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8 邹武的女人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554更新时间:2021-05-09 20:08:29
最新网址:www.mw8.la
    天快亮的时候,西京下起了大雨。

    吴悠悠睁开眼睛,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唐宁,坐起来,拿过遥控器,打开了窗帘。

    窗帘缓缓的拉开,一股凉意透过巨大的落地窗,迎面扑来。

    吴悠悠下意识的给唐宁盖好了被子,接着起身下床,穿上浴袍,来到落地窗前,看外面的雨。

    唐宁也醒了。

    她睁开眼睛,坐起来,拿过浴袍穿上,下床来到吴悠悠身边,看了看外面的雨。

    “好大的雨……”

    吴悠悠看她一眼,转身把她抱了起来。

    唐宁不解。

    吴悠悠淡淡一笑,“别着凉,小笨蛋……”

    唐宁脸一热,靠在了他的怀里。

    吴悠悠继续看外面的雨,感慨道,“看来这个阿剌合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的多,你瞧,她都可以呼风唤雨了……”

    “阿剌合?”,唐宁一愣。

    “就是那位蒙古公主”,吴悠悠说,“她的名字叫阿剌合。”

    “阿剌合……”,唐宁点点头,看看他,“你还知道什么?”

    “她是蒙古帝国第二代大汗窝阔台的直系后裔”,吴悠悠说,“她的曾祖父阔端,是窝阔台的儿子,当年曾收服藏地,被封为西凉王。阔端是最早皈依密教的蒙古宗王,他的上师,就是带领藏地归顺蒙古的萨巴法王。当时萨巴法王为了表示归顺的诚意,不仅献上了降表和供品,还送上了很多密教经典,其中一部,就是阿剌合和她那位同宗的姑姑亦怜真修炼的《大业轮回经》。不过这部经典并不是真本,真正的《大业轮回经》早在唐朝时就已经毁掉了,阿剌合和亦怜真拿到的,其实都是残本……”

    唐宁心里一动,“残本?也就是说当年吴峥少爷在海迷山得到了那一本,是残本?”

    “你叫我爸爸什么?”,吴悠悠看着她。

    唐宁脸一红,迟疑了一下,改口道,“也就是说,爸爸当年找到的那本……是残本?”

    吴悠悠这才笑了,点了点头。

    唐宁明白了。

    “难怪这么多年都破解不了……”,她轻轻出了口气,“原来是残本……”

    “就算不是残本,你们也破解不了的”,吴悠悠一笑,“你们的那些专家,永远破解不了那经书的秘密……”

    唐宁看他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

    她转头看了看外面的雨,接着问道,“这雨,是阿剌合作法下的?”

    “她不用作法”,吴悠悠看着外面,“她有神通,直接呼风唤雨就行了。她好像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所以下了这场雨。”

    “你接下来要做什么?”,唐宁问。

    “我本想今天跟邹武见个面,让他去把卖掉的浮雕找回来”,吴悠悠说,“阿剌合是不能消灭的,那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地宫内的阵法修复,让她重新进入不灭的长眠中。可是要修复阵法,首先就得找回浮雕……”

    他看了看窗外,“阿剌合猜到了我的想法,所以她就召来了这场雨,你瞧着吧,这雨且得下几天的。”

    “下雨耽误找回浮雕么?”,唐宁问。

    “地下陵墓密道的入口,在龙源郡十五号楼下的地下车库内”,吴悠悠说,“因为修了密道,改了排水系统,那个车库很容易内涝。如果这大雨下上五六天,到时候车库内必然全是水了,浮雕就算运回来,想运进陵墓也难了。”

    “原来是这样……”,唐宁看了看外面,接着问她,“那我们怎么办?”

    “正常的话,我可以用阵法破掉这场雨”,吴悠悠叹气,“可是那样的话,我就得替邹家担这个因果,不值得……所以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唐宁点了点头。

    吴悠悠冲她一笑,转身来到床前,将她放到床上,接着自己也上了床,拉过被子盖上了。

    唐宁凑过来,躺进了他的怀里。

    两人很自然的吻在了一起,如漆似胶,难舍难分。

    吴悠悠熟练的剥掉了她的浴袍。

    正缠绵的时候,旁边的电话响了。

    唐宁停下来,拦住他,喘息着说,“电话……”

    吴悠悠伸手拿过电话,继续热吻。

    “喂?……喂?……吴先生?”

    电话里传来了前台服务员的声音。

    吴悠悠又吻了一会,这才接电话,“有事么?”

    “吴先生您好,有一位侯女士说要见您,您看可以让她上去么?”,前台问。

    “侯女士?”“对。”

    吴悠悠想了想,“好,让她上来吧。”

    “好的。”

    吴悠悠放下电话,看了看身下的唐宁。

    “谁来了?”,唐宁问。

    “邹武的二房”,吴悠悠说。

    “二房?”,唐宁一愣,“邹武让她来的?”

    吴悠悠点了点头。

    “她来干什么?”,唐宁问。

    吴悠悠玩味的一笑,“当然是为了邹武。”

    唐宁不太明白,“什么意思?”

    “昨晚的事,邹武害怕了”,吴悠悠说,“他知道一块钱可以办这个事,但却救不了邹家,想要活下去,必须做点什么。他知道我不会再收邹家的钱,所以就让他的女人来了。这女人是他的二房,在邹家没有名分,却给他生了儿子。他让她出面,等于是求我给他一条生路。”

    “给他?还是给邹家?”,唐宁问。

    “给他”,吴悠悠说,“这位侯小姐不是邹家的媳妇,她是代表邹武来的,不是代表邹家来的。”

    唐宁想了想,“那你会答应么?”

    吴悠悠淡淡一笑,亲了她一下,从她身上起来,“她这就到了,我去客厅。”

    唐宁坐起来,点了点头,“好!”吴悠悠看了看她微显凌乱的头发,修长的脖颈和雪白的肌肤,凑上来又是一阵热吻。

    不一会,外面的门铃响了。

    唐宁轻轻推开他,“……她来了……”

    吴悠悠意犹未尽,抹了抹嘴角,凑到她耳边,“在床上等着我……”

    唐宁红着脸,点了点头。

    吴悠悠坏坏的一笑,转身去外面了。

    唐宁摸了摸发烫的脸,轻轻出了口气,转头看向了窗外。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了。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