进马桶啊?”

    “是的,你没有任何问题,你当然有按时吃饭,按时吃药。你只是有的时候嗜睡而已,那都是药物的作用。”

    “老司,我可跟你说了,我是坚决不去三医院哈,你也别想送我去。你要真有那个想法,咱们就离婚,坚决离婚。”

    “老婆,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让你去那种地方受罪,绝对不会的。你就算真的是一个疯子,或者真的是忘记了我,我也会守在你身边的。”

    然而,事实是,她不止一次偷听到司正北在打电话跟精神病院的刘主任联系。

    精神病人不会认为自己有病,以前海棠觉得自己只是心理方面有一些不同于常人,但她绝对不会认为自己是精神病人,说得不好听一点,精神病人就是俗称的疯子。

    所以海棠也自然不会认为自己是疯子,她不认为自己有健忘症,也不认为自己有幻想症。

    她按时吃药,只想自己快点好起来。

    敬医生开的药,每天按三顿的量数好了放在药盒里。

    她清楚记得自己没有将药偷偷扔进马桶冲走。

    可那药还没吃就少了,然后刘姐就在马桶旁边找到了一颗逃亡在外的药片。

    刘姐忧心忡忡。

    “海棠,你不吃药病怎么好起来呢?这么大的人了跟个孩子似的。”

    再譬如,自己明明清楚记得早上没吃早饭。

    可刘姐却非常笃定地说,早上吃过了,早上吃的是小米粥和煎包。

    刘姐为了让她相信,还特地将饭锅里剩下的小米粥给她看。

    还有盘子里用牙咬剩下的半个包子。

    “瞧,你咬了一半说不好吃就放下了。”

    好吧,就算自己有健忘症,可幻想症呢?不可能吧!

    某天夜里,自己正躺在床上睡得好好的,被司正北给摇醒。

    “老婆,老婆,醒醒,快醒一醒。”

    透过床头昏黄的床头灯,司正北的一张脸跟蛋黄派似的。

    声音带着惊吓的味道。

    “老公,怎么啦?”

    “你,你......”

    顺着司正北眼神的方向,海棠大惊失色,自己的右手赫然握着一把剔骨刀,刀尖上还沾着血迹。

    是谁的血?就挺令人害怕的。

    提着刀就直奔福宝的房间,福宝从睡梦中惊醒,看到海棠手里的刀吓得哇哇大哭。

    楼下,狗子布莱克夹着尾巴躲在餐桌下嘤嘤地叫,左边耳朵被削下来半只,半拉耳朵掉在地板上,血迹斑斑。

    海棠手里的刀咣当一下掉在地上,她吓着了。

    意思很明显,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她挥刀削了布莱克的耳朵。

    自从海棠病了之后,家里装了监控。

    起初海棠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在无意识状态下伤人,司正北调取了监控,夜色下,穿着睡袍的自己从床上起来,去厨房拿了刀,对着躺在狗窝里睡觉的布莱克,一刀就挥了下去。

    夜色下,看不清自己的脸,但可以想象的狰狞。

    “老公,我还是回老宅去呆着吧!我害怕。”

    “不行,大冷的天,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去那里。”

    “刘姐,刘姐可以跟我一起去。”

    刘姐的面色颇为难,她左手腕上缠着纱布,白色的纱布上浸着一片血红。

    “刘姐,你这手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我弄的?”

    刘姐的眼神闪躲:“不,不是的,是我自己剁肉的时候不小心弄到的。”

    海棠看了看一旁的周姐,周姐诚惶诚恐。

    “我,我要回家过年,家里人还等倒起的。小儿子过年要结婚,我必须回去。”

    难道自己真的只剩下去三医院这一条路可走啦?

    然而,这个时候,她身边已经没有人可以给自己出个靠谱的主意了。

    严芳芳公司兑现承诺,她放了年假,为期半个月的马尔代夫度假旅行开始了。

    视频那头,她惬意地躺在沙滩椅上,吹着海风。

    她的声音不容反驳。

    “什么?你想去三医院,女人,你是不是脑壳有包?”

    “你说得对,我真的是脑壳有病。没病我能看心理医生吗?”

    “滚,你只是小小的心理疾病而已,没有必要夸大其词。”

    “可敬医生建议我去三医院。”

    “什么**医生,他会不会看病,他这是要将你往火坑里送。你也是,人畜无害容易相信人的老毛病又犯了。他说啥你就信啥,你要真是一个疯子,能跟我正常对话不?”

    “芳芳,真的,我真的有健忘症和幻想症。”

    “别瞎说,棠子,听我的啊,千万别去精神病院。你没病,我有病你都不带有病。乖乖地等我回来啊。谁要说你是疯子,我灭了他全家。”

    “芳芳,你不相信吧,昨天,昨天晚上,我将布莱克的半只耳朵都给削没了。”

    视频那头,严芳儿腾地一下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没站稳,摔在了沙滩上。

    画面上再看到她人的时候,姑娘一脸的沙子。

    “你亲眼见到自己削了布莱克的耳朵?”

    “半夜醒来,血淋淋的刀子握在手里头的。家里有监控,真的是无意识状态下动的手,吓死人了。”

    “监控?是你本人吗?”

    “姑娘,不是我本人,难道是你啊!”

    “那可说不定,有些时候眼睛见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你是说家里发生了灵异事件?姑娘,你脑洞也太大了吧!”

    “科技时代,美颜,P图啥的都有。你能保证那个监控视频不是P上去的?”

    “不可能,和平年代,家里都是亲人,谁会干那缺德事?”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