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八十七章时空交错

作者:羽过千痕字数:2573更新时间:2021-09-15 09:17:50
最新网址:www.mw8.la
    年少轻狂,谁懂他人心。

    安子玉等十几个孩子,不知林凡什么意思,但记住他的形容了,丢下五辆摩托车各自离开。

    “此去不同路有被,莫问前程!”钱星波为自己之前造的孽,一个个的目送少年们离开。

    林凡做了该做的事,懒得再多管,他问高为民道:“几点了?”

    “下午四点。”高为民低头看了眼手腕的机械老表说道。

    林凡面色微变,喊道:“去水箱躲着,特别钱星波不许出来,快快快……”

    巴代、钱星波一脸狐疑默默走向水箱。

    “他要来了吗?”高为民问道。

    林凡点点头,道:“还三分钟就会出现在这里,我记得很清楚,这地方是那家伙通年最快乐的地方,后来买下来一直保持原样。”

    “唉,这仇人让你当的。”高为民意有所指摇头离开。

    林凡并不担心高为民在场影响轨迹,但是老爷子躲避他也不阻止。

    林凡在原地整了整衣衫。

    二分钟后,大门外,齐论步履缓慢走进来。

    齐论二十五岁了,眼神罕有的沧桑,若不知底细,还以为是鹤颜童发的老仙人呢。

    见有人在,面色闪过一丝不喜,细看下发现是三天前在轮船遇到的那个小孩,又露出一缕狐疑又莫名的兴奋。

    “阿论。”林凡声音有些颤抖,之前在轮船上,他只是喜悦,此刻在对方最在意的地方见到,他心情是喜忧参半。

    齐论可比钱星波成熟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无视林凡走向厂房。

    林凡见状脾气起来了,冷哼道:“老处男就是傲娇。”

    齐论豁然转身,目光闪过寒光。

    林凡心虚,但是在一生之敌面前怎么能却弱,他负手道:“你不认识我,我却对你了若指掌,什么三岁尿床之类不说了,十五岁喜欢上是李米朵小姐移民了,从此以后对男女之情提不起兴趣,甚至人类男性生理反应都没了。”

    “你到底是谁?”齐论暴怒不已。

    “借一步说乎。”

    走到这一步,林凡放弃不接触的想法,丢下话走向车间。

    齐论目光若是寒霜跟随。

    车间,在齐论的思维中是如母亲怀里一样温润,他从不跟别人一起在里面,即便那个时空里,也不许林凡和自己一起,然而为了此刻却改变原则了。

    在林凡进入废弃车间,迈开脚步跟上。

    水箱后面,巴代、钱星波面色着急,两人都想知道,那男人跟林凡关系。

    “别捣乱我跟你们说,之前在医院林凡详细介绍了。”高为民按住两人偷听的动作,讲述着林凡告知的细节。

    同时间车间里,林凡轻车熟路摸到齐论每次来车间所做的位置,角落里一块桌子大的岩石,他坐上去右手驮着下巴,左手放在膝盖上,两眼迷离。

    齐论进来面色着急小跑到近前,道:“我在做梦!你是我前世。”

    “去你大爷的,我可是生理、心……很正常好吗?”林凡冷哼,接着道:“你相信穿越吗?”

    齐论和林凡对视,发现眼神没有一丝玩笑,就压住内心的火焰,淡淡道:“你把位置让给我,我就告诉你。”

    “不要。”林凡拒绝。

    齐论怒容满面,道:“小屁孩!你真欠揍。”

    “那年……”林凡吃准齐论不会出手,保持着驮着下巴姿势,讲述自己和齐论认识的过程以及斗一辈子的事。

    一开始齐论孩子纠结出手还是不要,毕竟自己是个大人,欺负一个小孩说不过去,随着林凡‘故事’展开,他发现里面其中一个人跟自己太像,就随着林凡语气节奏思考。

    外面星夜降临,茭白的月光从窗户、从屋顶一个个空洞打进车间,其中碗口粗光柱子打在恰好打在林凡身上,结合他所言,让齐论不禁冒寒气。

    “自然我们是死敌,为什么你还要告诉我这些,现在我是可以想办法避免的。”齐论不愧是林凡中意的对手,迅速冷静下来并抓住重点。

    林凡微笑道:“我挖走你一直不给我又不重用的属下,当然跟你说这些不是为平衡,只是他有可能变成好人,我有点后悔。”

    “你就是一滩……”齐论冷哼。

    “狗屎是吧。”林凡插嘴,从岩石上跳下来,道:“还有十五分钟,巴奶奶和叔也要跟你大仇人见面,陪我去阻止他,我帮你……”

    “我不需要你报仇。”齐论怒道。

    “你跟你爸的事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想投资你,免得你受辱,毕竟怎么说我们也是朋友嘛。”林凡说道。

    齐论此时已不把林凡当小孩看待,很直接道:“我们不可能是友人。”

    林凡耸耸肩,走向大门道:“我在大门等你五分钟,你要是选择杀气仇人的侮辱,而不是一个想给你买骨灰盒,却又舍不得你死的好人的好意,就权当我浪费一个半小时。”

    齐论不动。

    “对了。”林凡停下脚步转头笑道:“我跟你的事,刚刚所讲不过十分之一不到。”

    林凡说完转身不急不缓离开车间。

    “在医院你不是一脸折磨幼苗的阴笑,怎么为平衡告诉那么多事?”高为民冒出来说道。

    林凡狠狠瞪眼道:“您忒不地道,偷听。”

    “他们好奇,我陪他们的。”高为民让开位置,背后是巴代、钱星波。

    巴代眼眶微红,道:“凡凡,我想当你敌人,这样比较幸福,能提前知道自己的事。”

    林凡无语道:“十分之一不到的故事。”

    高为民三人表示怀疑。

    “废话,我认识他快三十年,区区一个小时半能讲那么多?”林凡走向院子边说。

    其他人跟上。

    “林总,我真是您说的那样吗?”钱星波问道。

    “嗯,坏透了。”林凡点头道:“我就是看中这点一直想挖,你要不要……”

    “不要,我很幸福,我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还有表哥都爱我,凭什么自暴自弃伤害别人。”钱星波拒绝。

    “小时候有人跟我说,自己种下的种子开出什么花儿都得接受。”林凡说道。

    “别乱曲解意思,说的是花有花样,不以人的意志改变。”高为民纠正。

    林凡不想说话只想哭,自己就不该心软而是学齐论的狠劲,钱星波就不会走样了。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